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谁有病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有看病的权利!

赵丞智 副主任医师 回龙观医院 临床心理科
2009-06-17 2844人已读
赵丞智 副主任医师
回龙观医院

谁有病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有看病的权利!

-------读丛中老师《谁是病人?》后想到的几句话北京回龙观医院临床心理科赵丞智

北京回龙观医院   赵丞智

 

偶尔读到丛中老师《谁有病?》这篇文章引发我了思考以下四个问题:

 

1:如何理解精神病理现象-----连续谱

  非精神医学背景的咨询师可能要认真学习《精神病理学》才能真正理解人和来访者的心理现象。

  精神病理学试图在理解人类极端精神现象:如文章中的幻觉、妄想,以及病理性嫉妒、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恐惧症、病理性偏执、病理性依赖、病理性心理冲突、等

  我们可以给人类这些极端精神现象贴个标签叫做:精神病理现象,之所以叫他病理现象,主要根据的是以下原则:

统计学原则:极端的是少数人出现的和少数人是严重的,多数人也有但是相对不严重;

功能受损原则:在极端精神现象的时候,心理功能、人际功能和社会功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

  当然在另一个极端精神现象的时候,心理功能是增强的,极端心理健康和高智力着。

  精神现象和心理健康其实是个连续谱的概念。

  正常精神现象和病理精神现象 之间是一个连续谱的过渡,例如:

相对低焦虑----焦虑----焦虑症之间是过渡连续的,越往左越接近正常,越往右病理性越严重,两级之间没有本质的区别,只有严重程度不一样。所以,相对正常的人和精神病人的身上存在同样的精神现象,只不过程度不一样,越严重的就越是病人,越轻就越不是病人。所以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的病人和绝对的正常人,只存在相对正常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想成为咨询师,先要做自我体验和成长,自我体验和成长就是我们自己被治疗的过程,如果当咨询师的人都是很正常的,为什还要做自我体验后才能成为真正的咨询师那?说明我们身上有着和病人一样的东西,不同的可能是严重程度较轻吧。  这一点很不容易被自己看清楚,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主观地认为自己是最健康的人。只有那些被治疗过的人才能够看清楚这一点,只有看清楚这一点我们才能做到真正尊重病人和来访者。其实最健康的人是做不了好咨询师的,因为他从来没有在过那个位置,很难理解病人。


2:凭什么来判定一个人的精神状态是病态的?

  我们判断一个人是否是病人,是否是精神病态,这其实是精神病学的要求。心理学中只有不同程度的病态,没有规定谁是病人,谁不是病人。丛中博士是医生出生,这篇文章可能是丛博士早前的文章,所以凡事他都要问是不是病人?谁病了?因为医学需要判定谁是病人,否则给不是病人的人用药是违法的。

  心理学和心理咨询不需要非要判定谁是病人,一是心理治疗师不用药物治疗病人,二是在心理学家的眼里,人是具有不同程度精神问题的精神存在,只不过有些人的精神现象问题严重一些,影响了他想心理功能和社会功能,也有很重的主观痛苦,有些人的精神现象问题轻一点,他的人际关系和社会功能相对好一些,精神痛苦不算大。

  医学需要靠有没有病来判断这个人需不需要治疗,所以诊断病就很重要了。 

  一个人需要不需要做心理咨询其实靠的是这个人主观上的需要和期望,一个人感觉需要成长,需要改变性格,他就会来做心理咨询。一个人没有主观上的被治疗,想改变的愿望,他有权利按照他的生活方式生活,别人无可厚非,如果他的生活方式妨碍了别人,会有法律管他,精神科医生会在法官的邀请下,去鉴定一个人有没有严重的精神疾病,然后法官会判那些有严重精神疾病同时妨碍别人和社会生活的人去被治疗。而心理咨询师不会主动判一个人有没有心理病请他来做咨询。这样疾病诊断对咨询师来说显的就不那么重要了。

  尽管精神医学诊断对心理咨询不太重要,但是咨询师毕竟是和人打交道,而且是针对人的精神现象做工作,所以咨询师必须要对精神病理学有很好的修养。尽管精神病理学描述的精神病理现象是人类精神现象的极端,但是:在理解人和人的精神现象的时候,理解极端是理解常态的钥匙。只有理解了人和人的精神现象我们才能帮助病人。所以有必要了解一下精神医学是如何判定一个精神现象是病理现象的,是如何判定一个人是有精神疾病问题的。

 

判定一个人是精神疾病问题要同时考虑一下几个标准:

1)  症状学标准:存在一定的症状,如焦虑、抑郁、妄想等

2)  痛苦标准:具有一定的主观痛苦

3)  心理功能损害标准:记忆力下降,注意力不集中、思维障碍、情感控制下降,学习功能下降,工作能力下降。

4)  社会功能损害标准:人际关系效率下降,人际障碍。

要想判定一个人是否是精神障碍,需要同时考虑以上几个标准,这有ICD-10(精神障碍国际诊断标准)等

  

3:如何真正去尊重一个人的精神状态和行为方式?

