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胡春秀 三甲
胡春秀 副主任医师
平津医院 生殖中心

仅仅是一次药物流产,就让我不孕了五年?

       在我做过几千例的不孕微创助孕手术中,至少有一半的患者具有人工流产的病史。药物流产和人工流产,几乎具有相同的机会,有的人做过一次就不孕了,有的人做过两次,有的三次,最多的是十次。当这些患者想再次怀孕的时候,却怎么也怀不上了,非常烦恼和痛苦,有的不孕患者的妈妈甚至说:医生,只要你让我女儿怀孕,我愿意下跪。平津医院生殖中心胡春秀

      可见中国的生育方面的教育和保健做得是多么的不足。作为妈妈,或者是作为学校,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大学、甚至研究生阶段了,这些从小女生到少女、到少妇,都没有一个地方接受到这样的常识:什么情况下会怀孕?什么时候该避孕?如果意外怀孕该怎么办?

       今天的患者,只是做了一次药物流产,可是整整五年,她和丈夫都受着不孕不育的煎熬。

       她的病史非常简单,33岁,婚前做过一次药物流产,流产很成功,并没有做清宫术。也没有特别的盆腔感染病史,卵泡监测有排卵,丈夫精液没有异常。输卵管造影显示双侧输卵管通畅,远端部分粘连。为治病,吃过不少苦,花过不少钱,最后,希望我们能帮到她。

       很显然,五年不怀孕,以前也怀过,是微创助孕的适应症。没有做微创助孕手术之前,我能估计她大概会有什么问题,但是不能完全想象她的不孕原因。在手术的过程中,她的子宫后位严重,因为在子宫和直肠之间,有子宫内膜异位引起的严重粘连。她的双侧输卵管伞端有输卵管系膜囊肿,伞端有多余的结构影响到采卵,子宫还有不全中隔,双侧输卵管近端狭窄。你可以想象,影响她怀孕的因素这么多,有的是她先天就有的,有的是后天形成的。比如子宫不全中隔,部分患者可以怀孕,只是比别人怀孕机会减少一些而已。比如伞端的结构,采卵会受影响,但刚好能有机会采到卵子,才有机会怀孕的。所以,这个患者朋友,当时药物流产时怀孕的机会应该是相当难得的。怀孕是一个复杂而又本能的过程,一切都对了,也许就怀孕。但怀孕的机会,孩子来到身体的缘分也许只有那么少数的一次,甚至两次。当没有珍惜的时候,也许生命力注定就是遗憾。

      作为微创助孕的医生,我当然有办法去除子宫内膜异位病灶,我也有办法去除输卵管伞端影响怀孕的因素,去除子宫纵膈恢复子宫腔形态,我也会想办法疏通她的输卵管。我希望我能帮到她再次有机会自然怀孕,再幸福地享受女人做母亲的快乐,但是,如果没有那次药物流产,如果一开始我们就珍惜怀孕的机会和能力,不是可以少走弯路吗?

      我是胡春秀,来自武警后勤学院附属医院妇产科,这篇科普是我的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胡春秀
胡春秀 副主任医师
平津医院 生殖中心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