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邓运宗 三甲
邓运宗 副主任医师
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 肿瘤科

肿瘤病人肠梗阻的医疗决策

一、概述

肠内容物不能正常运行、顺利通过肠道,称为肠梗阻;而恶性肠梗阻(malignant bowel obstruction,MBO)是指原发性或转移性肿瘤引起的肠梗阻,是临床上肿瘤患者极其难处理的并发症之一,其困难性及复杂性源于原发肿瘤的复杂性。MBO患者主要表现为腹痛腹胀、恶心呕吐、无法进食,至后期患者因肠道压力持续升高,导致肠穿孔,是影响MBO患者生活质量及生存期的主要原因。目前临床上对于恶性肠梗阻的处理尚无规范化治疗方案,如何能够运用现有的认识和手段来有效处理MBO患者,对我们临床医生来说是个艰巨的任务,同时也是一个挑战。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肿瘤科邓运宗

恶性肠梗阻的病理类型包括机械性肠梗阻和功能性肠梗阻两大类。

机械性肠梗阻是MBO中最常见的一类病理类型,是由于肿瘤侵犯肠道或腹腔、肠系膜等引起肠腔狭窄所致。其病理亚型包括:由原发肿瘤、肠系膜和网膜肿物、腹腔或盆腔粘连、放疗后纤维化等所致的肠腔外占位性MBO;由原发肿瘤或转移癌引起的息肉样病变、肿瘤沿肠腔环形播散所致肠腔内占位性MBO,以及肠壁内占位MBO

功能性肠梗阻:又称动力性肠梗阻,是由于肿瘤浸润肠系膜、肠道肌肉、腹腔及肠道神经丛,导致肠运动障碍,以及由副癌综合征性神经病变(尤多见于肺癌患者)、慢性假性肠梗阻、副癌性假性肠梗阻和化疗药物神经毒所致的麻痹性肠梗阻。

MBO关键性病理生理机制有:

1. 肠道内液体分泌吸收平衡破坏梗阻致肠道扩张,水、电解质吸收障碍,肠液分泌进一步增加,形成恶性循环。

2. 肠道异常不协调蠕动梗阻致肠道持续不协调蠕动,使近端肠腔内压增高,肠壁充血水肿,加剧局部梗阻,形成恶性循环。

3. 肠壁静脉、动脉血运受阻炎性因子分泌增多,增加细胞膜通透性,加剧肠腔内液体积聚。梗阻部位肿瘤病灶水肿瘤体增大,致病情恶性循环。血栓形成,肠壁坏死直至穿孔。

4. 细菌繁殖梗阻局部细菌繁殖,肠道屏障损坏,肠菌群发生纵向移位,细菌毒素人血、感染、中毒。

5. 全身不良影响水电解质平衡紊乱、酸碱失衡、循环血容量减少,后期则多器官功能衰竭。

二、诊断与评估

MBO诊断要点包括:①明确的恶性肿瘤诊断;②既往未行或曾行腹部手术、放疗或腹腔内灌注药物治疗;③间歇性腹痛、腹胀、恶心、呕吐等症状,伴或不伴肛门排气或排便;④腹部体检可见肠型、腹部压痛、肠鸣音亢进或消失;⑤腹部CTX线腹部平片可见肠腔明显扩张和多个液平面。

MBO疾病的系统评估包括:

1.患者一般状况:①生命体征:检测心率、、体温和呼吸情况;②症状及体征:恶心、腹痛、腹胀、排便排气渐进消失,以及肿瘤病灶引起的其他症状体征;③营养状态:常规进行营养状况评估(PG-SGA),确立营养诊断;④体力活动状态评分:采取ECOG评分法;⑤心理测试:针对心理健康问题,包括强迫、人际关系、抑郁、焦虑、敌对和恐怖症状,利用自评量表SCL-90进行测试。

2.脏器功能及代谢状态:①脏器功能:肝脏、肾脏、心脏、肺脏和骨髓造血功能等检测;②三大营养素代谢指标、血清电解质监测;③感染相关指标:降钙素原血清水平监测。

3.肿瘤学评估:①病理组织学及分化程度、分子靶标表达情况。个别情况采用细胞学诊断结果;②明确临床分期,了解病灶部位、浸润情况等详细情况;③肿瘤标志物血清水平检测;④明确梗阻原因,梗阻分类亚型,部位及数量。

