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完美,是美好的敌人

丁丽君 主任医师 厦门市仙岳医院 心理科
2017-05-28 142人已读
丁丽君 主任医师
厦门市仙岳医院

大约在1993年的时候,我的朋友Fran教我用牙线。她告诉我说用牙线能彻底地清洁牙齿,防止牙结石的形成,保持牙齿健康。这个热心的老太太牵着我的手到卫生间,对着镜子,手把手地教我怎样用牙线。我看着她熟练地、完美地、优雅地使用牙线,觉得我可能一生也学不会。实际上,在我尝试的过程中,确实觉得很别扭、很不优雅、动作也似乎很不正确。厦门市仙岳医院心理科丁丽君

后来,Fran回了美国。回国前她再三交代我要使用牙线,回国后又特意邮寄了牙线给我。当时中国尚买不到牙线。

可是,我却一直没有使用。我对着镜子,练习了几次,总是觉得自己做的不好,没有Fran做的那么完美,于是我就放弃了。

转眼到了2007年,10多年过去了,我仍未使用牙线。

这一年,一群加拿大精神科医生、口腔科医生来到了我们医院。他们就是加拿大EMAS团队。口腔科医生郑重地做了讲座,讲了关于口腔卫生的知识,其中重点讲到了牙线的使用。其中两点让我非常震惊。其一,是说人为什么老了牙齿会脱落,原来是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牙龈没有保持持续生长而逐渐萎缩,导致牙龈没有办法固定住牙齿,所以牙齿脱落了。而如果一直使用牙线,不断地刺激牙龈生长,牙龈就能很好地固定好牙齿,牙齿就不会脱落,即使到80岁。其二,是说我们口腔内的细菌和我们一起在进食我们口内的食物,如果进食后没有充分地使用牙线清洁,就等于我们在使用残余食物在喂养我们口腔中的细菌。

仅仅想一想这样两个画面就充满了恐怖:一个画面是满口没有一口牙的老太太,只能吃糊状的食物;另一个画面是细菌在争相食用我们口内的残余食物。仅仅想一想就这两个画面就让我内心发毛,让我痛下决心要开始使用牙线。

可是,我仍然没有使用。

因为我尝试了几次,仍然觉得不太会使用,用起来很别扭。

日子就这样一晃,到了2009年。这一年,我到加拿大一家医院访学。在这里我遇到了另一名来自大陆的美女精神科医生。她也在使用牙线,我观摩她使用,她的动作远没有Fran那么娴熟与优雅,似乎仅仅用牙线在清理口腔,并未完全达到刺激牙龈的目的。

这时候我似乎恍然间找到了同类:既然她可以做到使用牙线,我一定也可以。也许我做的不完美,也许不能达到所有牙线的功能。可是,至少比不用好啊。

从那时起,我开始使用牙线,已经快8年了。我每餐饭后都使用牙线清洁,结果是我的牙齿不再出血,不再酸痛,也不再害怕吃冰的东西。我这一副从小就最参差不齐的牙齿,倒是除了洁牙以外,再没有看过牙医。

是的,从第一次Fran教导我,我开始意识到我也许应该使用牙线(但并未真正下定决心,同时也隐隐担心国内买不到牙线);到后来加拿大EMAS口腔医生的教育,我痛下决心决定开始使用牙线;两次最后都没有达到真正的行为上的改变。

而最后促进我的行为改变的,是看了其他人并不完美的使用牙线,觉得我也可以做到,才真正促成了我的改变。

对完美的追求,是一只拦路虎,挡在我们前进的路上,让我们不能达到我们的目的地,使我们半途而废,甚至不能起步。完美使我们甚至不能达到美好。我有一位曾经追求完美的心理学家朋友,他写来了一本书:The Perfectionist’s Handbook(完美主义者手册) 。“完美,是美好的敌人”是他经常在宣传的理念。

从我们真正有改变的意愿(痛下决心,决定改变),到有改变的能力(掌握基本的技能,不追求完美),到做好改变的准备,一切就绪。只要我们开始行动,朝着我们认为是对的、值得的方向(价值观)前进,不求完美,我们就能实现改变,成为更好的自己。不把完美作为目标,而是把自己看重的价值作为目标,努力向前。而在前进的过程中,“向完美更靠近一步”成为我们付诸行动的“副产品”。

作者简介:丁丽君 厦门市精神卫生中心 仙岳医院 主任医师 心理治疗师

有帮助
期待更新

丁丽君 主任医师

厦门市仙岳医院 心理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