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我的故事我来说——贵之以恒,终成正果

陈泽宇 主治医师 佳木斯中心医院 风湿免疫科
2018-11-28 761人已读
陈泽宇 主治医师
佳木斯中心医院

提笔写这篇文章时,我儿正在身边熟睡,睡梦中的他时而哭泣,时而大笑,82天有他的日子我还时常问自己这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成为一个母亲,我真的成为一个母亲了吗?记忆就这样回到三年前2015年1月我们终于结婚了,两个大龄青年因为爱走到了一起,那时还开玩笑说不要羊宝贝,所以先不备孕,数着日子到了七月,备孕当月我怀孕了,8.16号在月经推迟3天后我发现我怀孕了,发现的第二天阴道开始出褐色血,家里人告诉躺着,请假开始卧床,几天后不出了,再几天又出鲜红色,当地医院让查孕酮和hcg正常,告诉只有确定宫内才能用药,好吧回家躺着,血在继续,周围人告诉我有人就这样,坚持三个月就好,9.1号血鲜红色加深,回医院彩超,双绒双胎,当时不懂什么,医生告诉我是两个孕囊双胎,欣喜若狂,回家好好躺着,9.3日大阅兵我的微信里留下妈妈和你们一起接受爱国主义教育 ,对于我出血已经不是什么问题,医生开的药达芙通,我还在纠结吃药会不会对孩子不好,16号鲜血涌出,彩超一个宝贝已经消失,只见一个宝贝。大小正常。卧床。几天后血少了,上班了,和孩子们在一起我很开心。此时新情况出来了,腹部下坠疼痛。坚持到12周NT正常通过,我以为前三个月过去了,没问题了,17周早上鲜血涌出,并有大血块,在当地医院打硫酸镁一周,血依旧不停,转院到哈尔滨医大一院,依旧硫酸镁,怀孕18周血终于止住了,彩超羊水偏减少,医生检查没有破水。告诉回家多喝水,出院时一个凳子没做稳,坐地上了,刚到家破水了,回医院等生,无羊水,孩子心跳正常,当医生告诉我孩子难免流产,孩子保不了的时候我放声痛哭,三天没有生的意思,肚里打盐水,打利凡诺,记得在彩超机上医生测到孩子心跳的惊讶。他还活着,我的小坚强。之后我没有感受到他的挣扎,2015.12.4他从我的身体离开之后多少人告诉我这是一个意外,结合时间不对,大月份引产考虑是宫颈的问题,去妇科、产科看没发现问题,2016.7月我再次备孕,当月怀孕,这次hcg最高4000,结果彩超显示空囊,回来无痛人流,彩超单子上写胎停,这是第一次接触到“胎停”,在QQ上搜索,认识了很多姐妹、也第一次知道去医大看生殖科——不明白我能怀孕,为什么看生殖,抽了很多血,诊断胰岛素抵抗,抗心磷脂抗体弱阳,医大二院那个淋巴细胞亚群CD4,CD8计数都高,但是比值正常,血小板聚集第一项90%,激素六项还可以,有一个解脲支原体我们都是阳性,就开始了与他战斗的日子,阿奇,红霉素,罗红霉素,那时候一度以为问题出在这。同时开了阿司匹林25mg,强的松5mg隔天一个。复查抗心磷脂抗体0.16,贝塔糖蛋白8.3,告诉我备孕 隔天看翻倍,也许是心灵感应,有胎心第二天再次出血,医生用了一只肝素,大年初四,肝素用上的第九天,又一次胎停,记得老公在医院大厅死看那个胎停的彩超报告的情况——欲哭无泪。大年初四我又一次无痛人流 ——胚胎染色体21三体,大人正常。因为我着急要孩子就做了促排,之后留下来排卵就腹痛的问题。自己曾经悲观的认为这一生再也做不了一个母亲。佳木斯市中心医院风湿免疫科陈泽宇

往事悠悠,曙光在前

一切都结束了,我伤痕累累,老公留着泪说咱们不要了,此时在QQ上听到了付锦华3月来黑龙江的信息,2017年3月见付,检查是肿瘤因子8.15升高,B细胞26,胰岛素抵抗,拿的方案。四月知道刘湘源6月要来佳木斯,准备去看,也是在此时在微信上我认识了陈医生,当时以为他无非是一个医助,没当回事,当时忙点什么事错过去佳木斯。最后7月去北京看的刘湘源主任,在抗磷脂问题上依旧给的疑似 ,两个大咖开的药几乎一样。我在刘主任那也第一次知道原来抗磷脂综合症还有一个症状是后期羊水减少,高凝也会导致胎儿羊水少,准备备孕的时候和老公出去旅游,备孕放弃。