肿瘤所致肠梗阻患者的治疗成功与否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如梗阻程度、病变类型、肿瘤临床分期及总体预后、之前和未来可能进行的抗肿瘤治疗及患者的健康和体力状况等。医生须根据患者的预后、肿瘤的生物学以及最重要的方面)生活质量,权衡各种治疗方案的利弊,推荐个体化姑息性治疗。早期手术为主要手段,但对手术治疗后可能预后不良的患者,如肿瘤腹腔内广泛播散者、一般状况差者和大量腹水者则不应常规实施手术治疗。对于无法接受手术的恶性肠梗阻(MBO)患者,目前是以改善生活质量为目标的个体化姑息治疗,但治疗方式选择复杂,临床中需量体裁衣制订个体化方案。中医药在肠梗阻的治疗中有显著疗效,但在MBO的姑息治疗中如何应用,如何规范地进行中西医结合个体化姑息治疗,临床报道并不多见。临床常见的问题有:

1.能否行手术治疗,手术的风险与获益如何;

2.可否行内镜治疗放置支架;

3.是否有必要安置胃管或肠梗阻导管;

4.哪些药物可以控制患者症状;

5.中医药治疗该何时介入,具体怎样应用。

依据NCCN姑息治疗指南,检索当前相关临床研究证据,试图回答上述一系列问题,为该患者提供个体化治疗方案。

三、治疗

(一)手术治疗

手术治疗含肿瘤根治术,肿瘤减积术(肠段切除),肿瘤姑息术(肠段吻合,肠造瘘),纤维粘连松解术。非单部位梗阻不能手术者,大量胸腹水,生命体征欠平稳,重度营养不良者,水电解质平衡未纠正者,重要脏器功能失代偿者,过高龄者禁用。

一般认为,手术治疗不能常规用于晚期癌症患者,仅可有选择性地用于某些机械性肠梗阻患者。有研究指出手术患者与非手术患者出院后的死亡率并无差别。姑息性的手术在技术上是否可行以及患者是否可能从手术中获益,是必须考虑的一个问题。患者一般情况差,不能耐受手术,预计生存期短,且手术并发症率、死亡率高,不能改善生活质量者,手术不是合适的选择。

(二)支架治疗

随着内镜技术和支架材料的不断完善,支架植人同样能够达到手术治疗的效果,而且治疗风险低、价格低廉,已经越来越广泛地用于治疗MBO。近年来自膨胀金属支架(self-expanding metal stent ,SEMS)在恶性肠梗阻上的运用越来越受到重视,临床上运用越来越广泛,其成功缓解率已达到96%,对于胃十二指肠梗阻的患者,自膨胀金属支架的放置成功率>90%,临床症状缓解并能经口进食的患者>75 %,一项关于恶性肠梗阻患者的生活质量研究表明,支架置入具有减少痛苦、缩短住院天数、减少经济负担等特点,同时能明显改善患者近期健康状况,但支架植人后的早期并发症有穿孔(<40% )、出血(<5% ),后期有再梗阻、支架移位等。对于再梗阻和支架移位仍有可能通过再次放置支架来治疗,但对于支架早期并发症穿孔及出血的预防,西医方面目前无有效的办法。

现代中药药理研究表明中药五倍子中的鞭酸,具有收敛、抗渗出、抑菌作用,它能使创面组织蛋白凝固、微血管收缩而达到止血消肿作用,同时对大肠杆菌、绿脓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有抑制作用;当归具有养血止血、促进创面组织修复、生肌长肉等作用;白芷活血化癖、生肌止痛;冰片具有止痛作用,所含的有效成分龙脑、异龙脑具有抗菌并对组织渗出和水肿有抑制作用;王永生等运用经验方红豆消瘤汤加减结合支架治疗食道晚期癌症,不仅具有抗肿瘤作用,同时加用五倍子、明矾、大黄、黄柏、冰片还能起到止血、生肌收敛的作用,红豆杉提取物紫杉醇能减少肿瘤血管增生,抗肿瘤浸润和转移作用。从上述我们可以得出,对于恶性肠梗阻患者支架植人术后,我们可以考虑服用五倍子、当归、明矾、当归、大黄、黄柏、苦参为主的中药,并根据患者的症状辨证加减,减少支架植人术后早期并发症的发生。

(三)药物治疗

药物治疗适用于:①近期开腹手术证实无法进一步手术,既往腹部手术显示肿瘤弥漫性转移,病灶累及胃近端;②弥漫性腹腔内肿物,影像学检查证实腹腔内广泛转移;③功能性肠梗阻,造影发现严重的胃运动功能障碍;④大量腹水,引流后复发;⑤营养不良,腹腔外转移症状难控,高龄,一般情况差;⑥既往腹腔或盆腔放疗。

