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一病必有一药治”浅探

陈四清 主任医师 江苏省中医院 肝病中心(感染科)
2019-02-24 392人已读
陈四清 主任医师
江苏省中医院

子阳学医

“一病必有一药治”浅探江苏省中医院肝病中心(感染科)陈四清

2018年10月26日    朱子阳   龚旭 指导老师:陈四清

2015年10月是一个值得所有中医自豪的日子,因为在这一天,中国中医科学院的屠呦呦研究员凭借她发现的青蒿素,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因为这种药品挽救了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数百万人的生命,有效降低疟疾患者的死亡率。屠呦呦首获诺贝尔奖,不但证明了那个“中医药是个伟大宝库”的名言,而且也给众多中医人“上了一课”,原来古人所说的“一病必有一药治”确实很有道理。其实,中医一开始是用单味药治病的,只是发展到汉朝时张仲景始创立辨证论治,辨证论治,运用君臣佐使组合有序的方剂治疗疾病才渐成主流。笔者有幸遇上中医药发展好时代,得以跟随江苏省中医院感染科、孟河医派第五代传人--陈四清主任医师以“师带徒”传统模式学习中医,收获良多,现就“一病发有一药治”做一讨论,以抛砖引玉。

1  “一病必有一药治”的由来

清代名医徐灵胎曾说“一病必有一主方,一方必有一主药”中,其义是说“一付方剂对某一病症治疗的好坏程度最终要归结于方剂中某一味主药对疾病的作用。”唐朝在褚澄椁中发现的《褚氏遗书》中提到“博涉知病,多诊知脉,屡用达药”也有大致的意思, 其中“屡用达药”指治疗疾病应尽量使用对疾病有明显效果或特殊效果的草药,这样的草药也就是达药。在《黄帝内经》的《素问·至真要大论》和《神农本草经》也提到“主病之谓君,佐君之谓臣,应臣之谓使。”“上药一百二十种为君,主养命;中药一百二十种为臣,主养性;下药一百二十种为佐使,主治病;用药须合君臣佐使。”古人将药物分为君、臣、佐、使,并将方剂配伍分为“君一臣二”“君二臣三佐五”“君一臣三佐九”,也是说明“达药”对于疾病治疗的重要作用,侧面说明了“一病必有一药治”的正确。

中国民间有“毒蛇出没之处,七步之内必有解药”的说法。古人认为,宇宙万物相生相克,生生不息,有一种事物就会有另一种事物来制服它,如七叶一枝花,、半边莲、鸭跖草、鬼针草这些具有治疗蛇虫咬伤的草药,大多都生长在溪流旁或潮湿的草地上。上帝有好生之德,所谓方圆之内必有药治。一种疾病的产生必然有另一种药物能产生制衡。车前草的发现也能证明这点,相传西汉时期有一名将叫马武,一次带兵打仗被敌人围困在荒无人烟的地方,时值六月酷热异常,又遇天旱无雨。由于缺食少水,人和战马饿死、渴死不少,剩下的人马也因饥渴交加,一个个肚子胀得像鼓一般,尿像血一样红,小便时刺痛难忍,点点滴滴尿不出来。军医诊断为尿血症,需要清热利水的药物治疗,因为无药大家都束手无策。然而马武的马夫张勇却发现,在同样的环境里,士兵们出现了尿血症,马却没有发生这种疾病,会不会与马啃食的牛耳状的野草有关?于是他拔了一些草,煎水一连服了几天,感到身体舒服了,小便也正常了。张勇把这一偶然发现报告了马武。马武大喜,立即号令全军吃“牛耳草”。几天之后,人都治好了。马武问张勇:“牛耳草在什么地方采集到的?”张勇向前一指,“将军那不是吗?就在大车前。”马武一笑:“真乃天助我也,好个车前草!”金庸小说《神雕侠侣》中的杨过,在绝情谷身中了绝情花的情花毒无药医治,靠天竺僧认为万物相生相克在情花下发现的无名小草“断肠草”而成功解毒。

