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九把毒箭直取中医性命”------《真言不美》摘录

兰金初 主任医师 北京市鼓楼中医医院 中医科
2013-09-25 601人已读
兰金初 主任医师
北京市鼓楼中医医院

 

第三剑:纯中医走向边缘化

 
中医院的中医

 北京市鼓楼中医医院中医科兰金初

 

为了了解关于中医院门诊和住院病人治疗用药方面的情况,我们曾用了两个半小时暗访了一家三级甲等的中医院5个中医诊室,共有61例病人,只发现了3例病人是单一用中草药治病的处方,其他58例病人中有54例没有开中草药处方,全开的是中成药和西药,还有4例开了中成药和中草药,这4例正好出自一个诊室,是一位年纪相对稍大一些的中医大夫。从这就能看出严重的中医西化的现象,单用中草药的治病率不到5%。

 

一位合格的中医师,诊疗时的思维状态应该始终贯穿着四诊八纲,理法方药,君、臣、佐、使。如果治病只用中成药或西药,这就意味着他丢了中医的魂魄,那就不是中医生,只是一个卖药的售货员而已。这种现象或许不够全面,不具有代表性,但多少能说明一些问题。

 

按上述情况来推算,一个十四亿人口的国家,表面数字有50万人的中医师队伍,而真正坚守中医职业操守的中医师当下不到一万名,在这种唯利是图的环境里,这一万名中医师就是祖国医学的忠实信徒,是很崇高的。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中医学的前途岌岌可危。要想振兴中医,我在梦中祈祷,全国所有的中医院,每家中医院最多只许保留10种以下用于应急治标的西药。其余的西药扫除门外。中医师的处方应该70%以上是中草药饮片,中成药的处方率不能高于30%。这样才能杜绝或减少公费和医保费的流失。也只有这样才能迫使中医专业技术水平的提升。当然,中成药是中药长期实践检验的精华,值得保留运用,但它的发展壮大,依然靠我们后来人在大量中草药使用实践中,逐步定型、完善。

 

不会治病的人不是医生。

 

中医界应开展临床大比武,有再多政治头衔、顶着再大的光环的人也不能逃避“比武”,因为政治头衔和光环治不了病,不会治病的人,不是医生。选出真正能解除患者疾苦的真道人,政府给予重奖,高薪待遇,作弊者曝光并终身除名。五年之后,当我梦中醒来,我将高兴地看到祖国医学欣欣向荣,光彩夺目。中医才能成为病人的救星。

设备专家

 

过去我年轻时,在辽宁很少有人找我看病,老百姓都以为中医就是经验医学,经验就得凭老资格,你太年轻了。现在从整个社会,从整个医学管理部门也是重视西医,轻视中医。北京××医院是全国西医的名医院,它是靠机器设备齐全而号称名医院,我们中医靠人的辨证施治水平,来达到安全和疗效的。所谓“经验”医学用在西医外科手术堪称“经验医学”是最恰当的。西医内科不存在名医,只存在资历,中医才有名医的诞生!

 

其实西医除了妇产科、五官科及外科手术属于经验医学之外,西医内科根本不存在名医或专家,你到医院去看看,一个医龄5年的医生和一个医龄50年的医生,从诊断到用药几乎100%的一样,检验仪器一样,开的药品一样,只有挂号费不一样。另外,就是患者自身心理感觉到大医院大专家帮我看了病,死了也会有不一样,别的就再没有理由或感觉来证明还有什么不一样的了。说到五官科、肛肠科、妇产科、手术外科确实存在专家,因为手术医生不仅仅是用药一样,而是靠自身多年积累丰富经验的人为技能,完全靠手艺吃饭,属于经验医学。这些专家的称号是受之无愧的。再说,我亲自接诊过不少从数千里之外的农村或山区的患者,她们不远万里来到伟大的首都,找到全国最著名的医院,好不容易排队挂了300元的号,接受3名大牌专家同时会诊,结果三言两语,5分钟解决战斗,到药房取出来的抗生素和激素药与她在自己乡镇卫生院给她开的药是一模一样,只是药费比乡镇卫生院的贵。你们说这事怪不怪,岂不是痛哉、苦哉、悲哉。

 

第四剑:狼多羊遭殃

 
利益趋动,焉有质量?

