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中医药是否该进坟墓"------《真言不美》摘录

兰金初 主任医师 北京市鼓楼中医医院 中医科
2013-09-25 526人已读
兰金初 主任医师
北京市鼓楼中医医院

 

简单了解“中医”、“中医药”、“博大

 

深”的基本概念

 北京市鼓楼中医医院中医科兰金初

关于解释和宣传中医学博大精深的精神所在,是我们每个中医人的一项光荣任务和神圣的使命。下面的内容就是我前往欧洲和南美洲等国讲课的基本内容。现在放在书里,与大家共同切磋。

 

中医与中华文明相生相伴,一路走来

 

中医是紧随中华五千年文化而来的民族医学,她今天的灿烂是经过了数以亿万人次的诊疗,付出了多少性命的代价,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与教训而逐步成熟的伟大创举。这项荣誉自然是属于中华民族的富有智慧的人们,我们很幸运能够为之深感骄傲。

 

中医学是4600年前中华民族的祖先长期与疾病作斗争,经过近三千年的不断实践,并以易经原理为基础进行总结,直到1800年前(秦汉至三国时期)就已经形成了十分成熟的理论体系。《黄帝内经》、《难经》、《神农本草经》、《伤寒杂病论》等经典著述就是那个时期的代表作。而且,古代的中国人早已认识到人体结构和生理功能,如“心主(主宰)身之血脉”、“人体血液流行不止、环周不休”、“不通则痛”等诸多理论影响和引导全世界的医学理论。

 

中医学的基本特点之一:整体观念

 

中医学是在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的指导下逐步形成的,她的理论来源于临床实践的总结,而又指导临床实践,其基本特点是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

 

中医否定超自然、超物质的上帝的存在,认识到生命现象来源于生命体自身的矛盾运动,认为阴阳二气是万物的胎始。中医将人看作整个物质世界的一部分,宇宙万物皆是由原初物质“气”形成的。“气”是宇宙万物的本源。人是阴阳对立的统一体,这在生命开始时已经就决定了。所以认为人体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人体的组织结构互相联系,不可分割;人体的各种器官及其功能互相协调,彼此为用;当人体在患病时,体内的各个部分也会相互影响。与此同时,中医认为人和环境之间也是相互影响的,显而易见的自然界的运动变化无时无刻不对人体发生影响。整体观念是中医的一种指导思想,贯穿于中医的生理、病理、医理、药理、诊法、治法和养生之中等方方面面。

 

中医认为人体是一个以心为主宰,五脏为中心的有机整体。具体而言:人体是由心、肝、肺、脾、肾等五脏,小肠、胆、大肠、胃、膀胱、三焦等六腑,脉、筋、皮、肉、骨等五体,以及舌、眼、鼻、口、耳、前阴和肛门等诸窍共同组成的。其中每一个组成部分都有其独特的功能。中医认为,人体所有的器官都是通过全身经络互相联系起来的,而且这种联系有其独特的规律。即:一脏、一腑、一体和一窍构成一个系统,如心、小肠、脉和舌构成“心系统”;肝、胆、筋和目构成“肝系统”;肺、大肠、皮和鼻构成“肺系统”;脾、胃、肉和口构成“脾系统”;肾、膀胱、骨、耳和二阴构成“肾系统”。每一个系统,均以脏为首领,五大系统则以五脏为中心。各个系统的各个脏腑之间是互相依存、互相制约的,它们之间的错综复杂的内在关系,祖先的医学家们给予高度的概括,归纳为阴阳五行这样简单而又抽象的生克关系,为临床实践提供了精确而又实用的理论依据。这些认识是中医所独有的。

 

中医认为人与自然有着密切的关系,人生活在天地之间、活动在自然环境之中、是整个物质世界的一部分,人和自然环境是一个整体。所谓“天人合一”,就是这个道理。“人与天地相参”、“与日月相应”的时间和空间观念将人与自然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当自然环境发生变化时,人体也会发生与之相应的变化。显而易见的自然界的运动变化无时无刻不对人体产生影响。中医历来十分重视人与自然环境的联系,重视季节、气候、昼夜、地理环境等对人体的影响。

 

季节对人体的影响也很明显,如在五行学说中春属木,主生,升发,其气温,在春季,大自然草木生发,冬眠的动物开始苏醒和繁殖;夏属火,主长,发散,其气热,草木茂盛,动物活动增多,繁殖较快;秋属金,主收,肃降,其气凉,草木凋零,其精华皆向根部收藏,一些动物也准备冬眠,宇宙间一派收与降的景象;冬属水,主藏,其气寒,天寒地冻,草木之精微皆藏于根部,多数动物活动减少,一些动物冬眠于地下,人类多藏于室内,天地间均是一片闭藏之象。这种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的自然规律,人也与之相适应。