意外怀孕,紧张抗战

2017.11.12日,排卵第九天,大卫试纸出现只有我能看到的印 ,抽血18.5,回来马上用上备孕药,肝素、阿司匹林、强的松。紧急联系付主任助手办理包月,检查孕前所有有问题的项目,联系金域、迪安、阿城区医院 。联系刘主任白天没有回我,焦虑中给陈医生发了微信、没回,给他打的电话,接了、告诉我强的松加到两片、肝素一天两支,阿司匹林一天75mg。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我心平和很多。晚上付主任回话,午夜刘湘源主任好大夫免费回话。方案一样,就这样我开始了保胎战役,隔天hcg18-85-210,刚刚开心,噩梦来临,又一次出血,VC控制不行,焦虑中又一次拨打陈医生电话,告诉上免疫球蛋白,免疫排斥了。测子宫动脉高了,那段时间打简本,打氨甲苯酸,打蛋白,打丹川。一打一天,可是hcg从200都就不好了,压线翻,5000隔三天8200,又一次无助,刘湘源好大夫用完了,试着加微信竟然加了,再次电话咨询陈泽宇,告诉上免疫球蛋白,这个电话没有记错是中午打的,然后取蛋白、打针。此时我的检查出现了奇怪的情况,弹力图特别不好,R值下降、MA升高,而血小板聚集不错,B细胞10,其他一切正常。此时我逐渐感觉陈医生和我很近,一个医生随时接患者电话,没当时接电话也会回话,他就像我的一颗救命稻草我死死抓住。用药后hcg8200隔天17000隔天32000隔天47000,突飞猛进当地医院说我会不会葡萄胎,吓死了!就诊医大四院蔡燕,也是为了看宫颈,怕第一次问题重现 ,因被吓葡萄胎,没心情在区医院排队彩超,直接找我朋友彩超,告诉我孕囊大小正常,等几天就有胎心了,我知道孕42天hcg4万7没有胎心又要完蛋了,老公马上开车去医大二院,腹部没有胎心,阴式我听到了小火车的声音,当时眼泪控制不住留下 ,又一次给陈医生打电话,我哭了,他在电话那头笑,告诉我查狼疮抗凝物,再打一组蛋白,果真是孕后出问题,复查狼疮抗凝物阳性,正式确诊抗心磷脂综合症。 我说我葡萄胎,陈医生说妇科我不懂,但是有胎心的葡萄胎太少 就这样我走到10周+6,这一天腹痛去医院做彩超,噩梦——NT2.8,担心染色体的噩梦再次来到,我要放弃,打电话给陈医生,他告诉我“怎么也得做无创,别轻易放弃,这个放弃以后怎么办?有那么好怀孕吗?”甚至我去哈尔滨复查,告诉他明天如果结果还不好我不要了,那天早上八点陈医生给我打了第一个电话,告诉我昨天晚上他和刘主任谈论我的情况让我等等,告诉我别冲动。九点再次给我打电话,问我结果,10点又一个电话。nt2.6,孙丽涛说着是最大值 ,鼻骨可见,没问题 我告诉他结果,他又一次叮嘱我别冲动,坚持,坚持。其实我已经约好了流产医生。此时我并没有见过陈泽宇医生,他就像我的亲人呵护着这个孩子,比我还珍惜他,我当时就说如果我孩子正常出生,那你就是我宝贝的舅舅所以今天群里很多姐妹会说陈医生是宝贝的陈舅舅,没有陈医生NT时候的电话,保胎后期出问题的电话(生的时候让我找医大二院风湿免疫科李洋主任),就没有最后生的前几天的安稳,就没有我的今天。12周我就迫不及待的做无创DNA,出结果那天是午夜1点,我马上给陈医生微信留言,给刘湘源主任微信留言。早上五点和陈医生通电话,依旧是我在哭他在笑。12周+6复查NT1.7,孩子鼻骨清晰,刘湘源主任建议羊穿,本以为安心等待18周羊穿,可是可是此时问题又来了,胎盘低,动脉阻力高,又一次出血 ——我又卧床了,陈医生让我减阿司匹林,吃50。