 

在近30年来,中医自己不争气,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都不能很好继承,连“啃老族”的资格都称不上。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中医没有受到戕害,反倒是现在的问题大了。最糟糕的是,医疗制度的改革,医药的开放,几乎谁都可以开办医院,或者中医门诊部;公立医院医生只开西药和中成药吃回扣。

 

在利益催动下,一些向钱看的医生哪还有平心静气,好好研读医理的心思?一些向钱看的大大小小的医院或门诊部,哪还有慈悲的心肠?哪还会重视提高医疗水平,加强医药的质量管理?

 

    以前我父亲经常到医院的中药房检查药斗子,看中药饮片的使用情况,有发霉的、变质的、虫蛀的,一律都不准再用。比如补血的当归,他一定要新的,陈旧的、油的,他就说不许用了,就叫管理药房的人检查库房还有多少的这样的。只要有不合格的,就全部倒掉。我多次亲眼见到这种事情,过去的医生对用药都是很自觉、很严谨的,他们的医德都非常好。现在,这样为病人负责的医院医生都很少了。只要利润高就行,一切是唯钱是举。

当下,不少民营医院只靠骗保过日子。给有医保的患者写假病历,假处方,以及偷梁换柱的“代煎药”,使国家蒙受经济损失。你说随意兴建医院能减少政府和患者的负担吗?城市中每增加一家医院,当地政府长期要为这家医院周边设施、市容、治安管理、废弃物处理的环保等10余项耗资,需要花费多少纳税人的血汗,有人算过这笔有弊无利的经济账吗?好医生少,安全和有效的药品也少之又少,医院再多再大有用吗?到底是医生治病。民营医院基本上只以挣钱为目的,再给患者带来方便的同时难免有见利忘义之举。医改当中如何约束这种行为值得有关部门考虑。

 

 

第六剑:合法的诈骗

 
私有制医院是患者的救星?

私有制医院像雨后春笋一样竖立在各大中城市,目前没有看到有人在广大的农村投资建立医院,估计将来也不可能。放宽政策鼓励多建私有制医院,目的是想缓解老百姓看病难的问题,而建医院的投资者却以市场盈利为目的,两者都是在做各自一厢情愿的事。有限的好医生与无限的营利性医院产生矛盾,最终的结果又是把病人推给商人。好医生少,医院再多也没有用。现在的医疗机构比厕所还多,现在不缺医院,也不是缺少医疗设备,只缺真正能替病人解除痛苦的好医生。这些年来老百姓吃尽了苦头,上了不少当,现在的患者不管患病轻重,都愿意到大医院争先恐后的排队,明知店大欺客也心甘情愿。这不是十年八年能改变的问题。再说,营利性医院靠西医西药来获取盈利,那是比较艰难的,于是瞄准中医药特色的幌子来取长补短,希望利用中医药这块招牌去抢西医的残羹剩饭。物色一些临床工作没几年的博士,用“博士”来装门面。有的还收罗一批医托,分布到火车站和公立医院内外拐骗外地来京求医的患者。加上采用“造谣一千遍就能成为真理”的手段,疯狂打广告,再炮制掺有西药的“仙方”。这种多管齐下的歼灭战肯定凯旋得胜门,让患者成为他们暴富的猎物。

 
是药店还是黑店

 

再说,中国没有合法的赌场,但有合法的诈骗。你看看全国大中城市和旅游景点都设有“××堂××堂”的药店,这些药店是与旅行社勾结在一起,专门引骗国内外的游客。以北京为例少说就有几十家这样的药店,它们以中成药为主做诱饵,价格比一般药店贵几十倍,被宰过的游客都知道,在这种药店里的所谓坐堂医师全是骗子,这种骗术是从国外引进的。它们无法把西药加价几十倍骗销给游客,只能将中成药和一些所谓的保健食品,通过坐堂医师的三寸不烂之舌,重说病情,夸大疗效,恫吓诱骗游客。所获黑钱,与导游平分江山。这种行为既歪曲了改革开放的政策,也严重损害了中医药的形象,与诈骗犯罪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这种黑心药店和旅行社以及批准机构算是缺德到家了。希望引起国人高度关注,彻底铲除这种合法的骗局。

治癌的神医有多少!

