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用故事来“话”疗:肺跃新生,你我共赢

董晓荣 主任医师 武汉协和医院 肿瘤中心
2019-07-05 72人已读
董晓荣 主任医师
武汉协和医院

2019年6月24日下午三点,董晓荣教授带领医护团队举行了以“肺跃新生,你我共赢”为主题的肺癌靶向治疗讲座活动。炎炎烈日也无法阻挡战友们集会的热情,董晓荣教授对参会的战友表达了诚挚的欢迎。

“今天来参加活动的都是吃靶向药的患者,看到大家定期来门诊复查,我对靶向药带给大家的好效果感到很欣慰,门诊的时候总会有些患者问我我吃药有10个月,会不会马上出现耐药啊?耐药之后怎么治疗?能不能进行免疫治疗?今天这场活动就是让大家放下心,出现耐药后我们还有很多办法。”董教授进行温暖开场后,战友们也纷纷诉说从发病到治疗的艰辛历程。

每位战友的经历各不相同,有年过古稀的老者,亦有年轻秀丽的姑娘,有从外地坐火车赶过来的,甚至还有在家属的搀扶下缓缓走来的。率先发言樊爹爹,大大咧咧,中气十足。他于2017年6月在协和确诊,服用两年易瑞沙出现耐药,19年6月在董教授的建议下再次穿刺活检,送检基因检测发现有T790M突变,可以换用泰瑞莎,走医保报销让樊爹爹心踏实下来了。

接着发言的李爹爹看起来不过50来岁,实际已近古稀。李爹爹于2017年8月在中科院望京医院拍CT发现右肺多发结节,9月在武汉市第一医院做超声发现胸水,10月转入协和医院肿瘤中心穿刺确诊行基因检测,服用特罗凯一个月后胸水完全吸收,服药至今尚未耐药。“我们辗转了多家医院,最终很幸运地找到了董教授,非常感谢董教授在关键时候的指导,让我少遭好多罪,现在生活质量比生病前都要好上很多,生病前又是喝酒又是抽烟,现在都戒了,每天都坚持运动。”李爹爹十分真诚向董教授感谢道:“靶向药的平均耐药时间是10个月,没有联合其他药物的情况下能吃到20个月不耐药,还是您对生活的热情造就您的幸运的。”董教授由衷的感叹道。

第三位刘叔叔的治疗经过相对曲折,他的妻子娓娓道来“2016年在同济查出了肺腺癌,对于一个家庭无异于晴天霹雳,无法接受,当时我们对癌症充满恐惧,内心抗拒化疗和放疗,又不知道可以吃靶向药,所以一年多的逃避没有接受治疗。2017年出现头昏、头痛和恶心、呕吐的症状,到医院检查就发现脑转移,心中更是惶恐万分,在协和医院接受颅脑手术后,送检基因检测发现ALK阳性,遂服用克唑替尼,不幸的是1月后因腰疼再次就诊,医生建议停用克唑替尼,改用化疗方案。那时有建议做放化疗的,有建议接受免疫治疗,众说纷纭,我们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最终通过病友介绍,网络查询找到董教授,接受董教授精准的治疗方案。继续服用克唑替尼,头部加做放疗,骨头放疗后疼痛明显减轻,服用克唑替尼定期在董教授门诊复查,1年后病情进展,克唑替尼出现耐药,董教授给我们安排了培美曲塞加安维汀的化疗,后来等到18年8月阿来替尼上市,在董教授建议换用阿来替尼,用药一个月复查效果良好。”回想起这段就诊经历至今心怀感恩:“我们走了很多弯路,今天在这里想说的是,以前的弯路走的蛮冤枉,找董教授就对了,患者现在能有这么好的生活质量也是多亏了董教授。”

最后是杨阿姨家属替她发言,他说董主任举办的病友分享会,他们一次不落,每回都来。杨阿姨于2016年6月确诊,那时泰瑞莎还未在中国上市,如果在美国购买,一个月的药费就将近11万人民币。综合考虑后他们选择了董教授制定的力比泰+安维汀方案,直到2018年4月发现耐药,基因检测结果示EGFR 21 L858R突变。此时泰瑞莎在国内上市,遂改用泰瑞莎+安维汀继续治疗。“有好的团队,好的医生,对病人也是一种幸福。”杨阿姨的丈夫十分动容地说。杨阿姨的案例,是董教授综合考虑患者耐受情况及依从性做出远见卓识临床治疗方案,19年ASCO报道文章中显示:泰瑞莎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的有效率高达70%,而杨阿姨临床获益的时间远远早于报道发布时间。