在治疗过程中,须严密观测症状及体征的变化。监控化疗相关不良反应。及时评价疗效,及时调整治疗方案。①基础疗法:禁食水,胃肠减压,纠正水、电解质和酸碱平衡紊乱,防治感染,灌肠。常规静脉应用针对革兰氏阴性菌和针对厌氧菌的药物;②胃肠外营养支持:改善患者营养状态,纠正或者防止因不能进食导致的营养不良及全身代谢紊乱状况,为积极有效的抗肿瘤治疗提供保证;③消除肠壁水肿:糖皮质激素能减轻肿瘤及肠壁周围组织的水肿,止吐。以白蛋白增加胶体渗透压,联合使用利尿剂及脱水药,排出组织间多余水分;④抑制肠道腺体分泌:常规应用生长抑素类似物和/或抗胆碱药⑤治疗肿瘤原发病:梗阻系肿瘤浸润引起,疏通梗阻最终需要通过化疗来清除/减小肿瘤病灶。而患者的营养不良及全身代谢紊乱状况又妨碍化疗实施。只能积极审慎应用抗肿瘤化学药物,推测肿瘤化疗药物敏感性存在的可能性,确定可选择药物范围。通常胃癌、卵巢癌术后复发的一线化疗敏感性多存在,利用化疗疏通梗阻肠道的把握相对较大。细胞周期特异性化疗药物不良反应通常相对较弱,可尽量选择此类药物。为保证总体剂量,减少单次给药剂量同时增加药物暴露机会是化疗给药的主要方式。联合应用抗肿瘤分子靶向药物;⑥镇静、止吐、镇痛。

1)止痛药。根据 WHO 的三阶梯止痛原则可使大多数患者的疼痛完全缓解。强阿片类药治疗时应重视滴定用药剂量,防止恶心、呕吐、便秘等不良反应。

2)镇吐药物、促进胃肠道动力的药物如甲氧氯普胺可用于功能性肠梗阻的患者,但在完全性机械性肠梗阻中并不推荐使用,因其可能加剧绞痛、恶心和呕吐。其他的止吐药有丁酰苯类、抗组胺类和酚噻嗪类。联合使用作用于不同部位的止吐药比单药更加有效。

3)生长抑素类似物。国外研究证实,奥曲肽能更好地控制恶心、呕吐症状,减少胃肠道分泌量。对于奥曲肽治疗有效、预期生存期>1 个月的MBO 患者,推荐使用长效奥曲肽。恶性肠梗阻的基本病理生理过程为肠道“分泌--扩张--分泌”的恶性循环,因此抗分泌药药物是治疗恶性肠梗阻的关键,生长抑素类似物奥曲肤等,通过抑制消化道分泌、抑制消化道运动、增加胃肠道吸收,达到控制MBO的恶心、呕吐症状,甚至可以逆转早期MBO的“分泌一扩张一运动”。国外相关文献表明,通过20年的大量临床研究,奥曲肽是缓解恶性肠梗阻患者症状的第一选择;在意大利,奥曲肽是卫生保健系统批注治疗MBO的唯一药物。谢伶俐等将74例肠梗阻患者随机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对照组给予鼻肠管减压等常规治疗,观察组在对照组基础上,加用奥曲肽0.6 mg8h皮下注射,治疗5d,结果奥曲肽观察组临床症状改善明显,缓解时间、胃肠引流量、肛门排气时间、住院时间均明显少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 )。生长抑素抑制肠道腺体的分泌,从而达到缓解恶性肠梗阻的症状;现代中药药理研究表明,陈皮、厚朴、苍术、半夏、蕾香等同样具有抑制肠道腺体分泌作用。李康等从细胞水平研究中药蕾香正气水对结肠上皮细胞T84吸收分泌的影响,表明中药蕾香正气水具有减少肠道分泌的作用;在恶性肠梗阻患者的中药治疗过程中,我们可以运用上述机理,在辨证论治的同时,加用蕾香、陈皮、苍术、半夏等中药,可能在缓解恶性肠梗阻患者症状中起到异想不到的效果。

4)抗胆碱类药物。抗胆碱类药物具有抑制消化液分泌的作用,但其抑制作用较弱,并且可引起口腔干燥、口渴等不良反应。常用药物为东莨菪碱、山莨菪碱,推荐使用剂量为60mg/d

