首页 我的
陈学杰 三甲
陈学杰 副主任医师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 整形美容外科

隐匿性阴茎

包皮入路儿童隐匿阴茎矫治术

  陈学杰 E-mail: cxj1000@126.com

 

   近年来儿童隐匿阴茎在临床上呈现多发的趋势,而目前尚未有一种公认的标准术式来矫正它,这也反映了临床上对该疾病发病机制认识的不一致。在研究其发病机制的基础上,从2005年5月至2008年4月,我们对63例儿童隐匿阴茎进行了包皮入路的矫正手术,与其他术式相比,操作简单,效果满意,并发症少,现报道如下。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整形美容外科陈学杰

1.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2005年5月至2008年4月,我们共收治儿童隐匿阴茎63例,年龄4.0~13.3岁,平均9.2岁。所有患儿均为超力体型,其中肥胖者(超过标准体重20%以上)占85.7%(54例);合并包茎者占92.1%(58例);以前在外院接受手术后复发,来我科再次手术者5例。

1.2    诊断标准:

诊断隐匿阴茎应符合以下5方面:①阴茎外观短小,甚至仅可见包皮堆积;②皮下可触及发育正常的阴茎体;③用手向后推挤阴茎根部皮肤,可见正常的阴茎体显露,松开后阴茎体迅速回缩;④多伴有包茎或/和阴茎根部皮下脂肪堆积;⑤除外其他阴茎畸形,如束缚阴茎、阴茎发育不良,蹼状阴茎、埋藏阴茎等。

1.3    手术方法

手术在连续硬膜外麻醉或基础加局麻下进行,首先行阴茎头包皮分离术,然后行包皮环切切口(根据包皮组织量,可同时切除少量过长包皮),以缝线分别牵引阴茎头和包皮。先在包皮皮下层作钝性分离,比较容易就可达阴茎根部。为确保彻底松解皮下组织,可向远端牵拉包皮,若根部不出现皮下凹陷,说明分离已到位。将变性的肉膜组织向远端牵拉呈张力状态,然后在其与阴茎海绵体白膜间作钝、锐性分离,直抵阴茎根部;若牵拉阴茎头时,其根部皮下不出现凹陷,说明分离到位。将游离出来的变性的纤维索条样组织,从阴茎根部剪除。

分离范围以阴茎背侧为主,稍向两侧扩展,其范围约相当于8~12~4点间;在此范围分离切除纤维索条组织,足可消除导致隐匿阴茎的病变基础。在此过程中注意保护阴茎背神经、血管及尿道,避免损伤。耻骨联合前的皮下脂肪不作处理。

此时,包皮处于脱套状态,阴茎海绵体在皮下可自由伸展;麻醉状态下其不会自行后缩。根据具体情况,决定是否作阴茎根部皮肤与海绵体白膜的深部固定(本组病例大部分未作固定)。直接缝合包皮切口,可作适当改形以防止包皮外口狭窄。术后阴茎整体稍加包扎,4~5天去除敷料(图1、2)。

另有5例患者行分期手术,一期行相对保守的包皮环切术,二期按前述方法行隐匿阴茎矫正术。

2.结果

术后,63例患儿阴茎均显露正常,随访半年至二年,无一例复发。有3例出现阴茎皮肤表皮坏死,经换药后痊愈,未遗留瘢痕。另有2例患儿出现较顽固的包皮水肿,术后半年才渐消退。本组病例的手术效果,患儿及家长均表示满意,未发生任何纠纷。

3.讨论

隐匿阴茎是一种先天性阴茎发育异常,表现为:阴茎外观短小,甚至只能见到包皮堆积,呈鸟嘴状伴包茎,包皮与阴茎体不附着,向根部推压包皮时可显露发育正常的阴茎体。其发病原因较复杂,各家对此的解释不一致[1]。梁朝朝[2]报道的发病率为0.67%,但据我们临床观察,其发病率要高于此。造成各家统计数据有差距的原因可能是诊断标准的不一致。事实上对于隐匿阴茎的诊断,目前还缺乏一个公认的标准[3]。有学者将埋藏阴茎、束缚阴茎、陷没阴茎,甚至蹼状阴茎都归于隐匿阴茎范畴,我们认为上述四种情况均属于阴茎显露不良症。蹼状阴茎现已单独列为一类疾病,而埋藏阴茎、束缚阴茎和陷没阴茎分别是由耻骨联系合前脂肪过多、包皮瘢痕挛缩和包皮环切术后包皮外口狭窄所致,很显然它们都是其他疾病的症状之一,将其单独列出作为一种疾病似乎不妥。