耐药不是靶向治疗的终点

EGFR突变是目前肺癌靶向药物对应的主要驱动基因,常见的突变位点发生在18、19、20和21号外显子上,最常见的有两种,一种是19号外显子的缺失(19DEL,45%),另一种是21号外显子L858R(40-45%)的突变。针对两种突变的肺癌患者,最新的NCCN指南和我国CSCO2018版的指南都推荐一代EGFR抑制剂(凯美纳、易瑞沙、特罗凯)和二代EGFR抑制剂阿法替尼作为一线治疗。但不论是一代、二代还是最新上市的三代靶向药,都存在耐药问题。多数病人在使用第一代靶向药物1-2年内,就会出现耐药,在所有耐药患者中约50%-60%都是因为出现了T790M突变,其他突变的原因包括c-MET扩增、表型转化等。那么出现耐药后应该怎样处理呢?

1、60%的患者出现T790M 突变,可以使用三代靶向药物奧希替尼(泰瑞沙);

2、20%的患者耐药是出现 c-MET 扩增,可以联合克唑替尼治疗;

3、表型改变如腺癌会向小细胞肺癌转化。针对这种情况,就需要联合小细胞肺癌的化疗方案进行相应的治疗;

4、如果没有任何靶向药物可以选用,那么就要考虑化疗了。

董教授为病友们简要解读了2019年ASCO的最新报告,针对多种靶点、平均耐药时间更长的靶向药即将在中国开展临床试验并上市。

1、EGFR20外显子插入突变有药可用了

ASCO公布了EGFR20ins+经治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用TAK-788,160mg/天治疗的研究结果。这28例患者中有43%伴脑转移,18%用过靶向治疗,61%用过PD1免疫治疗。结果显示,总体ORR(客观缓解率)为43%,其中脑转患者ORR(客观缓解率)为25%,无脑转移ORR为56%,总体DCR(疾病控制率)为86%,脑转移患者DCR(疾病控制率)为67%,无脑转移患者DCR达到100%。大会上也报道了波奇替尼治疗EGFR20ins的最新结果。在44例患者的ORR为55%,经确认的ORR为43%,DCR为97.72%。

2、HER3靶点新药U3-1402治疗EGFR耐药,控制率高达100%。

临床研究中纳入了EGFR突变的晚期NSCLC患者接受U3-1402治疗。这些患者都是在既往接受EGFR-TKI(包括1/2代TKI及奥希替尼)之后疾病进展。结果表明,在能够接受评估的16名患者中,所有患者的肿瘤都有减小,中位减小比例为29%,DCR达到100%!重点是,U3-14-2对EGFR-TKI耐药后继发的不同通路激活(包括C797S、HER2、CDK4)都有疗效。

3、最大的惊喜可以说是KRAS有靶向药了。

该研究纳入了KRASG12C突变经治的晚期实体瘤患者,用AMG510治疗(180mg/360mg/720mg/960mg)。最后有29例患者可评估疗效,包括10例NSCLC及19例CRC。这些患者既往都接受过≥2线的治疗方案。结果显示,总体人群的ORR为17.24%,DCR为79.31%,并且疗效持续长久。重点是,在10例NSCLC患者中,ORR创下史上新高,达到50%,而DCR更是满分100%!对于无药可用的KRAS突变NSCLC患者,AMG510即将带来救赎。

4、同时我们也期待A+奥希替尼 EA5182研究数据的公布。

三分治,七分养

为改善患者身体状况,提高患者生活质量。病区护士长柳丽娜老师精心讲解“高配”营养套餐,为抗癌攻坚战提供营养支持。精美的PPT,通俗易懂的讲解赢得了病友一致好评。

此次患教会活动圆满结束,董晓荣教授带领医护团队将病友们送出会场,病友们洋溢着微笑,与我们挥手作别,期待下一次相聚。

有帮助
期待更新

董晓荣 主任医师

武汉协和医院 肿瘤中心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肺癌 的相关咨询
肺癌 的相关疾病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