5)糖皮质激素。皮质醇类药物在肠梗阻中有潜在的益处,首先是其止吐作用,其次能减轻肿瘤及神经周围的水肿。有证据显示地塞米松对改善恶性肠梗阻症状有益,616mg/d静滴能部分缓解肠梗阻引起的恶心、呕吐、腹痛、腹胀等症状。

在治疗上应充分抗分泌+止吐+止痛的铁三角联合,若症状不改善可加用地塞米松。

(四)动脉灌注化疗

MBO患者一般情况差,大多数患者无法耐受静脉化疗,而介入化疗的小剂量及局部化疗特点,不仅给MBO患者提供化疗的机会,达到了静脉化疗的有效药物浓度,且减少了化疗的毒副作用;魏治鹏等将10例恶性小肠梗阻,放置鼻肠减压管,结合动脉灌注化疗治疗,观察前后IiPS评分、症状、腹部平片清况,结果6例症状消失,4例症状明显缓解,其中2例鼻肠减压管在留置1-4周后拨除。王咏梅等人用雷替曲塞等化疗药物低剂量动脉灌注治疗胃癌术后并发恶性肠梗阻,结果发现小剂量化疗药物动脉灌注能在短期内明显缓解癌性肠梗阻症状,肠道通畅维持时间长,并能有效控制伴随的腹水症状,延长生存时间,提高生活质量,且毒副作用小,尤其适用于老年及体质虚弱者,动脉灌注化疗虽然有较静脉化疗毒副作用小等特点,但由于动脉灌注化疗小剂量化疗的特点,疗效起效时间相对较长,而恶性肠梗阻患者一般情况差,生存周期短,同时由于要长时间忍受肠梗阻所致的痛苦,患者最后失去战胜疾病的信心。已有相关报道:严重抑郁的恶性肠梗阻患者的病死率较高,所以如何加快缓解恶性肠梗阻患者症状,提高其生活质量,成为临床医生的巨大任务和艰巨挑战。相关文献报道中药脐部外敷,如脐部外贴伤湿解痛膏或庸香壮骨膏有利于肠管的畅通,减轻腹胀,加速肠蠕动的恢复。瞿媛媛等对30例结肠癌术后肠梗阻患者在常规采用禁食或少量流质饮食,维持水电解质和酸碱平衡等对症处理的基础上予以中药外敷治疗,结果痊愈18例,好转10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为93.33%。脐部外敷法属于现代医学透皮给药的范畴,中医学认为神阙穴位于脐中,“为五脏六腑之本”“元气归脏之根”,可温补、调理脾胃,温经通络理肠,亦有相关研究表明推拿按摩能压力、推动力及振动力改变物体运动方向的原理,使肠梗阻近端的肠内容物移位,按照肠腔生理运动方向运行自肛门排出,腹部手法按摩治疗肠梗阻,可消除病人心理上的顾虑,且无不良反应,安全可靠,操作简单,便于患者家属掌握。因此在临床上采用动脉灌注化疗的恶性肠梗阻的患者,可以选择采用中医的中药脐部外敷法或推拿按摩缩短肠梗阻症状缓解的时间,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期。