中医自古一直运用含有青蒿的方剂来治疗疟疾等发热性疾病,如青蒿鳖甲汤、蒿芩清胆汤等,但疗效一直不稳定。诺贝尔奖获得者屠呦呦先生,从葛洪《肘后备急方》中的“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浸,绞取汁,尽服之”而顿司,获取灵感,用冷提取法从青蒿中成功提取了青蒿素,改写了人类治疗疟疾的历史。至此,人们才明白,青蒿鳖甲汤、蒿芩清胆汤中真正起作用的可能就是青蒿,其他药物可能只是配角而已。

由此可见,不论是现代或是古典,亦或是民间俗语,甚至是小说中,都有使用单味草药治疗疾病的事例,所以说“一病必有一药治”是一个完全重要并且有绝对有意义的话题。

2  中医药运用单味药治病的实践

说起疟疾的治疗,不得不再提屠呦呦先生。在研究初期,屠呦呦先生用三个月的时间收集编辑了640个方剂在内的《疟疾单秘验方集》,青芩清肝汤、青蒿鳖甲汤、疟疾丸、疟疾五神丹等都是临床常用的方剂,而这些方剂的相同点是都使用了青蒿。随后屠呦呦先生在《肘后备急方》“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浸,绞取汁,尽服之”的提醒下发现了青蒿提取的方法发明了青蒿素。青蒿素的发现和推广正是证明了使用单味青蒿治疗疟疾的有效性,缓解了当时上百个国家的压力,挽救了数百万患者的生命。

中医认为,柳树枝具有祛风利湿,解毒消肿功效,因此被用来治疗各种关节红肿热痛疾病。古苏美尔人在泥板上也记载用柳树叶治疗关节炎。公元前1534年,古埃及最古老的医学文献《埃伯斯纸草文稿》记载古埃及人将柳树用于消炎镇痛。公元前400年英国Edward Stone教士发现晒干的柳树皮对疟疾发热、肌痛、头痛症状有效。到后来19世纪末,德国霍夫曼先生发明了著名的阿司匹林,试想在青蒿素还没有发明出现的时间里阿司匹林拯救了多少疟疾患者。而关于柳树的运用我国也有很多记载这里不一一赘述。

从古至今单味中药的使用贯穿始终,各类古典著作流传下来的使用单味中药组成的方剂数不胜数。如独参汤(《医方考》)、天然白虎汤(《温热经纬》)、茅根汤(《类证活人书》)、甘草汤(《伤寒论》)、参芦饮《丹溪心法》等等。单就独参汤在现代的应用范围就不容小觑,如临床上使用独参汤治疗重症心力衰竭,治疗产后血崩,身体平素虚弱的人喜欢定期饮用独参汤增强体质,在360百科上将独参汤当做菜品推广给身体虚弱的患者食用。

在生活上无数的中药被单独使用。曾经在各种妇科方剂中出现的益母草,现在被单独拿来做成“益母草膏”、“益母草颗粒”,用于女性经期量少、痛经。曾经让人谈咳色变的百日咳即便是放到现今,部分农村依然有小儿染上,仅仅用鸡胆汁制成的百日咳片就可治愈。像这样只使用单味药制成中成药用于临床的例子还有很多,如单用半夏制成的宫颈癌片,用金银花制成的金银花露,用落花生制成的宁血糖浆等等。可见单味中药的使用,即便是对现代临床依旧有着重要的意义。

3   如何寻找更多的治病达药

每味中药都有其特别的治疗效果,临床上我们也能常常发现一些药物对某一疾病的治疗能起到画龙点睛的效果。如癌症病人方中加些山慈菇,既能联合其他抗癌药物增强其抗癌效果,又能祛痰湿缓解病人因手术、放疗、化疗损伤脾胃造成的腹胀、胃口差、倦怠,对于肺癌病人还能化痰清热,减轻咳喘痛苦。同一个病人用同一个方子,高明的医生可以通过增添自己积累的达药,只需一两味就能达到不同寻常的效果,寻找更多的达药就可以有效提高中医的疗效。

那么,究竟如何才能找到这些达药呢?