 

昼夜晨昏自然界阴阳的消长与人体的关系也很密切,如《灵枢·顺气一日分为四时》说:“以一日分为四时,朝则为春,日中为夏,日入为秋,夜半为冬”。又如《素问·生气通天论》说:“故阳气者,一日而主外,平旦人气生,日中而阳气隆,日西而阳气已虚,气门乃闭。”人体这种阴阳消长的变化,在体温的升降,精神的兴奋与抑制等方面都能表现出来。阴阳消长对疾病也有一定的影响,一般情况下,疾病多数昼轻夜重。因为晨、午、晚、夜,人体的阳气存在着生、长、衰、入的消长规律,所以病情也随之有慧、安、加、甚的变化。中医学以阴阳消长的因果关系对疾病昼轻夜重的认识,的确富有智慧。我用现代生理和病理因素来阐述疾病昼轻夜重的因果关系,那就是人类在深夜(子时)少梦或无梦的甜睡中开始分泌激素,并向全身释放。一直到次日清晨醒来时才停止分泌和释放。由于早晨全身血液中的激素含量充足,所以早上感到头脑清醒,身体轻松,即是病人,早上病症也会有所减轻。当你劳累了一天到晚,消耗了血液中的激素,晚上的激素能量不足时,身体就出现疲劳.。如果是病人,常见于晚上,病症加重。这就是昼夜与精力及疾病的阴阳消长的关系。

 

借此机会,我引申一下激素与精髓、精气、精神的关系,以供参考。人体每天分泌的激素虽然不足0.05毫克,这种少的十分可怜的物质,却能发挥人体生理和心理的所需,并有很强的抗病功能。人体离开了它,几乎所有的组织系统都会瘫痪,根本无法生存。它的含量和功能与人体重量和能力相比,激素的威力大大超过了核爆炸。这种九牛一毛的分量却能掌控九牛的能量,在人体中还能找到比它更少更小而更强的物质吗?至少目前尚未发现。由此我认为它就是维系生命运动的精华。是中医概念的精气、精髓、精神的概括。也符合《黄帝内经》提出的精神统一于形体,精神是由形体产生出来的生命运动的学术思想。

 

在不同的地区,由于气候、土质和水质的不同,平原与山区的燥湿不同,也会对人体产生不同的影响。对疾病的发生、发展也有很大的影响。

 

人与社会也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人类社会避不开喜、怒、悲、哀、忧等人际或事物带来的变化。社会安乱的变化、社会地位的变化、婚姻家庭、饮食结构的变化、工业或农业的污染、精神污染、噪音、电子、工业与建材的辐射,等等,都是影响人体健康的因素。当今社会污染和辐射对健康的损害程度日益上升。

 

以上简述的整体观念,贯穿于中医的所有领域,这是中医理论体系的一大特点。

 

中医学的基本特点之二:辨证论治

 

中医非常强调人的体质有个体差异,认为人是生动的、鲜活的,不是生硬或冰冷的,更不是通过在实验室里面分析的。中医不局限在尸体解剖的平面认识,而且认为人的能量和生命不是可以用数学描述的,不是定量的。据于人的生命体都是有差异,所以对诊治疾病强调“辨证论治”。

 

辨证论治是中医诊断和治疗疾病的主要手段之一。中医诊疗疾病,有辨病论治、辨证论治和对症治疗三种手段。在诊疗疾病中应用辨证论治的手段最为重要和广泛。而对症治疗只适用于刀枪伤或一般性外伤,临时性处理,除此之外,辨病论治和对症治疗的手段中医仅用于临危急症。因此,辨证论治是中医诊疗理论体系的一大特点,也是中医学的精髓之一。

 

我们把病、证、症,三者作个比较。

 

病,是指有特定病因、发病形式、病机、发展规律和归转的一个完整的过程,如感冒、麻疹、痢疾、疟疾、中风等。

 

症,是指疾病的临床表现,如发热、头痛、咳嗽、眩晕、乏力、外伤等,对于症的治疗,只是强制退烧、止痛或对伤口的包扎、外伤敷药,也像人们常说的“头痛治头”、“脚痛治脚”。现在的西医就是这种“对症治疗”的方法。

 

证,既不是疾病的全过程,也不是疾病的某一项临床表现的“症”,而是指在疾病发展过程中,某一阶段的病理概括。它包括病的原因,如风寒、风热、瘀血等;病的部位,如表、里、某脏、某腑、某条经络等;病的性质,如寒、热等;正邪关系,如虚、实等。它反映了在疾病的发展过程中,该阶段病理变化的全面情况。