 

你细心观察一下,当今科学尚未弄懂癌症的病因病机,怎么会有那么多“善良”的医疗广告。它们真的是想救人救命吗?肯定不是。他们那是在钓鱼!那是在掠食!广告宣传是助他们通向发财之路的航标。“要发财,先治癌”。参加掠食的集团军主要由两类人组成:一类是打着“中医药特色”幌子的医院,所谓的中医专家、神医;一类是“和尚道士”以及能掐会算、装神弄鬼的“半仙”。这两组队伍的人数比癌症病人还多,他们都想乘患者未死之前深深地吸口血,狠狠地咬块肉。谋财害命不偿命的买卖谁不做?管你是白猫黑猫,会抓老鼠就是好猫。

 

问题就出在这里:“灵丹妙药”失灵,这笔账却算到整个中医界的头上。结果又导致一些民族败类大做“中医无用论”、“中医不科学”的文章,肆意诋毁中医形象,结果最终拖出武门斩首的就是中医。

 

第八剑:牧师管道士

 
谁给中医药套上紧箍咒

 

中药“五味子”自古至今用药都有南北之分,功能作用各有偏差,形态上是北大南小,北肥南瘦,价格始终北贵南贱,北比南贵3倍。临床医生喜北厌南;全国用药“北五味子”需求量大,作用显胜“南五味子”,“北五味子”经常市场短缺,而“南五味子”常年有余。有临床医生根据病情的需要,两者都可生用或熟用(炒制)。然而北京几乎所有药店卖的“五味子”全被炒得像焦炭一样,乌黑又细小,口感焦苦,根本没有酸涩之味。此品显然是“南五味子”,但是价格却贵得吓人。而且焦糊之品,作用大打折扣。我们满城寻找没有被炒制的“北五味子”,结果找到的是“上面规定,只能卖这种炒制过的五味子,不许卖生的,我们不分南北,是不是北五味子我们也不知道。”多家药店都是这么回答我们的。

 

完了,光是我一个人所见所闻的问题就这么多、这么严重,那么,全国中医师的所见所闻的问题加起来那可是触目惊心的天文数字!你说可怕不可怕?那么多业务水平差的药剂师,他们的资格证是谁发的?这样下去神医也治不了病,中医将寸步难行。

 

中药“五味子”,历代名著名医都有炒、炙、蒸、生等不同的用法,现代药理实验也证实了《本草纲目》“入嗽药生用,入补药熟用”的合理性。已故名医关幼波也曾常用生五味子。不知是谁“炮制”出“不能生用,只能炒用”的规定?为什么总有一些非临床医生出身的管理者,装腔作势,发号施令,限制中医临床医生的用药?临床用药是由临床医生根据病情所需来决定的,只有临床医生才有发言权,绝不能让那些外行人来指手画脚限制中医药事业的继承和发展。中华民族的大汉奸汪精卫死了七十来年,现在还有他的残渣余孽企图灭我中医。

 

关于人们经常询问医生治疗需要“治疗几个疗程”,这种“疗程”本来只对西医西药而言,与中医药无关。因为中药在临床上已经使用了几千年的历史,没有毒副作用。中草药治病是一直服用到治好病为止。中草药与人们生活中的蔬菜、水果以及农作物同为有生命周期的天然植物,除了饮食习惯和口感不同,其余没有本质性的区别。你说吃粮食和水果有“疗程”的规定吗?“疗程”是专为西药设定的,那是因为西药的毒性太大,服了一定时间内,要让病人检查身体,看看有无损害身体其它正常的组织。如果发现肝脏、肾脏、血液以及胃肠道有损害时应该停止使用,并需针对受害组织进行补救治疗。这种“疗程”其实在药品出厂前就已注定的。久而久之,中医药也被套进去了。更可恶的是新药审评中心的“专家”也施用于中成药也有“疗程”的规定。只要看到洋人用的任何东西,不问青红皂白搬来就用。这种无知的行为强加给中医药的规定不是限制中医药的行为吗?

 

中医药管理的现实是,用西方对西药的方法来管制中医药,此举被有见识之士戏称为“牧师管和尚”。我们都知道中西方文化以及中西医分属两个不同的体系。西方医药是分家的,医不懂药、药不懂医。中医药则不同,医药不分家,懂医就得懂药,否则你也看不了病。中医学是哲学医学、数学医学、信息医学、立体医学、四维体系医学的总称;西医是化学和物理医学,充其量只是平面体系医学。西药是石油和煤炭的无机化学物,中药是有机的天然物。两者有天壤之别。只有道士管牧师才算是科学的管理办法。

 

害群之马的中药饮料

 

