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李晓阳 三甲
李晓阳 主任医师
西安市中医医院 男性病科

男性性生理浅谈

 

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西安市中医医院男科李晓阳

性是人生唯二的大事。男科门诊患者谈及性功能障碍之时,常觉人生价值几乎丧失,视余事为无趣。此说虽非至理,但是客观上是多数男性共同心声。因此研究男性性生理当然是大事。西安市中医医院男性病科李晓阳

粗浅而论,首先性是生理本能,自然与身体状态密切相关;但此机能发挥正常与否则与心理因素有莫大关系。也就是说身心健康与否对性的功能状态有根本的影响。具体而言,身体本能,自然属于现在所说的先天,为肾所主,故“肾主生殖”“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同时身体一切机能,均在先天肾气激发之下而发生,即其他后续功能有赖于先天肾气功能的正常发挥。先天肾气充足则后续机能有发挥之机;否则各项机能难免失常。后天一切机能运行之气血化生来源,则归肺、脾二脏。其中肺吸入大自然之清气与脾胃所吸收的水谷精微化生宗气、营气、卫气等,进而营养濡润温煦推动卫护全身各项机能。只有先后天状态基本正常,才能在个体生存的基础之上,身体性本能有存在的基础与前提。而心理因素,中医所属,以心、肝为多;“心者,五脏六腑之大主”“心藏神、主血脉”“肝藏血”“肝主疏泄”均提示生理机能的正常发挥有赖于心神的调节和肝气的疏泄职能;同时男性性器为肝脉所绕,阴茎其名曰“宗筋”(肝主筋),更说明肝在男性性功能的正常发挥中的重要作用。综合说来,男性性机能的正常,首先源于肾的先天机能发挥,其次有赖于肺脾二脏提供充足的物质基础,同时受心肝的调节而正常运行。即男性的性机能与五脏功能的发挥正常与否均十分相关。性机能的失常,不离于肾,但不独与肾相关。

按中国哲学体系看法,人体的结构完整属于“体”的常态,功能正常则属于“用”正常,其中性功能是“用”的一个重要方面,二者正常则属于体用合一的状态。如身体结构及功能状态异常则表现为体病而用异。其实每一脏器功能都是体用合一的结果,体病则必然用异;而五脏之间,某一脏用之不足及太过都会出现病态。性功能异常的来源也是如此。

从人体结构、功能来说,现代医学对此有相近的认识。人体的性机能首先与生殖系统结构与功能的正常与否相关,其次则与丘脑、垂体、性腺轴密切相关。如果说生殖系统尤其交接器官属于一线部队的话,则丘脑垂体性腺轴则属于上层指挥系统。此轴系统于青春期开始发动(与中医所述天癸规律一致),随后激发性腺功能开始运行,睾丸(子,称外肾)开始生长,阴茎开始生长(宗筋,归肝为主,肝主疏泄),第二性征开始发育(须髯、喉结、阴毛各归所属),随后生殖机能在数年之后开始初步正常。多数男子在16岁左右开始出现遗精等现象而提示生育机能本能的开始。同样道理,性机能过程中性欲、勃起、射精控制等的正常与否,首先取决于局部解剖结构状态,其次取决于体内激素水平、神经系统类型、心理素质状态等。其中激素水平、神经系统类型由遗传因素决定,也就是说有“先天因素”;同时心理素质状态是在“先天因素”的基础上后天训练培养出的“反射”,也就是“后天因素”。只有先天因素和后天因素的共同合力配合,才会有正常的男性性功能状态的存在;二者任何一个系统的异常都会导致男性性功能障碍的出现。先天因素的状态异常,被称作器质性改变;而心理因素等则被称作功能性改变。器质性改变常合并功能性改变,而功能性异常者却未必一定包含器质性改变。即器质性性功能障碍多包含不同程度心理性因素的参与。因此器质性疾病的治疗,现代医学多采用手术(如存在解剖学异常)或药物(如激素水平调节的内分泌治疗)等,同时也必须辅助以适宜的心理调整才能取效,而对于功能性或心理性因素则以心理调整为主或辅助以理疗或营养神经等方案。

现代医学与中国传统中医所研究对象相同,虽然研究思路及方法各异,但由于对象的同一性,二者理论必将在较高层次上具有统一性。通过对两者融会贯通的研究,必然能找到二者的契合点而相互提高。各科如此,男科亦如是。

李晓阳
李晓阳 主任医师
西安市中医医院 男性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