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邓春华 三甲
邓春华 主任医师
中山一院 男科

男性不育,会是精子太少或不够强壮吗

生活方式的改善,应当是男性不育防治的根本,再结合药物、手术、辅助生殖三大手段,大多数的不育男性都可以成就“爸”业。

男性不育,“爸”业可成

《中国家庭医生》记者   刘闽军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男科邓春华

生活方式改善,应成重中之重

药丸子、动刀子、捉精子,被戏称为当前男性不育治疗的三大手段,分别对应药物治疗、外科治疗、辅助生殖(即人工授精和试管婴儿)。面对纷繁的治疗手段,病人该如何选择?

邓春华教授,是国内男科学权威,在男性不育领域造诣精深。在他眼里,首选的却并非上述提到的三大手段,而是生活方式和环境的改善。他认为这是重中之重。

环境和不良生活方式引起的不育,近年来比例在明显上升,这其中包括节奏快压力大引起的生殖内分泌改变;纷繁复杂的生活方式可能导致各种生殖道感染的机会明显增多;生育年龄过晚,在不良环境中暴露的时间更长,不育的机率会随之明显增加。

邓教授建议,对于可能影响不育的因素,病人最好对照相关知识,自己先找一找原因。如环境因素(空气、水源、辐射)、药物因素、心理因素等,把这些问题列出来,就诊前先筛选一遍,就诊时把要点告诉医生。

另外,像熬夜、抽烟、酗酒、高温、辐射等涉及生活方式和生活环境等问题,不育病人最好遵医嘱进行改善和调整。

邓教授提到,很多人以为“封山育林”提早一个月就行了。其实,生精周期需要两三个月。有些因素如抽烟、辐射等,影响生精细胞,即使过了3-6个月,后续影响仍然会存在。所以,不能临时抱佛脚,要优生需要较长期的准备。

尽可能自然受孕

邓教授指出,应当遵循先无创再有创,先自然受孕后辅助生殖的治疗路径。

生活方式的改善应当是不育防治的根本,其次才依次是药物、手术,最后才是辅助生殖。但现在很多人完全搞反,第一步便上了辅助生殖(年纪较大者尤其女方大龄者另当别论)。目前有“辅助生殖”遍地开花的趋势,甚至部分欠规范的医疗机构,为了追求经济效益,盲目多做、乱做辅助生殖的乱象,对此,邓教授深感忧虑。

他指出,辅助生殖是医学界里程碑式的进步,给不孕不育患者的治疗带来“革命性”的变化,特别是那些因后天因素导致的不孕不育患者可以享受这一科学成果。但是,事物都有两面性,“辅助生殖”本身跨越了很多“自然”的过程和步骤,而人类对生育奥秘的认识毕竟有限,每一道“人工”程序,都有可能在近期或远期的将来给个体或群体(人类社会)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例如遗传学问题。因此,我们对自然(医学本身的规律、自然和社会运行、发展的规律)必需保持敬畏之心。凡事预则立,如果“过度”辅助生殖,若干代之后,是否会给人类带来一些灾难性的问题亦未可预知。

夫妻同治原则

邓教授还特别强调了夫妻同治的必要性:“夫妻同诊同治,是个非常重要的治疗原则。”目前的现实是,夫妻往往是先后就诊,有时会错过或浪费宝贵的生育时间。

很多不育患者,夫妻双方都有或多或少的原因。倘若夫妻双方都存在不育因素,甚至女方的问题只能借助于辅助生殖。那么,这时男方的治疗过程就不一定要搞得那么复杂,只需适当提高精子质量就行了。反之,如果检查发现女方的情况良好,而男方很有可能通过药物或外科治疗得以解决,那么治疗的重点就应该重点放在男方。女方如果正常,即使男方的精子偏差,受孕的机会仍然存在,因为受孕是一个概率事件。

