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张锦华 三甲
张锦华 主任医师
邵逸夫医院 神经内科

感谢你们的信任,这种信任带来力量会一直激励着我不断前行!

你负责治病我们负责相信你

作为一个需要定期复诊的重症肌无力患者,每个月到都要浙江省人民医院神经内科报到。每次有人去复诊之前,浙江MG病友群里总跟过节一样叽叽喳喳:“帮我问候大大”、“跟大大说我想他了”、“偷拍个大大的照片发给我们看看”、“你怎么去那么勤,是去看病还是看医生呀……”这个被我们称为“大大”的人,就是省人民医院神经内科的张锦华主任,他是我们MG患者所依赖的医生、信任的朋友、绝对的“男神”。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神经内科张锦华

《滚蛋吧,肿瘤君》里,梁医生对熊顿说:“我负责治病,你负责相信我!”张主任也在身体力行着这一句话,虽然他没有爱上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但其实他又是爱着我们每一个人的。

为你们,我敢

我患病整整十二年,不知道看了多少医生,做了多少检查,终于在2009年确诊。可在误诊的十几年里,MG和其他的多种疾病已经把我的身体情况弄得非常的复杂,确诊后先后在几个三甲医院治疗过,可医生都不敢给我用激素,可张主任在对我的身体状况进行检查评估后,毅然给我用了激素,并快速控制住了病情。现在我已经可以轻松的兼任了两家单位的会计兼劳动人事,照顾家里年迈的父母,还有刚满周岁的外孙女。我家人都说:“我们全家都应该感谢大大,是他给了我们重新幸福起来的机会。”(杭州陈武逸迟发重症型  2012年接受张主任治疗)

为你们,我任性

患病几年了,北京上海广州西安大半个中国跑遍,大大是我遇到的最“任性”的医生。刚好我也是个很任性的患者,于是,一切刚刚好。我的任性在于,我不是一个那么好安排的患者。给我制定的治疗方案,我都要弄个清楚:为什么要用这个药、作用机制是怎样、副作用有哪些、怎么监控、起效时间是多久……我觉得,我要是个医生,也挺烦这样的患者的吧。大大的任性就在于,他“惯着”我的任性:他会很耐心地跟我解释每一个治疗步骤的医学依据和治疗意义、甚至在制定治疗方案时以很认真的姿态跟我讨论,让我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也不是大大在给我治疗,是我们一起在对抗MG!我的主治医生,在这场与疾病的战役里,他不是局外人,他跟我在一起,是我的战友!

当然,如果仅是如此,绝谈不上“任性”。大大的“任性”还在于他查房时的“任性”。我住院期间,他曾经在出差前的凌晨5:00多来看我(当时不是他值班哦),半夜十一二点、午餐时间、午后晒太阳的时间、晚餐时间……有时候带着一群人来,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帅气而又威风凛凛;有时候两三个一起来,几个人研究病情的每一点转变;有时候一个人溜达着就过来了,笑眯眯地跟我聊天……任性到隔壁床忍不住问我那个主任是不是我家亲戚……(杭州周亚中度全身型  2013年接受张主任治疗)

相信我,你可以

童年时期便罹患重症肌无力是我的大不幸,可遇到张主任这样的医生,却是我不幸中的大幸。由于很小就开始用激素治疗,再加上年少时便做了胸腺切除手术,我的身体总是自己随心所欲毫无征兆的好或者不好着,开始我和家人都信心满满的积极治疗,坚持定期到上海复诊,可总不见有效稳定,时间一长也就都没有信心了。于是我开始自己调整用药,不好了胡乱加几颗激素,好了就减几个或者干脆不吃……我甚至已经习惯每天看到两个世界(复视),在真假视界里别扭的生活着。

遇见张主任后,首先被严厉的批评了一顿,有种小学生面对班主任的感觉,敬,畏,信赖,有人管了的感觉。张主任对我那种“治不好也没有关系,反正死不了”的心态极其不认同,他说:“你相信我,我不但要让你活着,还要让你有质量的活好。”果然他做到了,或者说,我们做到了。张主任给我制定了系统的治疗方案,经过近两年的治疗,现在的我,骑车、开车、流水线上工作、带孩子、照顾老人……统统没有问题,病友们都叫我“小强”,感谢大大,是你让我变成了打不死的小强。(杭州周春霞眼肌型  2014年接受张主任治疗) 

有你在,我们什么都不怕

“大大,我想出国旅游可以吗?”“有人跟你一起就可以,把我的联系方式记着,不舒服了及时联系。”

“大大,我不小心怀孕了,可是这个孩子不能要,手术我怕会出问题……”“你来省人医,我会跟相关科室沟通好的,放心。”

“大大,我现在可以去上班了吗?”“去啊,为什么不去,注意定时复诊就好了,不要忘记吃药。”

“大大,我想回老家一阵子,离杭州好远,要是有什么波动怎么办?”“你的情况已经控制得很好了,放心吧,有事情你不是还可以跟我联系的嘛。”

“大大…………”

你让我们觉得,我们就是正常的人,可以正常的工作生活,可以有质量的高歌远行,有你在,我们什么都不怕!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张锦华
张锦华 主任医师
邵逸夫医院 神经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