血不出了,弹力图MA78 彪到新高,宫颈长度3.0压在最低线。 彩超出现胎盘紧邻宫颈内口,宫颈管长度2.9, 担心大月份再次出现问题,又一次看蔡雁,内诊宫口不松,看蔡老师过程中发现一个大变化,15年她完全不接受孕期用强的松阿司匹林,现在听说我看的刘湘源,知道我的经历,竟然告诉我去她那不用排队,刷脸有效。我又开始了两周去她那查宫颈,一周在当地彩超的日子。查弹力图MA大于76 陈医生让我加肝素一天三0.6,加潘生丁,阿加25吃拜阿,吃了四天药后心率加快,昏厥当地急诊,停潘,减肝素。弹力图MA超过80。当地医生第一次告诉我这样很危险,要孩子命会没有,我家里所有人都让我放弃,只有我在坚持。就这样坚持 到孕16周小年,宫颈长度1.7,焦虑中好大夫咨询上海一妇婴刘铭医生,刘老师告诉我这样高凝不能环扎。我只能选择全卧床,正式和单位请假 ,这也是我第一胎时候的危险期,此时我也想好了能多带一天是一天,大年三十给陈医生写了感谢信,也开始了疯狂喝豆浆的日子。这期间四处咨询羊穿,哈尔滨,吉林,北京上海,因为高凝羊水少,阿司匹林量大都不给做,吉林告诉我最少停三天阿司匹林,我停了一天早上胎心仪胎心显示110,马上去医院,胎心119,陈医生告诉马上加回阿司匹林,我也无奈中放弃羊穿,当时想怎么样都生了。同时羊水没有增加,指数10到11。还可以 ,吃回阿司匹林第二天胎心正常,已经习惯一天听两次胎心。就这样坚持到大排畸顺利通过,我是我还快乐的日子,依旧天天卧床,躺在床上和姐妹们聊天,涉及减塞能,又系统查了一次所有问题项,问题依旧 ,强的松停了,阿司匹林,肝素,塞能继续,我天天告诉自己过28周就胜利✌。就这样一天天熬着,到了28周,终于可以自己尝试着做电梯下楼,坐在小区门口看看春暖花开。我也知道我要胜利了,孕30w+3B超羊水指数只有8.1,开始海南邮椰子 一天两个,喝豆浆,天天打丹参川芎嗪。此时我真有点坚持不住了,心理崩溃了,多次给陈医生打电话,就自己哇哇说,陈医生经常插不上话,想剖,陈医生让坚持,就这样开始了早上吃药打肝素,去医院胎心监护,下午打丹参,一天把豆浆当水喝,把椰汁当饮料喝的日子。本来以为过来30周宫颈问题不会是问题,可是此时宫颈似乎又开了,开始羊水慢渗,羊水试着变蓝,查宫口未开,住院观察,随时看白细胞,白细胞高随时剖,告诉我孩子什么情况不一定,此时犹豫大量椰汁补充,大量蛋白吃的,孩子开始偏大,血糖空腹到了8.2,开始一天四次胰岛素注射 ,一天打7针的日子就这样开始了!

孕32周,下午出褐色,马上去医大二,急诊见郭满,询问病情,请来胡双九,彩超,各种抽血,这时褐色已经停止,让回家观察,焦急中给陈医生打电话,告诉停阿司匹林,观察,三天后感觉胎动减少,胎心只有100,去医院胎心监护,两次减数运动,联系陈医生让加回阿司匹林。就这样我坚持到34周+1,突发大出血,阿城急救车送到医大二院,开始了挂硫酸镁的保胎日子,这其间因为孕期用药太大,拜阿停的太晚,情况复杂,医大二院陈萱,胡双九协同会诊,陈泽宇医生给我联系刘湘源,听取他的建议,马上剖腹,此时联系刘湘源要手术方案,刘主任微信在下午5点,半夜11点各回我一次,就这样第二天在34周+6生下我儿子,体重6斤,只住一天保温箱,基因检测正常。

黑龙江阿城舒女士

有帮助
期待更新

陈泽宇 主治医师

佳木斯中心医院 风湿免疫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