Lipszyc [4] 等分析隐匿阴茎不能正常伸出的原因包括① 阴茎筋膜异常发育;② 阴茎皮肤脱套;③阴茎根部皮下脂肪过多;④包茎。正是由于其发病原因复杂多样,因此术中应分别采取相应的处理措施,以逐一消除可能存在的诸多的致病因素,必要时应采取不同的术式。

目前治疗隐匿阴茎经典的手术方法是Devine术式[5],其要点是:① 于背侧中线纵行剪开包皮内外板,保留全部阴茎皮肤 ② 彻底切除发育异常的肉膜层纤维索带状组织;③ 将阴茎根部皮肤固定于阴茎白膜上。我们在此基础上作了改进,①切除发育异常的肉膜组织时,我们主要在背侧及两侧进行,不涉及阴茎腹侧(4-6-8点区域),这样既可简化操作,提高效率、更能保证手术的安全性,减少水肿等并发症的发生;实践证明,手术效果未受任何影响。②包皮作环形切口,必要时可切除部分过长的包皮。与传统的纵形切口相比,这样更有利于手术野的暴露。③阴茎根部不一定作皮肤与白膜的固定,因为固定的目的在于防止阴茎体后缩;而在彻底消除变性的肉膜,恢复皮包与阴茎体的解剖关系后,术后的包扎固定同样可起到类似的作用,而且可减少了损伤发生的可能性。按此方法,术后并无病例复发。

当然,这种切口的术式也存在先天不足[6],即对于多数病例伴有的腹壁脂肪堆积无能为力。我们观察到,多数隐匿阴茎的病例伴有阴茎根部腹壁脂肪堆积,而此术式并未处理多余的脂肪,但手术效果亦很满意,所以我们认为脂肪堆积只是隐匿阴茎的症状之一,而非其原因。另外,采用此类术式,部分病例会出现较严重的包皮水肿,少数病例会持续较长时间,究其原因,其一是因为术中为追求“手术效果”而作了过份地切除,甚至可能包括部分正常组织。为避免此种情况,应对正常与异常的组织作出鉴别,以免误操作。其二与患者的个体素质有关。

由于对隐匿阴茎诊断、病因的认识存在差异和分歧[7],手术时机的选择亦可能有差异。根据我们的观察及文献复习,隐匿阴茎鲜有随年龄增长而自愈的,因此在患儿能承受和配合的前提下,应尽早手术,以免影响阴茎的发育。我们认为6、7岁是比较合适的手术年龄,少数较配合的患儿可提前至学龄前。在有些情况下,隐匿阴茎的诊断难以确立,而患儿确有阴茎显露不良症状,此时我们可采取的折中的办法,即先行较保守的包皮环切术,可使阴茎头能自由外露,术后部分患儿的阴茎发育可恢复至正常水平。若术后阴茎显露效果仍不理想,则隐匿阴茎的诊断可确定,可在青春期前按隐匿阴茎再次进行手术。此种情况下,需注意的是第一次行包皮环切手术时,一定要保守,切不可按正常标准进行切除,以免术后随着阴茎的显露正常,而造成包皮过短。而大多数学者认同的隐匿阴茎“切勿进行包皮环切”一论,不可绝对。因为既然正常发育阴茎可伴包皮过长,那么隐匿阴茎又为何不能伴发包皮过长?我们对该组几乎所有的病例都行了包皮环切术,术后并未发现有包皮过短的发生。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陈学杰
陈学杰 副主任医师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 整形美容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