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党亚梅 三甲
党亚梅 副主任医师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 中医科

心理治疗日记(五) 英子(2)

                                                                                          英子(二)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中医科党亚梅

 

 2014-5-3

 

 在上一次治疗结束的时候,英子说:“我想活,我真的想活下去!”。我说:“那该怎么办?”,她说:“我要让我的每一天过得很好”,“那该怎么办?”,她说:“我要找份工作”“好好爱惜自己”“不逃避”“让自己开心起来”“首先是找一份工作,然后和家人商量以后怎么办?因为医生说,需要做一个介入手术,阻止肝内的肿瘤生长”。我说:“在一出生的时候,你已经在别人以为活不了的情况下,让人意想不到地活下来了,那么,你的身上有着传奇的色彩,现在我们等待奇迹的再次出现……”。

 因为参加心理学术年会,我隔了一个周末才上班,英子也刚好在隔了一周之后和我预约治疗,虽然我希望她能坚持来治疗,但是,因为经济原因,还要治病,所以,对于她的治疗,讲明了心理治疗的一般设置之后,对于她什么时候来治疗,顺其自然吧!

今天她画了淡淡的妆过来,长长的马尾辫扎在脑后,看起来清新自然,但是,疲惫让她看不到朝气,偶尔的咳嗽,让这个做了好过年内科医生的我,感觉她有一些肺部感染,我也暗暗担心是否有癌症的肺部转移,肺是出入“气”的地方,我曾经假设过:肺部癌症是否和一个人内心里有愤怒而不能宣泄有关?我从心里确定了这次治疗的方向,于是,让她先画一个曼陀罗图像,即:在一个大圆内的五个部分,画出她内在的父母关系、亲密关系、亲子关系、自我追求和自我意向……。大约五分钟后,我看到了下图:

           图略

左下角的父母关系,英子画了两颗小草:左边相对比较茂盛的是代表着英子的妈妈,右边向着妈妈的是爸爸,相对比较弱小,虽然爸爸靠向妈妈,但是,妈妈是背对着爸爸的。我问英子从她得到的所有关于爸爸妈妈的关系中,自己感觉妈妈和爸爸两个人的关系里,哪个相对来说比较有优势?英子答道“是妈妈”,我问为什么,她说:妈妈长得比较漂亮,像外婆,外公家比较富裕,而爸爸家比较穷,妈妈的婚姻是外公外婆做主的,妈妈对她的婚姻并不满意。如果这样,和妈妈朝夕相处的爸爸应该能感受到妻子对他的不接纳,这进一步验证了爸爸“逃脱”的心理背景。

左上角亲密关系里,英子以一个小猫的头来代替,表示她始终像一只小猫一样,总是自在地活在自我的世界里,和别人保持着距离,这种警惕性也许就是来源于22年前那个幼小的孩子活生生被和妈妈撕裂开来后,孩子要自己活下去就开始激发出来的一种警惕性,包括后来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的日子里,没有妈妈的亲密,孩子自己坚强应对,并形成的一种习惯。我和她分享了我和她一起工作的这两次见面里,我们虽然比较“和谐”,两个人在一起,职业锻炼出来的敏感的我总是感觉到不能进入到她的心里,和她建立比较亲密的关系。她承认是这样,以往和任何人相处,她都感觉自己就是那只猫。“和妈妈相处也是这样吗?”我问,“是的”,她肯定地回答。我轻轻地问:“那么,也许你的妈妈并不是不爱你,只是,你和别人相处的这个模式,没有办法感受到妈妈对你的爱,是吗?”她看着我,没有回答(我即刻确定了这次治疗的方向)……

     右上角不用猜,那两颗小树是英子和她的妈妈。“相对独立又相守,是你们两个吗?”我问,“是的”,英子回答。“这两颗圣诞树有什么特征呢?”,我再问,英子仔细再看之后回答:“树尖像刀”,“是否你们两个相处有彼此攻击的成份?”“是的”,英子回答……

     右下角的小花是不自信的英子怯怯地对美丽的追求;而中间部分英子告诉我,那是在飞的蝴蝶,我的内心萌生出一份伤感,也许英子此刻就是那只美丽的蝴蝶飘飘起飞,但是,那是多么脆弱的生命和不堪一击的美丽……

     我告诉英子,我们要进行催眠治疗,也就是要经过一段奇妙的心理旅程,英子很乐意也很合作:

      在给英子做了身体放松的催眠后,英子的身体很快进入到放松状态。我让英子想象自己来到了自己熟悉的老家,英子看到了自己的家,之后我诱导她想象看到了自己的妈妈,英子感受自己有一丝的高兴,而妈妈看到女儿回来了,也比较高兴。我知道英子不愿意告诉妈妈她的病情,所以,估摸着英子的内心,我让英子跟着我说:“妈妈,我回来了,我的病复发了,我有一点害怕,癌症已经转移到我的肝脏了,医生说需要做手术,妈妈,我需要得到你的帮助,只有你能帮助我,姐姐和弟妹好像有点冷漠”,这是这次治疗前英子告诉我的,当最近的检查结果出来之后,她在微信群里和姐姐、弟妹说了自己的病情,他们都没有再说话,她感受到他们比较冷漠。之后,我让英子想象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在我的带动下她的魂魄转移到母亲的身体里,我自己则坐会刚才英子坐的地方,把英子刚才说的话说给很快进入妈妈角色的英子听。“妈妈”在女儿的一再恳求下,说:“妈妈是爱你的,只是妈妈不会表达,你放心,妈妈会帮你的”。这也许是妈妈最真实的内心,英子今天刚来的时候,说妈妈为了给弟弟买房子,还要英子在过去的一年里把工作赚的钱上交给妈妈,现在,当英子以妈妈的较色说出来“妈妈会帮你的”的时候,同时,我让英子静静体会妈妈爱她的心,我相信,英子以后的岁月,会更好地体会这人间的感情的……

接下来,我再让英子来到爸爸的坟前。刚才英子在说爸爸的时候说,今年的清明节,自己在堂兄弟的带领下祭奠祖宗的时候,才意外知道了爸爸埋葬的地方,原来就在他的家乡,而她一直不知道(一个被遗忘的“爸爸”!)。我让英子想象面对着爸爸,宣泄当初把自己送给爷爷奶奶抚养的愤怒,同时也诉说自己得病的不幸、伤心和难过,之后,让她再次进入爸爸的身体,“爸爸”告诉英子:“要好好活着,不要像爸爸那样逃开”,“要对自己好点”,“要吃好点”,“要让自己开心笑起来,战胜疾病,积极治疗”,“和妈妈沟通,有空出去找朋友聊聊天,还要去爬山……”,当英子替代父亲顺畅地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我知道,英子的内心温暖的情感流动了……

 最后的环节,我让英子再次回到自己的身体后,想象头顶有阳光照射下来,温暖她的全身,同时,洗刷癌细胞在她的身体里产生的“毒素”,在让阳光的温暖温暖她的身体的那些正常的组织细胞,隔离那些有癌细胞的组织……

阳光的温暖在英子的身体里面流淌,灯光下,我发现英子的脸上泛着幸福的光,这一刻,这个女孩子,让我的内心感动……

 

很多人说:心理治疗是一种学科,但不是科学,正确的说,它是一门艺术,我认可!

 

英子说要回去好好做治疗了,暂时不来做心理治疗了,我承认,我内心里渴望在以后还有能见到她的机会……

 

 

........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党亚梅
党亚梅 副主任医师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