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崔正军 三甲
崔正军 主任医师
郑大一附院 烧伤与修复重建外科

烧伤科医生一天门诊纪实

1. 周四早晨7:30到达科室,还没处理完昨天遗留的事,又到了科室早晨交班会的时间了。医护人员轮流报告昨日科室重症病人和手术病人的病情,汇报今日手术病人的术前病情和准备工作。然后集体讨论疑难病例,全体护士也参与。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烧伤与修复重建外科崔正军

2. 分组查房,轻病人简单看看,重病人全方位仔细查看,交代助手注意事项。

3 .医院熟人介绍的病人,和没有预约的老病人在医生办公室等着,简单了解一下病情,然后让助手进一步和他们沟通。

4. 8:40赶到门诊大厅,排队等待上电梯。9:00前准时坐到十楼烧伤科诊室。

5.换上白大褂,茶叶水倒上。打开电脑,茶水还没喝一口,病人就一窝蜂进来了,赶紧叫护士维持次序,按挂号次序一一就诊,把没挂号的老病人劝到走廊等待。

6.烧伤儿童在诊室和走廊哭闹,家长也着急,整个走廊不得安宁,搞得医护人员无可奈何,没办法静心办公,先给这些哭闹的孩子看病(爱哭的孩子先喝奶)。

7.挂号的复诊病人又闯进诊室,说要赶火车,要求加队。医生很为难,对特别着急的患者也给与适当的照顾。对不太着急的复诊病人灵活掌握,如果挂号排队可能会快些。如果不挂号,也不勉强,要等到看完所有挂号的病人,再看他们,以示公平,请他们自行选择。

8.烧伤门诊换药工作量很大,护士处理简单的创面。遇到复杂换药,护士先打开创面,医生要去看创面,根据TIME原则决定换药方案。

9.病人和家属拿着其他科室教授开的会诊单来要求会诊,或者要求转科,病情有的简单,有的复杂,区别对待。

10.来了一位严重的肿瘤切除后面颈部放射性溃疡并感染的患者,咋看都不好治,而且风险很大,委婉拒绝收入院(因为出现过住院期间血管突然破裂导致死人的惨剧)。病人家属反复求情,又托熟人打来电话。真无可奈何,进一步加强沟通,把风险说清楚,甚至说到死亡的结局,家属都同意。那收入院吧,从此背个包袱,日日夜夜要想着咋治疗这个病人,尽量别出现严重的结局。

11.每次门诊都有几个要求做门诊小手术的病人(包块,黑痣,腋臭,小瘢痕,等等)。都说:大病大医院,小病小医院。但是大医院存在虹吸现象:小病不请自到,也不能拒绝,开单抽血化验,等待下午快下班时做。

12.美容患者有其特殊性,其心理特别复杂。无论是我做的,还是其他人做的;无论是术前,还是术后;无论是满意的,还是不满意的,坐在诊室反复问许多问题,要花费很长时间来沟通。

13.中午12点了,其实我想走,无奈还得留。从外地赶来复诊的病人因为多种原因,来迟了,打电话请求让再等一会,此时肚子饿了,急着去吃午饭。为了节约时间,双方在电话中约好在门诊一楼大厅见面复诊。

上午所有工作结束后已经12:40了,赶紧到医院饭堂吃饭,中午13:30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赶紧睡会觉。

14.14:15起床,再次赶往门诊。下午病人会少些,河南病人大多迷信上午看病好。下午看到16点左右,研究生来咨询毕业答辩的事,10分钟解释清楚。另一战友来找我,托我找印度籍留学生在印度买印度产的抗肿瘤药物,因为药真价廉,又在电话中给洋学生用英语沟通了此事。

15.上述事情结束后赶紧给预约和缴费的病人做激光,和肉毒素注射,术后让护士冷敷和观察病情,担心肉毒素的副作用。17点,就诊病人没有了,带上一个助手,赶到门诊手术室,做些小手术。

手术结束后,一天的工作结束了,比较疲劳。但是没有遇到特别难缠的病人,内心相对轻松些。

                     2016.3.24 

崔正军
崔正军 主任医师
郑大一附院 烧伤与修复重建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