 

由于病是指疾病的全过程,而证是反映疾病在某一阶段的病理变化的实质,所以证比病更具体、更贴切、更客观、更具有可操作性。至于症,仅仅是疾病的外在表现,通过它难以认识疾病的本质。(尤如认识一个人的真实面目,不能只看他的表面,应该了解他的思想动机,才能看清他的真实面目)。有时针对病人突出的症状,为了及时减轻病人的痛苦,而临时采用对症治疗的方法。但是必须明白,对症治疗只能减轻病人一时的痛苦,而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对症治疗很容易掩盖主要疾病的本质,导致病情更加复杂和治疗更加困难。西方医学就是采用对症治疗的唯一方法,这是早在1800年以前(三国时期)就被中医淘汰了的方法。

 

务必澄清“中医药”与“西医”“西药”的关系

 

真正的中医人会很清晰地知道中医理论环环相扣,极具理性、逻辑思维极为丰富,是世界上唯一客观的四维科学体系的哲学医学,实践证明中医药几千年来是亿万中华民族繁衍生息的保护神。然而,清楚认识“中医”基本概念的人并不多,而对“中医药”认识的人就更少了。就连一些医药管理部门或一些医务工作者常常在文件、文章、文献中使用“中医中药”,这种把中医、中医药切割成“中医”、“中药”,显然是错误的。首先要知道“医”在前,“药”在后;医为主动,药是被动的关系。也就是作用与被作用的关系。而中“医”和中“药”两者是不可分割的,可以肯定地说,“医”是动词,“药”是名词,如果没有中医就绝对不会有中药。中医在整个诊疗过程中均由中医独自完成治病救人的全过程。中华医学指导使用的药,就叫“中医药”。中医药与西方医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中医药是天然物质,西方医药是人工合成的或从石油和煤炭中提取的化学物。西方医药的名词有严格的划分,西方医药不能叫“西医药”。因为西医是不会研究药的,西医在行医过程中只是使用别人在实验室研究的化学剂,然后经过制药厂合成的化学药,所以西医不能独自完成整个诊疗过程。西医在诊疗过程中不存在逻辑思维的辨证,它所追求的是1+1=2的死数。不像中医学或《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所追求的胜数往往是1+1大于2。西方研究化学药的人却不是医生,医和药是各自独立的两路人马,就好比当兵的只会使用枪炮,而研制枪炮的不是兵一样。他们之间几乎老死不往来。所以西方医药应该明确区分为“西医”、“西药”。

 

关于“中草药”贯称的来由,人们通常习惯脱口而出地说“中草药”,“草药”就叫“草药”,为什么要在“草药”的前面加一个“中”字?草就是草,为什么会在“草”的后面加一个“药”字?这个问题很简单,自然界的草木是经过千百年来中医为了给人治病而探索和总结出来,用之有效的草,这个草自然也成了能医治疾病的草,既然能治病的草,必然就是药。那是由于中医将这个草拿来给人治病有效,因为只有药才能治病,这就成了中医将草来当药,所以人们自然而然地称其为中草药。

 

另外,还有人把中草药称之为“植物药”,这也是错误的。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只要是让中医采用辨证和配伍的物质都应该确认为药,当然,植物与中药其实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但是在概念的名称上却有严格的区别,中医是不能接受“植物药”这种说法的,因为它(植物)前面没有“医”的逻辑思维的行为(指导),故此不能称为“药”。

 

我们继续来讨论“中医药”的概念的话题,中国的哲学医学称之为“中医”。每当中医根据病因病机进行逻辑思维的辨证后采取施治时才能产生治病的“药”,这些“药”本身根本不是特定的药,而只是某种天然植物、动物、矿石或贝壳类。比如边远山村百姓上山砍柴,将鸡血藤砍成每根大约50公分长,拿来烧火做饭,它只是木材。当你遇事与人争吵时,激动之下就近顺手拿起当柴火之用的鸡血藤去敲打对方的头部,以致打伤或打死人了,这根鸡血藤就不是木材了,而是叫“凶器”;如果中医拿来劈碎给病人煎煮服用,这根鸡血藤就叫“中草药”。再打个比喻,家中的菜刀是用来切菜的,当你用它将别人砍伤或砍死,这把刀就不叫菜刀了,就叫“凶器”了,因为它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也就是说一种东西,两种或多种用途,在使用的过程中所产生的结果不同,这就是质发生了变化。例如:芍药、郁金、玫瑰等,中医没有使用它们时,它们只是供人观赏的鲜花而已。又如:黄芩、黄连、甘草、大青叶等数以千种的植物,中医没有采用它的时候,它们只是山间杂草,好像无所作为;再如枸杞子、大枣、山楂、桑椹等几十种水果类植物,百合、丝瓜、生姜等十几种蔬菜类植物,山药、薏仁、绿豆、刀豆、扁豆、赤小豆等十几种植物副食品;还有甲鱼、乌鸡、地龙、水牛角、穿山甲等数十种动物;龙骨、石膏、寒水石、白矾、朱砂、磁石、代赭石等数十种化石和矿石;牡蛎、石决明、瓦楞子、珍珠母等十几种海贝类。以上简述的物种有些是平淡无奇的食物,一旦被中医用来给人治病时,就成了神奇的药。以上所讲的就是“中医”、“中医药”的基本概念。