邓教授风趣地打了个比方:如果土壤肥沃,即使种子差一点,也照样能够生根发芽。如果土壤略差,但种子非常优良,也同样能长得很好。

一部男性不育技术的“编年史”

邓教授长期从事男性不育的研究和各种技术的开展,尤其是男性不育的手术治疗。在他身上,一个个鲜活的病例,连成这二十年多来一项项男科技术的编年史。

精索静脉曲张,被称为“男性不育第一症”。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邓教授便对其手术方式进行了各种改良,成效显著。曾有位病人,双侧精索静脉曲张,睾丸萎缩,没有精子。这种情况在传统观念中是“没得治”。后来邓教授为其进行了手术。术后3-6个月,还是无精子。术后8个月再去检查,在显微镜下居然发现有了少量精子。转机初现!在这基础上,邓教授又继续为其药物治疗。到了术后11个月时,病人的妻子怀孕了!

还有一位男性,从32岁治到38岁,辗转各家医院,花了几十万,一度做了多次的“试管婴儿”,把钱花光了,最后还是没能生育。之后,患者夫妇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到中山医院男科门诊,邓教授发现病人存在重度精索静脉曲张,睾丸明显萎缩,给他做了手术,只花了2900元。8个月后,病人传来喜讯。

邓教授话锋一转告诫道:“当然,有些精索静脉曲张与生育有关,有些则无关或不是不育的主要原因,需要科学对待,在治疗方法和手术方法选择上,应该根据具体情况,实施个体化方案,不能一味地追求进行“微创”、“显微”手术或“什么天花乱坠的新技术”。新技术也要进行冷思考,不要一窝蜂上,不要盲目向病人宣扬新技术。技术无论新旧,适合患者的才是好技术!医生应该永远把病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后来,邓教授开始关注输精管道梗阻性无精子症。那时,男科的显微外科技术尚未发展起来。早期,邓教授带领其团队,在放大镜下进行输精管、附睾管梗阻手术。最后,有些当年认为不可能生育的病人成功生育,这让邓教授的团队们信心大振。后来,邓教授不断改进相关技术,成功率越来越高,并将其经验总结编写了国内第一部《显微男科手术学》。

而射精管梗阻,也是导致男性不育的另一个原因。但这个手术难度较高,稍有不慎可能导致尿失禁及直肠损伤,所以开展较为谨慎。邓教授所在的团队,报道了国内第一例射输精管口切开后病人出现精子并使女方怀孕成功的病例。那是一个前列腺炎病人,在民营医院做热疗,结果把射精管烧得堵上了,尿道也变得狭窄,做了磁共振后发现射精管梗阻。患者辗转河北、天津、吉林、北京之后,来到中山医,邓教授为其做完手术半年后,病人妻子成功怀孕。有了成功案例,射精管梗阻手术便在全国各地陆续推广。

“没精子也能生孩子”,睾丸和附睾穿刺取精子,结合试管婴儿技术,这也是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在上世纪90年代在国内率先开展的。

后来,中山一院男科团队将上述“无精子症诊断与治疗系列新兴技术”总结和推广应用,获得“广东省科技进步二等奖”。

近年来,邓教授带领中山大学的男科团队,将目光放在了干细胞技术上。邓教授坦言,虽然显微取精技术日新月异,但还是有部分病人取不到精子,无法进行辅助生殖试管婴儿。与中山大学干细胞与再生医学研究中心合作的一项研究发现,将一种睾丸组织来源的干细胞注射到老鼠睾丸中,生殖内分泌和生精功能明显改变。“以后若能将这些实验室的成果转化到人类身上,这些干细胞技术如果能好好应用,那我们中山大学的生殖技术就可以更上一层楼。”谈到这里,邓教授眼神中掩饰不住的兴奋。

总之,邓教授表示,通过改善生活方式,结合药物、手术、辅助生殖三大手段,大多数的不育男性都可以成就“爸”业。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邓春华
邓春华 主任医师
中山一院 男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