有害的“保健”食品大行其道。保健食品的配方是以药食两用的原料为原则的。就像“山楂”、“枸杞子”、“砂仁”、“茴香”、“薏苡仁”等,它既是治病的中药,又是水果或做菜的佐料或是粮食。然而保健食品的审批部门的“科学家”,却把“夏枯草”、“金银花”列为药食两用的品种。这是因为无知所致,还是有意所为。自古至今,没有人将“夏枯草”、“金银花”当做粮食、水果或佐料(添加剂)来食用,自始至终都是中药材。为什么会成为药食两用的东西?从这可以看出制定者肯定是一批不懂医、又不懂药的社会害群之马。

“金银花”是甘寒之物;对于脾肺虚寒者、花粉过敏者、溶血性贫血者是属于忌用或禁用的。金银花所含的绿原酸化学物对一些人可引起变态反应。再说“夏枯草”是苦寒之品。对于脾胃虚弱者、低血压者、弱视者以及甲状腺功能减退者均属于忌用或禁用的范围。夏枯草含钾量很高,如果消费者服用了保钾利尿药,又喝了含有夏枯草的饮料,会引起高血钾而损害心脏。就算健康人如果常服或过量服用含有这两种中药的饮料或其它剂型的所谓的保健食品,也是有损健康的。对于不明真相的消费者,“怕上火喝某某”。吃出病来了或者病情加重了还不知道自己是受害者。这种混乱的保健市场不知何时能休止?损害消费者健康的结果由谁来买单?越来越让人当心,人们的健康不是毁于医生之手,就是毁于保健品。

再从另一方面看问题,由于保健食品属于暴利,企业财力自然雄厚,专门派出人员到“金银花”的产地,直接从药农手中抢购,然后囤积起来。这样一来,将有限的资源造成药源短缺,所谓的保健食品掠夺中医药市场,从每公斤40元一下子飙到每公斤400多元。市场马上出现大量假货。金银花是常用药中的常用药,药费猛增,广大患者苦不堪言,阻碍了中医药事业,而且全国各地的医保部门每年要多支付十几亿人民币的保费。这是国家的直接损失。你们看看,这种损害患者和民族,以及国家利益的害群之马,塘里之豺该不该绞死它们?再想一想医药行业该不该开放?标准答案是:应该改革,但不能开放。医生的笔是枪,药是子弹,处方尤如判决书。是严肃而神圣的,不能乱来的。此与公、检、法、税等部门一样,绝不能开放做生意的。试想一下,如果公、检、法、税当商品也推向社会做交易,这个社会将会是一个什么社会?

 

谁在制造公害

 

从非典开始,一有流行性疾病了,就有中医在报纸上登载预防的方子。就拿现在预防甲流的方子来说,它验证了吗?像疫苗发明一样,先要实验的,在验证有效性后,才能普及的。现在这个药方子,没通过验证,就普及,这是不合理的。

 

另外,没有验证,没有实践的检验,没有验证它的有效性,怎么能说它有用?你能保证喝了不会被传染吗?

 

它不是疫苗,不会因为你喝了这种方子的药,病毒就不会在你体内生存下来。你不是接种疫苗,不可能有用的。

 

目前只能发挥用中药治疗已经感染甲流的患者,这是必须承认有效的,而且中医药的抗病毒能力很好。至于喝汤药能预防,很难让人信服,尚缺依据,不是喝了这几种草药就不得甲流,这种没有科学依据而让大家乱吃药是很可耻和可恶的行为。为什么呢,我就问你了:你这个是不是疫苗?不是疫苗不能产生免疫你怎么能预防?而且每个人的体质不同,你怎么敢保证这个方子适合所有的人?不适合的人喝了,会不会生病?

 

非典时,出了一个中药方子,大家猛抢猛喝。结果怎样?喝了的人照样该得病就得病,不喝的人没染上还是不得病。严重损害中医的信任度。

 

中医西化,还有活路吗?