首先,要在民间效验方中寻找。提起湿热痞满阻滞中焦,气机不畅所引起的脘腹痞满、恶心呕吐泻痢,白头翁汤(《伤寒论》)、香连丸(《兵部手集方》)、芍药汤(《医学六书》)、葛根芩连汤(《伤寒论》),这些都是治疗中焦湿热恶心呕吐的经典方,然仔细发现共同之处都使用了黄连。黄连大苦大寒,尤善清中焦之热,临床上三至五克就有明显效果。黄连甚至被单独使用制成黄连素作为中成药出售在各大药店中。黄连素是从黄连根茎中提取的一种生物碱,学名叫“盐酸小檗碱”。黄连素对痢疾杆菌、大肠杆菌引起的胃肠道感染有较好的效果,且由于价格便宜、服用方便、疗效确切,成为许多家庭药箱中常备的止泻药。

其次,从现代药理研究中找。甘草作为临床使用最普遍的草药,因其补脾益气、调和诸药的功效,频繁出现在各类方剂中,作为佐使药物应用。其实甘草的应用不单单如此。最早药物学著作《神农本草经》将其列为上品,南朝医学家陶景弘说:“此草最为众药之王,经方少有不用者”,固有“十方九草”之说,尊为“国老”。东汉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中记载的256首处方,60%以上含甘草。可以说甘草是一颗不甘平凡的草。我国作为一个乙肝大国,乙肝病毒携带者约有1亿左右,约占人口总人数的8%-10%,慢性乙肝患者约2000万人。即便是现代医学科技如此发达依然无法彻底治愈乙肝,但是一种药物的发现却让无数的乙肝患者无惧乙肝的威胁——甘草酸。乙肝的可怕之处在于它的嗜肝性,一旦进入人体沾染肝脏后就会进行裂解,按照它的遗传基因复制成许多“零件”;再细胞核内复制含有DNA和多聚酶的病毒核心,在胞浆内复制病毒的外壳,然后在将二者组装成新的病毒。而在这一过程中触发了细胞免疫及体液免疫应答,并激发自身免疫反应及免疫调节功能紊乱,致使病变的肝细胞产生或释放大量正常或异常的蛋白质,进一步促使免疫损害加重,使病情不断发展,导致肝炎、肝硬化直至发展到最后出现肝癌。然而临床常规的消炎药或激素类药物在缓解炎症的同时会降低人体免疫力,导致乙肝病毒的大量繁殖反而会适得其反。但现在甘草中发现了一种类激素物质,能够在不降低人体免疫力的同时消除炎症保肝降酶。甘草的发现给乙肝的治疗提供了莫大的帮助,其有效成分更是被一代代提纯研究。从一代的甘草甜素片,到二代的复方甘草甜素(美能),再到三代甘草酸二铵(甘利欣),及现在的四代的异甘草酸镁(甘美),其效果越来越好,副作用也在慢慢减小。从一代产品可能会导致休克、过敏样症状、血压升高、皮疹,到二代三代可能出现的血压升高肌红蛋白升高、水肿,到四代没有明显的副作用。甘草的应用日渐精炼,可以想象不远的将来,从甘草上能找到更惊人的发现,甘草将真正成为“百药之王”。

第三,传承,在跟老师学习中寻找。中医最传统的学习方式就是跟师抄方,每日陪在老师身边学习老师的诊断特色。如治疗肝胆湿热型肝病,我的老师陈四清主任喜欢用龙胆泻肝汤,治疗肝郁脾虚型肝病喜欢用柴胡疏肝散,治疗肝肾阴虚型肝病喜欢用犀角地黄汤。我每日跟老师门诊每天至少参与四十例病患的诊断,发现老师在所有的肝脏病中使用垂盆草最为多见,剂量多为30到60克。经老师点醒,发现垂盆草具有优异的降酶保肝的效果。目前将垂盆草用于乙肝的治疗相对较少,《中药学》十三五版上对垂盆草的描述只有利湿退黄、清热解毒、保肝的效果。实际上垂盆草对肝脏有明显的降低转氨酶的作用。临床上已经有垂盆草颗粒作为治疗乙肝的药物,有抑制乙肝病毒复制,改善肝细胞损伤从而降低转氨酶的效果。

有帮助
期待更新

陈四清 主任医师

江苏省中医院 肝病中心(感染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