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利梅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综合推荐热度 3.8

在线服务满意度 暂无

在线问诊量 824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临床经验 心意礼物 患友会
胡利梅

胡利梅

主治医师 
在线问诊 团队接诊 预约挂号 私人医生
左箭头 返回医生主页 门诊信息 患者投票 科普文章 患者问诊 临床经验 心意礼物 患友会

妊娠期甲功异常

妊娠期甲状腺功能筛查常见问题

发表者:胡利梅 702人已读

随着科技的进步,以及人们优生优育观念的加强,妊娠期甲状腺功能(以下简称“甲功”)筛查,已经同血常规、血型、唐氏筛查等一样,成了如今准妈妈们产检时,一项“时髦”而又必不可少的项目。


1妊娠期为何要检查甲功?何时查?



胎儿的甲状腺要到妊娠18-20周后,才能完全发挥生理功能。因而在此之前,胎儿生长发育所必需的甲状腺激素,基本都依赖母体的供给。

所以,如果母体缺乏甲状腺激素(“甲减”状态),就会影响胎儿的生长发育,尤其是神经系统的发育。此外,母体甲减,还会增加流产、早产等妊娠不良结局的风险。

[注意,此处所说的甲减的危害,主要是指临床甲减(TSH明显升高,FT4下降),而非亚临床甲减(TSH升高,FT4正常)造成的,后面会谈到]

而如果母体内甲状腺激素过多,也就是“甲亢”状态时。虽然,这种情况要比甲减少见。但同样可能引起流产、早产、胎儿发育异常等问题。

由于孕早期是胎儿依赖母体甲状腺激素的主要时段。因此,准妈妈们最好是在孕早期,比如刚刚得知怀孕或第一次去医院产检时,就检查甲状腺功能。为判断结果是否正常,或可能的干预留出时机。

而有的准妈妈却在孕中期或快要分娩时,才去检查甲功。这就显得为时已晚,意义不大了。

育龄期女性,如果有相关甲状腺疾病史,家族史,或其他高危因素(如反复流产史、高龄等),最好是在妊娠前,就检查甲功,确保结果正常后再怀孕。


2妊娠期甲功的变化


在妊娠后,随着体内甲状腺素结合球蛋白(TBG)的增加,孕妇的总T4、T3的浓度会逐步升高,并最终达到孕前水平的约1.5倍。因此,如果对孕妇的甲功结果,套用普通成人的参考区间,其T4、T3会表现为“升高”,从而得出甲亢的错误印象。

而孕妇体内TBG的升高、白蛋白含量的下降等,又会使现在常用的甲功检测方法——化学发光法测出的FT4和FT3结果,低于孕前的水平,尤其在孕晚期会降低地更明显。此时套用普通成人的参考区间,又会得出甲减的错误结论。

由于HCG与TSH具有相似的结构,因此HCG具有轻微的促进甲状腺激素分泌的功能。在孕早期末尾,当体内的HCG达到峰值时,少部分孕妇会出现TSH明显降低,FT4升高的甲功模式,即出现“妊娠期暂时性甲状腺毒症”。这要与Graves病等“真正的”甲亢相鉴别
从以上对妊娠期甲功变化的介绍中,可以看出,对于孕妇甲功的解读,一定要依照“妊娠特异性参考区间”来判断。

很多医院的孕妇甲功报告单上,列出的依然是普通成人的参考区间。

而那些列出了妊娠特异性参考区间的报告单,其区间也未必是完全适当的,或者是全面的(比如只有TSH和FT4的区间,而缺少T4,T3和FT3的区间)。

因为妊娠期甲功的参考区间,不仅与检测仪器紧密相关,还受人种、碘摄入量等的影响。

一项来自上海的研究中,研究者分别用雅培和罗氏化学发光试剂盒,对同一组孕妇建立了孕期甲功参考区间。结果雅培和罗氏的孕早期TSH参考上限,分别是3.60和5.17;而孕晚期则分别是5.54和7.58。罗氏TSH试剂盒的参考上限明显高于雅培的。

同样是采用罗氏试剂盒,一项来自深圳地区的研究,得出的孕早期TSH参考上限,却是3.58。中国的研究中得出的孕期TSH上限,也普遍明显高于欧美的。

因此,套用国外或其他地区的妊娠期甲功参考区间,都是不适当的。虽然,理论上会推荐每家医院,去建立自己的妊娠期甲功参考范围。因此,亟待建立较为统一、全面的妊娠期甲功参考范围。


4妊娠期亚临床甲减诊断中的误区


准妈妈们拿到甲功报告单,去看医生后,最常听到的一句话,恐怕就是“你的其他项目都正常,但TSH有点高,大于2.5了。这是亚临床甲减,对孩子的智力有影响。”听到这句话,准妈妈们都会十分担心,生怕生下个智力残疾的宝宝。但是,且慢。

医生的这句话是有分歧的!

第一,我们已经知道,判断妊娠期甲功结果,应该使用妊娠特异性参考区间。而以所谓2.5作为孕期TSH的参考上限,最初是美国甲状腺学会,在其2011年版《妊娠和产后甲状腺疾病诊疗指南》中提出的。而且,仅是在没有妊娠特异性参考区间时才使用,是不得已时的做法。

但该指南发布后,大量的研究显示,孕早期TSH的参考上限普遍高于2.5。以2.5作为诊断上限,这会造成大量的孕妇被错误诊断,并接受不必要的治疗。

因此,在2017版的该指南中,放弃了2.5的上限,转而推荐,在无可用的妊娠参考区间时,以4.0作为孕早期TSH的参考上限。从上面的讨论中可以看出,对中国很多地区的孕妇来说,4.0的上限,依然可能是有些偏低的。

而在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分会等机构2012年发布的《妊娠和产后甲状腺疾病诊疗指南》中,也并不推荐以2.5作为孕早期TSH的参考上限,而是推荐采用妊娠特异性参考区间。

第二,虽然孕妇临床甲减(overthypothyroidism)确实会影响后代的神经系统发育,并使后代的智商(IQ)下降。但是,妊娠期亚临床甲减并不会使后代的智商下降!孕妇亚临床甲减和后代的智商之间,并无明显的联系。


5妊娠期亚临床甲减的治疗——过度治疗


很多准妈妈被诊断为“亚临床甲减”后,医生都会开左甲状腺素钠片。但是,近年来的随机对照试验研究显示,使用LT4治疗妊娠期亚临床甲减,既不能改善孩子的IQ,也对防止早产、流产等不良妊娠结局没有帮助。

对于轻微的妊娠期亚临床甲减,如果没有合并其它的高危因素,在决定治疗前,一定要权衡利弊,慎之又慎,以免矫枉过正。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问医生

与医生电话交流 开始

图文问诊开始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20-05-21 20:48

胡利梅大夫的信息

  • 感谢信: 0 感谢信 礼物: 0 礼物

胡利梅大夫电话咨询

胡利梅大夫已经开通电话咨询服务
直接与大夫本人通话,方便!快捷!

电话咨询

网上咨询胡利梅大夫

胡利梅的咨询范围: 糖尿病、甲状腺疾病、内分泌高血压、肾上腺疾病、垂体瘤、矮小等疾病的诊治。 更多>>

咨询胡利梅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