  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活在自己“内心里面的心理现实”中,活在内心的意义中,我们每个人都是用我们内心的意义和感受来看待这个世界的。精神障碍的病人也不例外,他们也是活在自己内心世界里面。人的内心现实世界是从出生后和环境中的重要任务互动的结果。所以每个人的内心现实世界是什么样的直接和这个人儿时与重要人物的互动质量有关系。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非常好的妈妈,所以我们每个人赖以存活的“内心心理现实世界”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扭曲,只不过是精神障碍病人的“内心心理现实世界”扭曲的程度要更加严重而已。

  无论是相对正常的人还是精神障碍病人,他们都有权利活在自己的“内心心理现实世界”中。他们完全有权利不去接受任何治疗,享受自己的内心幻想带来的快乐,享受神经症的苦难和快乐。如果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无论是相对健康的生活方式,还是神经症性生活方式,还是精神病性生活方式,都是活在自己内心心理现实中的方式,这是每个人的权利。 

  可是,人是社会动物,人又是活在社会人际关系当中的,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一个人的行为,甚至一个人的喜怒哀乐,总会影响别人,至少会影响到你的亲人。当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无论是相对健康的人,还是精神障碍病人,一旦你的生活方式影响到了其他人或影响到了社会。那么改变你的这个生活方式可能就成了你的义务。权利和义务照例是对等的,互相依存存在的。丛中大夫只强调了一个个人生活方式的权利,忘却了一个人生活方式的义务。

  一个人有权利按自己的生活方式去生活,这是权利,甚至有可能的话精神障碍的病人完全可以自主去不去看病和做治疗。同时一个也有义务让自己生活的更快了些,同时也让和你有关系的人生活的快乐些,那么提高自己心理健康水平,其改变扭曲的生活方式和治疗精神障碍也就成了你必须要尽的义务。

  给予一个人自主的权利生活,这是尊重一个人,同样,帮助一个人尽他应该尽的义务也是尊重这个人。

 

4:谈谈错觉:人类的错觉有的是生理性的,那么幻觉和妄想也是生理性的吗?

  丛老师在文章中举了一个红绿色盲的例子,来说明人类人是世界的主观特性。这其实有点偏颇和不恰当。我们知道红绿色盲是生理性错觉,是人类生理的特殊结构造成的错觉,这是遗传和出生后就存在的,所以人类其实一直活在人类自身的生理性错觉当中,这也是我们人类认识世界的一个特点。我们不知道狗眼中的太阳是什么样的,也许是早上小,中午大,也许狗也有错觉。人类的生理性错觉很多,比如,我们总是觉得太阳早上大,中午小,其实科学可以证明太阳就那样大。这是个错觉,原因就在于我们人类的眼球的特殊位置和结构决定的,这个错觉叫月亮错觉,所以生理性错觉也叫月亮错觉。人类生活在生理性错觉中,并不影响什么。我们不知道狗眼中的太阳是什么样的,也许是早上小,中午大,也许狗也有生理性错觉。

  和人的精神世界关系更加密切相关的是精神性错觉,而不是生理性错觉。精神错觉是由于人的内心期待、欲望、情感等强烈到一定程度,加上一些背景因素造成的。而幻觉和妄想等纯粹的精神现象可能和人的生理特点关系不大,尽管一些脑器质性病变可以出现幻觉和妄想。人类的精神现象主要是和人在早期和重要人物关系互动的质量有密切关系,也就是说人的“内心心理现实”即使内心的、主观的,也是外界的、客观的,具有主客观两性质。也就是说,其实人类的精神世界的形成更多是主观和客观交互作用的结果,所以人类赖以生存的“内心心理世界”其实并不完全是主观的世界,他是人在出生后与客观现实中的重要人物互动的结果,这个互动的过程和质量决定了人类“内部的精神现实世界”,所以也有客观现实的成分在里面。

  所以说,人不仅仅有按照自己“内心心理现实世界”存在的权利,也同时具有让自己“内心心理现实”能够与外界客观存在区分并适应它的义务。

  从这个角度也说明,人不仅仅具有享受按照“内心心理现实”活着的权利,也同时具有承担提高自己心理卫生水平的义务。不尽义务,享受权利也就成了一句空话。

 

随意想起几句话,没有斟酌。

 

附上:

谁有病?

