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魏东 三甲
魏东 副主任医师
广东省第二中医院 感染科

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NAFLD)患者无肝硬化与肝癌的危险

无肝硬化的非酒精性脂肪肝(NAFLD)是肝细胞癌(HCC)的一个独立危险因素,其致癌危险性与肝硬化性非酒精脂肪肝相比更加高。“在没有非酒精性脂肪肝肝炎(NASH)或肝硬化的情况下,单纯脂肪变性也是HCC的危险因素。”哥伦比亚市密苏里大学胃肠病学和肝病学研究部门研究员Rubayat Rahman(MD,MPH)说。在第63界美国肝病研究协会年会:2012肝病会议上,她公布了研究结果。广东省第二中医院感染科魏东

近年来HCC发病率逐渐升高,但尚未确定其发生原因。NAFLD也呈上升趋势,与肥胖具有强相关性的NAFLD也呈上升趋势。通过分析医疗保险登记和索赔数据库的监测信息、流行病学和最终结果(SEER),Rahman博士及其同事对65岁及以上、被诊断为HCC或不伴有多种危险因素的肝脏病变的老年患者进行研究。对照组样本是一个随机的医保参保人群。无肝硬化的NAFLD导致NAFLD HCC增加。经调查者确认,共17895名HCC患者符合纳入标准。其中2863(16%)名NAFLD患者没有HCC的其它危险因素或HCC病因。从整体来看,NAFLD是HCC的第三大危险因素,排在前两位的分别是感染(44%)和饮酒(19%)。对于美国的亚裔和太平洋岛民而言,NAFLD是感染以后的第二大危险因素。NAFLD HCC患者中,男女比例大约为2:1,64%患有肝硬化,44%患有早期(I/II)HCC,56%肿瘤分期良好(I/II)。余下36% NAFLD HCC患者没有肝硬化。男女比例大约是3:2。与具有肝硬化的患者相比,这些患者的早期(62%; P < .01)HCC和良好肿瘤分级(76%; P < .01)的比例较高。一半(18%)无肝硬化NAFLD HCC患者仅具有脂肪变性。其分期为早期(64%)和分级为良好(77%)的患者比例与整体无肝硬化人群相似。

调查者对2个时期的数据(1993-2000以及2001-2007)进行了比较,他们发现无肝硬化NAFLD HCC的年平均发生例数从51例增加到88例( P < .01)。此外,脂肪变性的年发生例数仅从4例增加到22例( P < .01)。相反地,肝硬化NAFLD的年发生例数没有增加(123例比122例)。因此,2个时期内NAFLD HCC总体增加(每年174例比 210 例;P < .01)似乎是无肝硬化NAFLD HCC增加的结果。多变量分析发现,与肝硬化患者组相比,体重指数超过30 kg/m?、糖尿病以及血脂异常在无肝硬化NAFLD HCC患者组内更加常见(P < .01)。两组间高血压的患病率无统计学差异。Rahman博士解释,无肝硬化NAFLD独立地与HCC相关,并且与肝硬化NAFLD相比,是一个相关性更强的危险因素。她说,资料表明在无肝硬化NAFLD中HCC发生具有独特的病理生理机制。

我们的数据表明,36%NAFLD患者没有发生肝脏硬化症,但是他们发展为HCC。她告诉Medscape Medical News。她强调,“通常医生没有注意或者根本不知道,他们会出现HCC,甚至仅仅只有脂肪变性或仅有NASH病理表现的情况下,没有任何肝硬化的迹象。”相当高比例的无肝硬化NAFLD患者患有肥胖(89.7%)或糖尿病(82.7%)、血脂异常(71%)或高血压(62.1%) -- 这些均是代谢综合征的表现。“NAFLD被认为是这些相互关联的代谢性危险因素的肝脏表现。”她解释说,“如果出现上述情况而且患有NAFLD,那么出现无肝硬化HCC的风险将更高。”她明确表示,该研究排除了具有其它HCC危险因素的患者,例如感染和饮酒。除了了解无肝硬化脂肪变性和NAFLD是HCC的危险因素之外,Rahman推荐医生应该诊断和治疗糖尿病和高脂血症,这不仅有助于预防心血管事件,还能预防HCC。会议主持人、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医学院医学与流行病学副教授Rohit Loomba(MD, MHSc)(她本人没有参与该研究)告诉Medscape Medical News,研究中约80%患者患有糖尿病,因此可能将患者按照患有或者不患有糖尿病进行分层分析。然而,他担心是否所有的入选患者真的患有NAFLD,以及是否一些患者是嗜酒者,因为肥胖和酒精相互作用会增加HCC的风险。“我对此特别关心,因为黑人出现肝脂肪变性的风险极低,而在该研究队列中,黑人中NAFLD所致HCC风险非常高-20%。对此唯一的解释就是存在隐匿性饮酒,而SEER-医疗保险数据并未捕捉到这一信息。”他强调。尽管如此,Loomba说,他认为该研究非常重要。他声明,调查者只需要进一步检查数据即可确认他们的结论是正确的。

魏东
魏东 副主任医师
广东省第二中医院 感染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