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陈明 三甲
陈明 主任医师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创伤骨科

外科医生妻子的博文【转帖】

1,老公是今天一早出差到家的,急匆匆吃了几口饭就赶往医院查房去了,4天不在家,老婆孩子没啥牵挂的,病人不行,需要安抚。中午12点打电话给他,问:回来吃饭吗?答:忙着呢,先吃吧。从家到医院,从后院到前院,不过5分钟的路程。中午快1点回来了,不到两点又被叫走了,病人有状况,然后,到现在,晚上9点多了,一直在病房。我的心里升腾出一股委屈,别人的医生老公也是这样的吗?所有的医生老公都是这样的吗?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创伤骨科陈明

选择医生做老公,最初是看中了这份职业带给人的安全感和踏实感,至少,哪怕兵荒马乱也不会失业吧,况且,救死扶伤,挺崇高的。没想到,别说安全感了,让人骂是家常便饭,时不时地还会被“抚触”一下,这下倒好,眼前的医生又被人抹了脖子。全社会看不起病那点事,全让大夫们给扛起来了,一群凡夫俗子,硬是成了老百姓头上的一座大山。真担心啊,忧国忧民的事情管不了,至少自己家里的是养家糊口的唯一,所以,手机一打不通就担惊受怕,千嘱咐万叮咛“老公,实在不行就跑啊!”

挣钱多吗?真不多,拼了老命也是工薪阶层的收入。医学校园里赤穷赤穷地奋斗个十来年,毕业了,其他行业的同学孩子都会打酱油了,这里却要一切从头开始。顺着师爷爷师傅的路熬啊熬啊,在职称晋升的大锅里煮啊煮啊,日子是在一个夜班一个夜班中数着过的,头发是在一台手术一台手术中熬白的,身体是在饥一顿饱一顿中拖垮的。一个专业能出几个大家?辛辛苦苦战斗到了制高点,收入真高吗?与背后强大的成功成本相比,实在不高。医生说白了是蓝领,是体力活,挣得是血淋淋的血汗钱,是一个又一个夜班,一台又一台手术拼出来的,与资本运作无关,因为,他们唯一的资本是体力的严重透支。

嫁给医生7年了,这7年里我经历了什么?

首先,是被要求或主动的牺牲。工作,能让步就让步吧,两个人不能都累死累活;家务活还是包了吧,至少我每天晚上都能睡觉;少争执一点吧,谁让我面对的是一张疲惫不堪的脸;

其次,我逐渐习惯了老公的沉默,原本多么阳光的一个孩子啊!现在回到家后,不是大眼瞪小眼的看NBA,就是发出与躺在床上同步的呼噜声。话越来越少了,不是不想说,是懒得说,跟病人病人家属解释的太多了,实在不愿张嘴了。

然后,我被逐步锻炼出了雷厉风行,守时准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军人作风。说几点走就要几点走,这么忙,哪有时间等啊!一个电话,不管在哪里,说回病房就要回病房,不要叨叨,抓紧时间收拾。

当然,我也习惯了担惊受怕,习惯了他的春节值班,习惯了一个人带孩子玩,习惯了生活步调的不一致,习惯了那震耳欲聋的呼噜声,习惯了尽量少传递坏情绪,想必,我的公婆也习惯了一年见两次儿子.......

不过,我跟老公在一个问题上早已达成了惊人的一致:我们的女儿,不要学医!

其实,我的老公是一个对生活极少抱怨,对工作充满热情和责任感,而且很有职业天赋的人,我知道,他一直在享受工作带给自己的成就感和幸福感。然而,这么好的心态,那天还是惨兮兮地告诉我:老婆,再干10年吧,我也去干点别的。

我知道,老公只是在发牢骚和寻求安慰,但我的心里还是“咯噔”一下,哎,看把这可怜的孩子累的!

我还抱怨什么呢,乖乖地看好后方,乖乖地支持工作,乖乖地做好医生的妻子。
 
我也是一名外科医生的妻子,如果说为什么每每看到媒体和论坛攻击医生的言论时总是感觉悲愤又心痛,那是因为身为外科医生的家人比谁都了解医生的真实生活和付出。我身边的这位医生几乎没有任何娱乐,生活的全部内容就是门诊、手术、回家学习、吃饭、睡觉,不是不想娱乐,确实是没有任何时间,一个从早上八点到晚上9点一直站在手术台上的人,恐怕最大的娱乐就是睡上一觉,但是这个愿望往往也难以实现。如果每一天碰巧手术结束的早,回家的唯一任务就是坐在电脑前学习,看病例,输入病好资料,给以往病号打电话随访等等,我家的电脑里几乎全都是文献资料、病历资料、手术图片。
作为一名医生,尤其是外科医生,几乎胃肠都存在问题,因为经常一天水米不进,三天不喝一口水都是很正常的,对此我最深的体会是去年由于连续也不知多少天没有时间喝水,老公突然尿血了,根本就不是潜血,做尿检的时候盛在杯子里的都是鲜红的血,我现在仍能感受到当时我吓得天运地转的感觉,急性尿道炎,,打针吃药,喝水,休息一晚上,第二天口袋里装着消炎药了,老公又准时上班了,一站又是一天。
如果说哪一个职业全年365天无休,那就是医生,没有周六周日、没有节假日、所有的时间都要去医院,记得一次孩子要求爸爸周日一起去科技馆,因为别的小朋友都是爸爸带着去参观科技馆的,老公答应了,第二天早上7点就去了医院,说今天一定早回来,儿子兴奋的等着爸爸的归来,结果当然是失望,下午3点老公匆匆进了家门。当然也不是这么绝对,毕竟每年除夕我们一家会回老公的老家,住上3天接着往回返,这3天是一年当中最放松的时间,也是能够让我为自己的老公骄傲的时间,知名的不知名的病号纷纷给老公发祝福的短信,其间朴实的言语真正能够让我感受到我身边的这个人所做的一切是多么的值得。作为一名医生的妻子,能做的除了默默的支持和理解,还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诸如要习惯深夜老公手机铃声大作,然后,身边人匆匆离去的场景,记得一位神经外科教授的妻子常年神经衰弱,就是因为半夜老公的手机不时的响起。
说起这些,往往有人说医生收入如何如何,我老公对于花钱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为什么当大夫的都不舍得花钱,因为挣钱不容易啊!”,教授门诊号7元钱,可给教授提成3元,周末可给教授提成5-6元,一个夜班5元,基本工资绝对不会高于政府公务员,奖金是根据科室的收入,时多时少,当然,做大夫说什么也不会穷到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的地步,毕竟几乎所有的医生都是经过了数十年的寒窗苦读,一路念到了博士毕业,光这份教育投入多少也值回温饱不愁了吧。
好了,说了这么多,除了看到了博主的博文有感而发,同时也恰好在网络上看到了对医生进行攻击的言论,不吐不快!
尽管做一名医生的妻子很累很累,但是内心却是满足的,我最喜欢看老公的笑,非常的单纯,和年少时没有任何差别。最想对老公说:无论工作多么忙,病号多么需要,你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记得多喝水,尽量不要因为担心病号而整夜的失眠,除了病好需要你,家人一样需要你。
我们有一个儿子,我经常和别人说想让他长大了也当一名医生,我周围的人都说我疯了,但是,我感觉世界上没有比医生更应该让人尊敬的职业了,只要严格要求自己,很容易保持内心的纯净和满足。儿子,快快成长,最一名好医生,坚持自己的路。
陈明
陈明 主任医师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创伤骨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