——精神障碍诊断中的价值判断与权利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  丛中

 

  大学毕业刚到精神科临床工作时,我时常能提出一些疑问,让带我的上级医生不知如何回答。 

  记得在学习神经病学的时候,上级医生时常告诉我们:诊断神经系统的疾病,一定要“先定位,后定性”。遵照这样的诊断原则,到精神科工作后,我就问我的带教老师:妄想定位于中枢的哪个部位?问得上级医生直瞪眼。

  给精神分裂症病人做精神状态检查时,病人诉说,他正听见某个人骂他的声音,而当时我们几个做检查的医生却都听不到。这时,上级医生就告诉我们:这样的一种症状就叫做“幻听”,属于幻觉,与妄想一样,都是标准的精神病性症状。如果某人一旦出现幻觉或妄想,就肯定是属于精神病状态。我问老师:你怎么知道他听到的声音就是幻听?仅是因为我们听不到吗?如果他们能听到,我们听不到,只能说明我们与他之间存在差异,可有什么理由说我们是正常的,他们是精神病态呢?老师说:当然是他们不正常了,因为,他们原来也听不到,只有他们得了精神分裂症之后,他们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且,一千个人里面,也就两三个人像他这样能听到“幻听”这样的声音。我很疑惑:难道,他过去没有听到别人骂他的声音,他现在能够听到了,就能说明他过去是正常的,现在是精神病态吗?!为什么不能说,他现在是正常的,他原来听不到的声音的时候才是不正常的呢?如果,判断一个人是否有精神障碍,要看他在人群中所占的比例的话,那不就成了投票选举、多数人欺负少数人了吗?如果多数人总是正确的话,那么医生在病房里只占少数,占多数的是精神分裂症病人,他们都能听到声音,占少数的医生们却听不到,为什么就说他们是病态而我们医生就是正常的呢?是谁赋予我们这样的权力来裁决他人是病态的呢?

  后来,我发现,还有更多的“真理”是值得怀疑的。比如,我们说这个世界是彩色的,可是,红绿色盲的人看世界就是黑白的,只有灰度变化,没有色彩变化。当时我就想:如果全世界的人都是色盲,这世界还会被大家认为是有颜色吗?

  病人有时候会有视幻觉:看到桌上有一只水杯,而我们却看不到,我们因此就说他是幻觉。这时候,我拿一只杯子放到桌上,然后闭上眼,当然我就看不到杯子了。然后我问老师:你看到桌子上有什么?他说:有一只杯子。我说:我没看到,只有你看到了,所以你这就是幻觉!为什么不可以说你是幻觉呢?因为你是老师,我是学生,你是上级医生,我是新毕业的医生,我就不能判断你这是“幻觉”吗?!老师不甘心,拉着我的手去触摸那只杯子,问我:你摸到什么了?我说:摸到一个凉的、硬的东西,……他问:是什么?我说:不知道是什么。他说:这就是那只杯子,就是你刚才自己放上去的那只杯子,就是你刚才看到的那只杯子。我说:我只摸到了一个凉的、硬的东西,凭什么要我相信我摸到的就是我闭眼之前看到过的那只杯子?!大家看,遇到我这样执拗、不可教化的学生,老师不给气死才怪呢!

我继续说:如果我的触觉麻木了,你怎么能让我知道有那么一个凉的、硬的东西存在?如果我的本体觉、运动觉也丧失了,你怎么能让我知道那个凉的、硬的东西距离我有多远?如果我一开始就是盲人,你怎么能让我知道桌子上本来就存在一个杯子?如果你也是盲人,全世界的人都是盲人,我们谁能知道桌子上本来就有一个杯子?!

  我们都生活在各自的“心理的现实”世界里!

  人类生活在人类的“心理的现实”的世界里!

  每个人都有权力生活在自己的“心理的现实”世界里!


有帮助
期待更新

赵丞智 副主任医师

回龙观医院 临床心理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