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丁虹 三甲
丁虹 副主任医师
长沙市妇幼保健院 妇女健康中心

22岁就“卵巢早衰”了吗?——释怀后的奇迹

                   

    今天,“小安妮”来到了我的诊间,她很高兴地告诉我,她怀孕了。

    

    她是我去年8月接诊的一位卵巢功能不良的小姑娘,说是小姑娘,因为只有二十二岁,她因为难怀孕而且月经不规则,来到了我院的生殖中心就诊,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她的卵巢功能确实不是很好,当时,我就给她采用了中西医结合治疗进行调理,治疗了一段时间,有些指标得到了改善,但是,内分泌激素某些指标的没有达到理想的状态,有时候各项检查指标甚至出现了反弹,变得更差。长沙市妇幼保健院妇女健康中心丁虹

    

    今天听她谈起,当时她很着急,短期内找了很多的专家就诊,有几位专家认为她已经是“卵巢早衰”,更有权威专家断言,她是没有希望自己怀孕了,甚至建议她放弃盲目就医,直接采用“供卵”做“试管婴儿”。用她的话来讲:听到这个消息,就像是拿到了法院的宣判书,“生育自己孩子的梦想”被宣判了“死刑”,那种绝望的心情可想而知......


    谁不想孕育自己的孩子呢?将自己携带并延续了几千年的生命密码,在自己这一代能继续传承下去,享受自己孕育孩子的喜悦,看到像自己孩子和看别人的孩子的那种感受绝对有着天壤之别。

   

     绝望的她一直呆在我的《女性生殖健康交流》群里,偶尔“冒泡”,群里的准妈妈们彼此抱怨着早孕种种反应带来的烦恼,治疗带来的皮肉之痛,在这种抱怨和倾诉中也彼此在分享她们自己的喜悦......像她这样难得怀孕的人,也有一些悄悄地退了群,与我保持着单线联系,也许是群里保胎孕育的氛围太浓,更加撩起了自己的伤心地......


     小安妮的心里素质还不错,没有离开这个群,直到前些日子看到了我的那篇文章《“卵巢早衰”真的没救了吗——凋谢的玫瑰再次绽放》,才又在群里提起要来我这里再看看,也是一种绝望中的期望,直到到昨天在群里告诉我:无意中测怀孕了......


     今天她告诉我,在她转展就诊的过程中,几乎所有的专家都给她判了“死刑”。我笑着问她:“我是不是唯一没有给她判‘死刑'的医生?”她说:“是的。”我笑着跟她说:“至多我也只会给你判‘无期'徒刑。”


     小安妮怀孕了,自己怀上的。早期,虽然我给她进行了一些调理,机体的亚健康状况有些好转,但是,她的卵巢功能还没有从根本上稳定下来,她是在彻底绝望之后,放弃了急切的心态,应该是得到了一种消极的“释怀”,很多的不孕患者都是在决定放弃其他努力,决定接受“试管婴儿”的时候,奇迹般的怀孕了,都是源于释怀后的内分泌达到自我调节平衡。


     有时候,我们都需要耐心,患者需要耐心等待,给些时间让机体在药物调理后缓慢恢复;医生也需要耐心,不要草率地将一个做小姑娘以来就没有建立正常月经周期的患者过早的定义为“卵巢早衰”,更不要轻易宣判建议“供卵”,我们真的需要耐心地等待,等待卵巢的成熟与复苏,需要从心理上进行开导,避免医源性的不孕不育。


     小安妮怀孕了,还需要关注和呵护,今天她很愉快的接受了各项检查,希望她好运有好孕......


                     

     

    

    

丁虹
丁虹 副主任医师
长沙市妇幼保健院 妇女健康中心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