 

近10年来中医院存在严重的西化实况:变传统中医坐堂的行医方式为按西医模式进行分科室治疗,治疗不再是一对一的了解,更谈不上对病人整体和变化的把握。而是流水线式的、程式化的治疗方案;辨证治疗被弱化,根据病人具体状况甚至随季节的变化、病患情绪变化而增减不同配伍的处方统统变成了按疾病名称就可套用的中成药,甚至多数中医院卖出80%以上的药品都是西药。这算是中医院吗?所以,必须限量西药在中医院的使用。

 

再说说“中医们”看病。你走到某些中医面前,他给你把脉,问了问情况,然后,给你开两个吊瓶。或者你身边就有这样的中医,自己有个头疼脑热,迫不及待地跑到医院去挂点滴,吃西药,你还纳闷儿呢:怪了,他自己不就是中医大夫吗?天天跟这儿吹,我医术怎么好,中医学怎么博大精深,我用中医看好了多少病人……

 

为什么人们觉得中医不可信?不是人们对中医没感情,眼瞅着是中医院,一进去就给你开针剂,开吊瓶,看完病了给你开点西药再加点儿中药,连中医师自己都去顺从西方的治疗手段,你让人怎么信任中医?

 

中医无权进急诊室,致使中医的急救技术失传。西医没有抢救死亡责任的标准,中医却有。中医药的剂量和计量受限,许多方面都是在限制而不是发展中医。

 

幸亏中医有治疗慢性消耗性疾病和疑难杂病的特色和优势,否则,连残羹剩饭都吃不上了。

 

如果医疗改革再次失败,那是国人的灾难,这是要担心的。由于假洋鬼子太多,必须警提管理部门和财政部门一如既往地重西轻中,继续采用牧师管道士的政策,那么中医很快就要进坟墓了。

 

 

第九剑:商业医学时代

 

中医商业化

 

关于中医为什么这么不争气的问题,我提出两点:

 

一是,中医想争气却争不起来。这是客观原因造成的。

 

改革开放以来,国门打开了,把外面的科学技术引进来了,什么CT啊,核磁共振等各种检测仪,这些西医人掌握了西方的检测技术后,就开始忘本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了,也开始瞧不起中医了。

 

西医仅仅不过两百年的发展史,就发展到今天这个程度了,如果三千年前就有了西医的话,可以想象西医到今天会是什么样了!而中医已经有了几千年的历史了,到现在还是这个老样子,抱着老祖宗的东西,就不再往前走了。是个典型的“啃老族”。境遇不好,可是中医人自身不争气,假的学术权威太多,而且中医疯狂地使用西药给人治病,也是一个致命的问题,致使长久以来,中医始终处于一种藐视、挨打、受排斥的位置。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西医就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给世人的印象是西方医学很强盛,东方医学很弱化,因为你说的外行人听不懂,又无法用具体数据来说话。作为旁观者也好,作为判官也好,听来听去中医的理论是既空泛又没有什么数据,始终是糊涂的。虽然临床个例很多,但用所谓科学的标准来衡量的话,没有量化的事物就很难上升到科学的层面。所以老百姓常说:西医让人较为明白地死去,中医稀里糊涂地让人活着。为什么不懂中医的方舟子之流要否定中医,说中医不科学?这种不对等的辩论,就好比西方人与东方人在没有翻译的情况下对话,谁也听不懂谁的话。

 

其次,中医有抽象医学,经验医学,哲学医学,立体医学,四维医学之称。在理论上就高处不胜寒,没有办法让更多的民众理解,因为它的理论好像是抽象的,看不见摸不着,不可能如西医的解剖,生理、病理一样,显微镜下都看的很清楚的。不能以微观的形式解释清楚,让人觉得难以捉摸,或者说比较悬,不像西医那样随意给出一个病名。而且辨证所用的语言多是古代汉语,其中大部分概念现在在别的地方已经不再使用了。这就更加让人觉得玄乎了。这一点西医听不懂中医理论而不服气,因为他们根本就不了解中医,老百姓也不是很明白的。所以,这一点就造成了中医理论不容易为人们所接受。

 

二是,中医自己不争气,向钱看,败坏自己的形象。

 

认为中医药是中国人信赖的东西,他就开始用神化的东西美化它,甚至夸大中药的作用,把它进行商业化。这一商业化,小鱼、小虾、社会渣滓,全部都参与到所谓的中医药事业中去了,那么多败类进去,还有好啊?而且从经营上超越了真正搞中医药的人,等于正常与不正常的形成了一种极大的反差,如果说,文革时期只有一小撮的地、富、反、坏、右,那么现在是一大部分,不是一小撮了,这些渣子“人才”严重损害了中医药的名声。

有帮助
期待更新

兰金初 主任医师

北京市鼓楼中医医院 中医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九把毒箭直取中医... 的相关咨询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