(五)鼻--肠梗阻管

--肠梗阻管技术是一种较新的消化道引流和减压技术,因传统的胃肠减压虽可以引流出胃内分泌物,但不能引流胆、胰、肠道的分泌物,不能缓解恶性肠梗阻患者的病情,所以鼻一肠梗阻管目前在临床上已经越来越受重视。鼻一肠梗阻管能够排出留滞在消化道内的气体和液体,解除肠膨胀、减轻呕吐等症状,并且鼻肠管能随着小肠蠕动自行下行到梗阻部位,起到了全程减压的作用。Young chul cho等运用鼻肠管治疗小肠梗阻患者,结果临床缓解率86%;方世明等在X线引导下鼻一肠管梗阻导管插入引流治疗不能手术的恶性肠梗阻,结果显示,高位小肠梗阻、低位小肠梗阻和结直肠梗阻的缓解率由高至低,依次为95.80%、92.9%83.8%.张宝南在DSA透视下插入鼻肠梗阻管至十二指肠屈氏韧带附近,同时并不要求患者严格禁食,观察患者鼻肠梗阻管插入后的临床恢复情况及引流管的引流量、引流管深度及术后引流管造影,结果临床缓解率100%,腹部体征缓解率100%,并且通过引流管造影发现阳性影像.鼻一肠梗阻管能有效的引流肠道内储留物,但对于阶段性的恶性肠梗阻,鼻一肠梗阻管能引流上段梗阻的储留物,对于尚未解除的下段梗阻段,特别是结肠部位的梗阻,起到不引流作用,而祖国医学中的中药灌肠对于结肠部位的梗阻却能起到明显的疗效.中药灌肠指应用中药煎汤取汁灌入直肠,通过勃膜吸收来治疗疾病的一种外治方法。药物由肠壁半透膜吸入,通过门静脉及下腔静脉进入体循环,作用于人体内病灶,并且通过肠道渗透作用而起局部效果.目前大承气汤和大陷胸汤已成为治疗肠梗阻的主方;现代药理研究发现,大黄对炎性因子和补体有拮抗作用,能抑制炎性介质的释放,防止肠道细菌易位,调节免疫;芒硝具有泻热软坚、泻下通便作用,与生大黄相伍,泻热除积;厚朴、积实行气除满,协助硝、黄荡涤积滞,对细菌的内毒素有灭活作用。左明焕等使用复方大承气汤保留灌肠及常规禁食、胃肠减压、营养支持、抗感染治疗,总有效率81.6%,可显著提高患者生活质量。姜敏等以大承气汤为主方对106MBO患者进行灌肠治疗,疗效显著。胡瑛等对72例晚期癌症伴恶性肠梗阻患者进行临床观察,结果发现晚期癌症伴恶性肠梗阻患者中使用中药保留灌肠姑息治疗,可有效改善患者的临床症状并提高其生活质量。所以对于恶性肠梗阻,特别是阶段性梗阻患者,在插入鼻一肠梗阻管的同时,可以考虑以大承气汤为主的中药灌肠,进一步达到缓解MBO患者梗阻的临床症状。

(六)中医药治疗

关于恶性肠梗阻的记载在历代中医文献中,虽没有系统和专门的著作,但却有相似的描述。战国时代在《内经·灵枢》中《四时气篇》对肠梗阻有描述“饮食不下,膈塞不通,邪在胃脘”,“腹中肠鸣,气上冲胸,喘不能久立,邪在大肠”。《素问》云“治胀之良法,急宜放下,可一鼓而下”。汉代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中将肠梗阻归在阳明腑实证中,并对其病因、证治作了详细描述“阳明之为病,胃家实是也”,“阳明病,谵语,有潮热,反不能食者,胃中必有燥屎五六枚也;若能食者,但硬尔,宜大承气汤下之”。后世对肠梗阻的认识又有所发展,包括在“关格”、“结胸”、“吐粪”症等门类中。《医贯》解释说“关”是指下不能出,“格”是指上不能入,可见“关格”的含义类似于肠梗阻。隋朝巢元方《诸病源候论·大便病诸侯》曰:“大便不通谓之内关,小便不通谓之外格,二便不通,为关格”。《医学入门》中描述“关格死在旦夕,但治下焦可愈,大承气汤泄之”。恶性肠梗阻以“痛”、“呕”、“胀”、“闭”四大症为特点,结合以上古籍中的描述可知该病属于中医“肠结”、“关格”、“便秘”、“反胃”、“呕吐”、“腹痛”等范畴。

 中医关于恶性肠梗阻病因病机的论述十分有限,体虚、血疲、气滞、痰湿、热毒等多种因素相互作用,壅滞于肠道。其中以虚为本,气滞、血瘀、痰湿、热毒为标,为本虚标实之证,而六腑为“传化之腑”,“以降为顺,以通为用”壅滞使肠道通降功能失调,故而形成本证。治疗以“通法”为主,临床常选用化疲通腑、化痰利湿通腑、泄热通腑、补益通腑等法治疗。该病非单一病因所致,临床证候复杂多变,故临床施治应选用多种“通法”相结合,,辨证施治,灵活变通。如前所述,虽然临床上在治疗恶性肠梗阻过程中,采用中药口服胃管注入方法的取得了一定疗效,但由于大多数肠梗阻患者呕吐严重,常需禁食,不能进食水,因此口服胃管注入药物治疗的方法受到一定限制,不能广泛开展。

