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邓叶清 三甲
邓叶清 主治医师
北京同仁医院 中医科

听出病人话语中的几分真

邓叶清大夫个人网站文章为原创,版权归邓叶清大夫所有,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刊登,否则将依法追究索赔及其他法律责任https://dengyq.haodf.com/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中医科邓叶清

    患者:“大夫,我整宿整宿睡不着觉,这两年我就没有睡过觉,太难受了!”这句话的真实性有多少?病人真的整宿都没有睡觉吗?一天两天没有睡觉还有可能,一两年没有睡觉就有待分辨了!听诊是四诊中的第三诊,道听途说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特别在临床工作的医生面对病患的话语更要分辨妥当,稍有不慎就容易误诊。不少人崇拜中医四诊,其实四诊既简单又复杂,简单的是我们用每个人天生就有的眼、耳、口、鼻、手和心脑对病人进行诊治疾病,复杂的是即使使用同样的“工具”,临床诊疗的准确度和效果不一样。在现实社会中我们希望听到真话,但是即使在严肃的医疗工作上,医生和病人的话也不会全部是真话,原因多种多样。病人的话,医生需要去分析,医生的分析才更具有可信度。医生的判断有没有失误?当然有!否则怎么会有误诊。医生给病人看病不仅仅是问诊,要是仅仅是问诊,医生怎么给不会说话的小儿看病?小儿生病我们医生也要给他们看,所以说望闻问切,问诊是第三诊不是首诊,在临床上甚至有的医生四诊省略问诊,因为望诊、闻诊和切诊已经有了结论。

    在临床上,很多患者在描述自己的症状体征的时候容易将自己的疾症描述得或轻或重,如病人描述得比较重的感受,在临床症状上可能是比较轻的;有的病人描述的病症比较轻,但是实际上是比较重。如碰到同一个疾病的不同病患,某病患:“大夫,我怎么还是不好,唉!”问:“有没有好一些?”答:“好点~~,但还是不好。”问:“好多少?”“有一半了吧,但就没好全,还是难受!”某病患:“大夫,真好,我好了不少!”“好了多少?”“有10%了!”两个患者都有好转,好转50%的说自己还不少,好转10%的说自己好了很多。有不少老医生栽在病人身上,病人说自己是正常的,是以他们自己的标准来划分正常,要是从医学角度来说就是不正常,有的病人是正常的,但是他们以为自己不正常。

    听我在门诊说完以后,有的患者就问:“大夫,那我们说的话就没有意义了?”当然有意义了!医生就是从你们说的话中去分析,哪怕是从语气中我们也要分析病人说话的虚和实及七情偏向,平时患者与人交往方式及生活环境如何等等。

    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写的字不好看,但是有病患看我正在写字,没有真正看清我在写些什么说:“邓大夫,你的字写得真好!”我只能笑笑,在临床或者生活中碰着类似的情况不少,有很多奉承的话语,这些话听听就可以,有些病人的话千万不能当真,这是在警告自己,在临床因为医生的特殊职业,被称赞是常有的事,有很多人被吹捧得失去东南西北找不到方向。因为有不少学医的看我的网站,如感谢徐灵敏医师心灵之约《读邓叶清大夫的《我的病人怎么治?我的病人我做主!》》,何世民大夫古籍选读读到我写的《医俗亭记》有所感悟,所以也顺带提醒一下不小心踏入邓叶清大夫个人网站上的医师们,我们在临床上不能被病人的话迷惑了心智。

    不可否认,在门诊时不少病人是发自于内心的感谢,写就医经验和感谢信的很多人都是发自于内心的表达自己的感谢,因为网站管理严格,有的患友为了发表分享给大家发了好几遍才把他们写的就医经验和感谢信发上去,不小心被删除后还与好大夫在线多方交涉。只有发自于内心的想去做,碰到了意外也会去用心做好。

    关于这一点,是2007年我遇到的一个朋友对我说:“病人为了让你看好病,当然说的都是好听的话”“你要分清楚哪些是真话,哪些是奉承话。”我的领导张大夫近日也提到:“病人有可能在你面前说的都是好听的,效果明显,但是在背后就不知道怎么说的。具体的情况你要用心分辨,不能病人说了好你就真好”确实,在门诊时有的病人说某某医师给她治疗以后效果怎么不好,我给治疗效果有多好,其实能够在背后说人不好的人,很可能在背后说我不好,这种人说的话更要辨证的对待。

    有不少这样的病患,胸胁部有痞块,妇科有子宫子宫颈的疾病,面部表情比较紧绷,舌边间红,肝脉弦急。此类患者一般来说平时性情比较急躁易怒,属肝经病变者。其中有一患者自认性情不错,对家人、孩子和周围的人都特别好,后来她几个同事透露说她将孩子逼到晚上半夜爬起来学习,将自己带教的好几个学生逼得休假的时候半夜突然起身念叨交班注意事项,将所带教的学生家人吓得不轻。

    经过长时间的临床实践,察言(颜)观色是医生必须做的事情,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有利的方面就是医生能够自己判断事物,不容易被外界所迷惑,但是医生只相信自己,甚至做事情容易出现武断,临床上的医生说话各有各的道理,在出现急救情况时每个人可能都有自己的一个思路,多个专家在一起甚至可能耽误病情。病人的话有几分真,其实医生也有很多不能说的话,在临床上看到很多病人的疾病我们也有很多不能说的,说重了病人容易紧张,说轻了病人不把自己的身体当成一回事,当她出现问题的时候真的就无语问参天了。对病人的交代,医生出的医嘱,需要的也是适度,过犹不及。

    对同一个病人,不同的医生有不同的解释,所以需要相互之间的信任,医者父母心,有孩子欺骗父母的,也有父母欺骗孩子的,也有父母真诚对待孩子,但是孩子自身出现欺骗的,但是有一点,要是医生自己不讲信誉,毁的是医生自己,病人不讲实话,长时间以后就该“狼来了!”相互之间的信任有的时候还是很难的,但是像之前所说的,再难也要去做。哪怕病人说了假话,医生也是真诚的对待,这样才能让自己相信更多的真,从假话中寻找真话。

    有的病人过来:“医生,我已经做得很好了,真的!”有的病人过来:“邓大夫,我发现到现在我注意得还是不到位,经常会坐歪,还需要改!”其实说自己做得好的病人做到的可能仅仅为10%,说自己没有做到的往往已经达到了90%。我还碰到这样的患者:“我知道怎么样站正,我就不在这里改了,回去我一定改!”结果我让此患者站直,看到此患者从头到脚都是歪歪扭扭的,当此患者接到一个并不是很着急的电话时很随意的走出诊室。医生能治病,但治不了人,人得自己调整才能治,治得了人,才能治得了病(《治得了病,治不了人,治不了人,治不了病》的文章我已经写了初稿)。

    会听的将真话听进心中,将假话听真,做为医生不仅仅要分析病人真话中的真,更要分析病人假话中的真,一个执行的病人会好好的遵医嘱,因为医生说的话即使隐瞒疾病严重性或者强调其重要性也是为了保护病人或者希望引起病人的重视,即所谓的“医者父母心”。在临床上,我们更愿意听病人真实的话语,不需要做太多的分析,可以将大量的时间精力用在处方用药对待疾病上面。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邓叶清
邓叶清 主治医师
北京同仁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