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崔雨田 三甲
崔雨田 主任医师
山西省肿瘤医院 头颈外科

山西日报记者采访全文

    报社记者采访时谈及问题很多,版面所限和专业知识局限导致一些小问题,比如翟爱霞患者实际是双侧甲状腺癌,而不是肿瘤,这里附全部采访内容分享山西省肿瘤医院头颈外科崔雨田

问:1、作为一名医生,要想有自己的正确判断,您觉得敢于提出不同见解,这需要具备怎么的学识和素养?据您了解,现在的医生中尤其是年轻医生,敢于提出质疑属于普遍现象,还是少数而已?为什么?(可举例说明)

    2、与之前相比,现在医生更多依赖检查结果做判断,这是医生自我保护还是医术不精所致,或是避免医患纠纷?您对此怎么看? 

    3、用自己的专业救死扶伤本是医生的天职,但现在,有时医生想真实地说出病人的病情却反而难以实现,这种不寻常的现象背后有哪些因素在影响?是医患关系?医疗机制?或是医生之间的隐性矛盾? 

    4、面对上面的现象,您认为,现实中,需要改变社会中哪些环节和因素,才能让医生大胆判断,让患者免受痛苦,让医学真正回归真实? 

:1.对于本学科或本专业有充分的了解,尤其是本专业发展前沿和最新知识的掌握是一个学者或一个医生敢于质疑现实的起码前提,只有对本专业发展前沿和最新知识的有比较充分了解和掌握,才会对现实的医疗实践产生比较,才可能结合自己的医疗实践做出自己的判断或对于所谓的“权威”有所质疑,问题或疑问的提出以及审慎求证的过程其实正是对疾病深入的了解和掌握的过程。举个例子说,前几天有一个外院手术后来就诊的病人,我说二次手术难度会很大,患者不解地问我,那为什么当时给我做手术的医生说:无所谓,复发了再做一次就好了。我当时的回答是:二种可能,“艺高人胆大”或者“无知者无畏”。

     2.对辅助检查的依赖是现在临床普遍的现象,这不是什么坏事,毕竟无数人的共同努力,医学进步发展到了今天这个时代,各种先进仪器的出现是科学家的心血,也是患者的福音。但是武器再先进,掌握武器的还是人,人们所真正诟病的不是仪器检查,实质还是掌握这些仪器的人,毕竟这样的时代就是患者也不可能接受原始的“二指禅”,比如只简单摸一下甲状腺就告诉你良恶性的诊断吧。但是超越病情的需要对检查仪器的滥用是医患双方都不认可接受的,一方面会造成患者多余的经济负担,另外一方面也造成患者无谓的射线损伤,比如甲状腺的初始检查即做CT、核磁等等。其实这还是又回到前面说到的问题上,就是说国际、国内的诊疗指南里面已经明确给出相应的原则,严格掌握和按照这些原则做,是不会出现对辅助检查的过度依赖和滥用的情况。

    3.首先要认定每一位患者或家属都是通情达理的,同时也拥有对自己病情的真实了解的权利。我认可在医疗实践中要给患者真实的叙述,不仅仅是病情,包括国际、国内现行的各样不同的治疗方案和途径也做尽可能详细描述供其根据每个人不同的生活和工作背景做出最后的选择。刻意隐瞒病情、危言耸听地评价自己所不能或不熟悉对一些治疗方案或途径或者为某些经济目的信誓旦旦对疗效做某种保证是不科学不严谨的做法和态度。比如我省腔镜甲状腺手术远远落后于国内水平,很多人利用知识信息掌握的不对称,对患者讲什么那不是微创是“巨创”等等,其实这样的人十之八九根本不会甚至没接触过这样的手术。首先,患者有这样的需求,其次,我们耗尽心血创造和发明了这样的设备和器械,那么,作为医生,你有没有这样的理念和技术?要知道对于患者而言,美是无价的。

      早有前辈说过:好医生有两种能力,一种看好病~一种是推荐给能看好病的人~ 。做到前者不易,做到后者更难。难在这样一个时代,难在这个乏诚的氛围。

    4.让医学真正回归我们每个人心中理想中的真实很难,甚至不可能。因为医学不仅仅是科学,也是社会学,也是心理学。这也就是现代医学提出的生物-社会-心理医学模式。由此说,医学不可能离开所处时代的特点独立发展。在这个功利的时代,看病就医甚至在渐渐演变成为一种营销艺术,这样一种模式的演变非是医生,甚至非是人力可为的。

: 5. 像这种那么多人都做出错误诊断的现象是一种盲从心理的驱使还是对权威的畏惧?或者是医术不精之类的原因……

: 这里需要对权威这个词来定义一下,真正的权威不应该是对于某个人、某个职位、某个头衔或某个机构盲从心理或迷信心理,而应该是基于无数人的心血和努力所得出的科学或医学的道理或真实。比如前面提及的那位患者带回来的韩国某知名大学的检查结果,也正是因为我对结果提出的诸多怀疑和相应解决方案赢得了患者的信任,使得患者千里迢迢来到山西来就诊。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很多的医生不是质疑权威,而是漠视权威了,比如国际的甲状腺治疗指南2009年就出版了,国内的指南也出版了整整1年了,现实中很多人还在抱守70、80年代的经验医学理论不放,美其名曰:不能丢了以前的技术和手艺。很可悲! 

     更多的是一种盲从心理的驱使还有对权威的崇拜,自我心理造神的结果吧。有不少甲状腺患者把一个肝胆普通外科专业的著名专家当做神医一样去信任和期待,其实这已经在他的专业范围和能力之外。前面说到做一个好医生在非自己专业范围情况下要有能力推荐给能看好病的人 ,这个所以难,不仅仅难在知识和技术层面,更难在这个功利的时代,对自我物欲的克制。这个其实已经超越了医学的讨论话题了。 

:6.在你身边这种没有自己的观点、更谈不上质疑权威的现象普遍嘛?

:是,很多,其实这是一种社会现象。    

    对真正权威的漠视也就不可能形成自己独立的观点、判断和见解,而这正是人们对于某个人名、某个职位、某个头衔或某个机构盲从心理迷信心理形成的土壤,即对所谓“权威”的迷信。过分的期待与现实结果的落差也是医疗资源紧张、医患关系紧张的深层因素之一,这点来说,医患双方都应该做反省的。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崔雨田
崔雨田 主任医师
山西省肿瘤医院 头颈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