据大多数文献报道,具有通里攻下作用的大承气汤已为目前治疗恶性肠梗阻的代表方剂,尤其是在中药灌肠中的应用更加广泛,取得较理想的疗效。大承气汤源载于汉代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原方载“大黄四两酒洗,厚朴半斤炙、去皮,积实五枚炙,芒硝三合,上四味,以水一斗,先煮二物,取五升,内大黄,更煮取二升,去渣,内芒硝,更上微火一两沸,分温服,得下,余勿服”。在临床应用的过程中可随症加减,若腹痛剧烈可加白芍、甘草、延胡索、桃仁等以活血化疲、缓急止痛;腹胀明显可加木香、莱菔子、大腹皮以消食下积、行气除胀;呕吐严重者可加生姜、半夏以和胃降逆止呕。诸药合用起到通腑、顺气、祛瘀的疗效,使梗阻之痛、呕、胀、闭症状自除。一般是每日灌肠1-2次,每次用药100ml;关于大承气汤中的四味中药,无论是在古代文献中的记载,还是现代药理研究,都表明对胃肠道疾病有良好的治疗作用,利于肠梗阻患者症状的恢复。

治疗癌性肠梗阻可配合针灸,足三里是足阳明胃经的下合穴,为治疗胃肠腑病的要穴,具有疏导阳明经的腑气,利胃降浊作用;天枢是大肠之募穴,为治疗消化系统疾病要穴之一,具有理气健脾,调中和胃作用;气海为盲之原穴,具有利下焦、补元气、行气散滞之功效;中脘为胃之募穴,八会穴之腑会,具有和胃健脾、降逆利水作用,配合电针连续刺激,可以促进胃肠功能的蠕动,气机得以调和畅通,诸症消除,所以说针灸加中药保留灌肠可以改善癌性不完全肠梗阻患者的生活质量。

(七)全肠外营养(TPN

营养支持能够维持病人机体营养状态,使营养不良给予有效纠正,以及还能够使部分病人生存时间明显延长。可是,营养支持极易引发各种并发症,同时临床治疗费用昂贵,以及部分终末期肿瘤病人无法从其当中收益。TPN 的主要目的在于支持或恢复患者的营养状况,纠正或预防营养不良相关的症状。MBO 患者消瘦,营养差,血红蛋白、白蛋白均低,宜及早行 TPN

(八)肿瘤体腔控制技术:

腹腔热灌注化疗(hyperthermic intraperitoneal chemotherapy, HIPEC)是近年来新兴的一种腹腔恶性肿瘤辅助治疗手段,HIPEC在预防与治疗胃癌、大肠癌、卵巢癌、腹膜假性粘液瘤、肝胆胰腺癌等腹腔恶性肿瘤的腹膜种植转移及其并发的恶性腹水、恶性肠梗阻等方面具有独特的疗效。适用于不完全肠梗阻病人。自1980Spratt首次报道HIPEC以来,国内外学者对其技术方法进行了不断的探索,从简单的灌注液加热后直接灌入法到腹腔灌注液内生场加热法、恒温水浴箱或微波持续升温灌注法,再逐渐演变为目前高精度控温的持续循环腹腔热灌注技术方法,HIPEC技术方法日趋成熟,HIPEC设备得到了不断创新和改进。河南中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肿瘤科邓运宗主任以腹腔热灌注系统为途径,结合腹腔内综合治疗及全身中西医结合综合治疗,获得良好的治疗效果。

恶性肠梗阻是晚期癌症患者姑息治疗的难题之一,其治疗的目标,首先是改善生活质量,其次是延长生存期,同时不能忘记治疗肿瘤本身。挽救生命、治疗肿瘤、提高生活质量三者的重要性,要根据患者原发性疾病、病情程度及临床症状综合考虑。目前姑息治疗方法中,西医能够快速缓解MBO患者的临床症状,而中医药虽然在缓解症状上见效较慢,但能从疾病的本身出发,在治疗疾病的过程中,缓解临床症状,同时能够处理西医治疗所带来的相关并发症。所以临床上在西医缓解MBO患者临床症状的同时,可以联合中医药的治疗,以提高患者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期。对于原发疾病及病情程度的不同,选择的方法各异,几种方法也可以同时使用;对于中医药在恶性肠梗阻治疗的选择中,可以根据患者采用的西医方法不同,而中医药的选择策略也不尽相同,同时还可以根据患者的病情需要,几种中医药方法同时介入使用,目前对于MBO的姑息治疗方法较多,但医生应也根据患者的预后、肿瘤的生物学以及生活质量,权衡各种治疗方案的利弊,选择个体化治疗方案。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邓运宗
邓运宗 副主任医师
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 肿瘤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