 

由此可见,中医学用药是据于千百年的实践的积累,从实践中归纳理论,再由理论去指导实践。中医辨证施治的哲学医学对于用药根本没有特别的界定,也无法界定。自然界的万物又都是中医可挖掘的目标,这就更加充分体现了中医药知识的博大精深。

 

中医学起来不像西医那么简单

 

为什么中医学堪称“博大精深”?中医学必须具备文科知识和理科知识,两者科识同等重要,而且学时要长。历代医家都是文豪大学士,一般水平的文化知识是学不好中医的。中医不象西医那么简单,一看就懂,拿来就用。只要会看化验单、会看药品说明书就能当医生。中医基础理论和医古文要真正达到基本掌握,每字每句的含意和整体内容都足够让你学三年。要想成为一名基本合格的中医师,如能基本掌握四诊(望、闻、问、切);八纲辨证(阴阳、表里、寒热、虚实);理、法、方、药的君、臣、佐、使。这20个字就是足够你学上八年以上。而且学者必备专心敬业才行。

 

中医学的知识是学无止境、深不可测、取之不竭的宏观医学。也是高雅而实用的文化艺术。如果你学好中医学,你从理论到实践都可以是名副其实的巨人了。

 

学中医还应该具备志趣和志向,并且还要有毅力,学中医就象湖南人嚼“槟榔”一样,开始嚼的时候苦涩败味,随之续嚼,慢慢地就有苦尽甘来的味道,越嚼越有味。有了成就感才能形成良性循环。所以说,只有从头到尾嚼槟榔的人才知道学中医象嚼槟榔的甜、酸、苦、辣、涩。再比如,米饭在口中反复地捣、反复地嚼、越捣越甜。这个比喻你就知道中医学的深远和坚难,根本不像没学过中医的外行人所说的“抽象”。其实“抽象”本身也是科学的组成部分,有一小撮民族败类恶意攻击中医学,不学无术有何资格评判中医学?睁眼说瞎话!这种狭隘的汉奸是地地道道的小人!其实祖国医学从理论到实践早在1800年前就说得一清二楚了。由于医理深奥,只是未学者看不明、听不懂而已。我还要告诉你,中医古文中的一句词,如果翻译成英文就得写上半张A4纸。我写的《免疫概念新审视》在西班牙被翻译成拉丁文,书的页数超过原著的两倍。你再看看英文版的“孙子兵法”是一本足足有三块砖头厚的书。再说,中国文化有举世无双的书法,其它文化能产生书法吗?你说中国文化的根基有多精?多深?

 

 

打个比方,中国著名数学家陈景润1+2=3的计算方式,在同专业的数学家们一看即懂,就能承认和肯定陈景润的客观科学性。如果讲给一般人听,他能听懂吗?不懂的人听起来也不是云山雾罩吗?你能说陈氏算式不科学吗?再说“神七”升空原理说给你听,而你又听不懂,因为你听不懂,你就否认“神七”升空的事实吗?说到“神七”,让我想起搞航天系统工程的科学家,他(她)们虽然不是学医的,但他(她)们所掌握的知识足以知道中医的“系统性”、“整体观”以及“辨证论治”的科学性。病人找中医看病是为了治好他的疾病,求的是安全有效的结果,而不是求过程。“博大精深”的顾名思义,几句话能说清又能让你听懂吗?如果中医学很简单的话,就谈不上“博大精深”了。中医就不可能几千年一直象劲松一样,竖立在高山顶峰。中国也根本不可能有十四亿人口。是不是博大精深,十年之后更能看到世界各种医学必将向我中医接轨。是不是博大精深,只有等你自己去学了中医,才会感受越学越觉得自己的知识不够用,越学越博,越探越深,越学越精。历史告诉我们,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医学能比中医学更悠久、更客观、更实用、更渊博、更伟大。中医学是很深奥的“道”,而且有悟才有“道”。

有帮助
期待更新

兰金初 主任医师

北京市鼓楼中医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