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从世界顶尖的肿瘤中心学习归来

陈勇 副主任医师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骨软组织外科
2013-09-29 2110人已读
陈勇 副主任医师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外出学习汇报

——赴纽约MSKCC访问归来有感

    2013年3月至5月,我有幸获得Soudavar Fellowship Award资助赴美国纽约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做为期三个月的访问学习,零距离的感受了享誉全球的肿瘤中心,并与该中心的骨与软组织肿瘤专家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骨软组织外科陈勇

    MSKCC初建于1886年,其后在Rockfeller财团和Estee Lauder等赞助后形成了现有格局,目前在全美肿瘤中心综合排名第二。医院共有469张病床,21个手术间,每年完成手术1万多例,年门诊量54万人次。医院每年都有大量的国际交流学者前来参观学习,并建立了一些项目来提供资助,Soudavar Fellowship Award就是其中之一。该项目自1981年建立以来,通过提供机票报销和生活补助的方式,已支持50多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青年医师前往欧美等著名肿瘤中心交流学习。在MSKCC,我和他们的住院医师以及Fellow一样,可以查看所有患者的病例资料和影像资料,观看所有感兴趣的手术,以及参加所有的学术讨论会。

    作为历史悠久的肿瘤中心,MSKCC具有一流的软硬件设施。医院有两座建筑面积远超主楼的研究中心大楼,所有的PI都可以获得相应的位置供其研究团队进行实验。在每个大楼里都有各种大小的会议室,会议室里都配备好投影仪和可连到医院影像与病历资料库的电脑,供医院每周举行超过50次的学术活动。我每周五都会收到肉瘤多学科团队秘书发来的关于下周学术活动的日程表,各个学术活动的组织者也会通过医院内部邮件给相关人员发送通知邮件,提醒大家去积极参与。有些讲座会提供继续医学教育学分,大部分讲座会提供免费饮料和点心。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学术讨论时开放的氛围和严谨的科学态度。MSKCC的学科构建跟我院相似,大外科下有13个多学科团队,我主要参加胃与混合肿瘤(包括肉瘤和恶黑)、修复重建和骨肿瘤这三个多学科团队的临床与学术研讨。不管哪个学科,每个医生对文献都非常熟悉并能持续更新,所有人都乐于分享自己的经验并善于利用循证医学证据来支持自己的观点,他们也非常欢迎我介绍来自中国的经验,丝毫不会因被问到尖锐问题而变得不礼貌。肉瘤专家Murray F. Brennan教授在MSKCC任大外科主任20多年,在其影响下,学术讨论时“Ask Good Questions”的理念深入人心,这也是他们勤于思考,勇于参与的具体体现。

    强大的数据库系统是MSKCC成为世界知名肿瘤中心的重要原因之一。医院有整体的数据系统,每个学科也有独立的数据系统并有专人维护。所有门诊和住院的病人其一般信息和与疾病相关的信息都会被记录留档,在每个学科的数据库系统中,还会记录更详细的专科信息以及每个肿瘤标本相关的分子遗传学信息。MSKCC的软组织肉瘤数据库全世界第一,已积累了超过1万例病例资料,负责数据库录入和维护的临床协调员在当天就可以获得医生所需要的数据并制作出生存曲线。在2013年出版的《Management of soft tissue sarcoma》一书中,Dr. Brennan等应用的数据全部来自他们的数据库,这不得不让人赞叹。正是基于此,他们的文章在本专业内非常有分量,也常常成为NCCN指南的重要依据。我有幸与他们的临床协调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利用了两个上午的时间详细的了解了他们的软组织肿瘤数据库,在得知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是中国最好的软组织肿瘤诊治中心之一时,他们非常慷慨的分享了他们的病例资料采集表,并且详细的介绍了数据库的结构及运行和维护的情况,也非常愿意为我们的数据库构建提供帮助。Dr. Brennan也在赠书时寄语,希望10年后能看到来自中国的数据以改进软组织肿瘤的治疗。

在纽约3个月的时间虽然短暂,却很充实。站在Allen Whipple和James Ewing等人的画像前,置身于学术氛围浓厚的研究中心,我真切的感受到MSKCC的底蕴以及许多代人不懈抗癌的努力。尽管在手术操作上他们可能比我们慢,手技也未必如我们灵巧,但他们一直在引领治疗的潮流,并始终保持领先。满载而归的同时,我不由也在思考,国内的病例资源比MSKCC只多不少,只要大家共同努力,我们也完全可能成为世界一流的肿瘤中心。聊记此行,以与同道共勉。

有帮助
期待更新

陈勇 副主任医师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骨软组织外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