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王挺 三甲
王挺 主任医师
南京市中医院 神志病科

越关注睡眠,越加重失眠

 

    刘小姐是一位在公司中从事订单和进销存管理的职员,这是一个事务繁琐和需要高度责任心的岗位,刘小姐因此经常会出现夜间入睡困难、易醒、再入睡困难和多梦的情况,她很担心这样会影响白天的精力和工作效率,于是,她试了各种方法,甚至形成了有紧闭门窗、关闭手机、戴隔音耳机、热水泡脚等十余个“睡前仪式”,希望藉此能改善睡眠。起初,睡眠还能有所改善,后来她发现只要睡前少了某个步骤,就会担心当晚的睡眠质量;渐渐的,刘小姐越来越紧张和焦虑,即使完成所有睡前步骤也无法正常入睡了。就诊时,她的描述是“怕天黑,怕看见床”。南京市中医院神志病科王挺

 

    睡眠的重要性毋庸置疑,睡眠质量的高低越来越成为公众关注的目标,我们在前来南京市中医院养生康复中心失眠诊疗平台就诊的患者中经常发现,很多原本属于轻度失眠的患者由于过度关注睡眠、过度讲究睡眠方式和过度就医等反而加重失眠,甚至出现严重的焦虑、抑郁、紧张、烦躁等负性情绪,很多大家都认为是正确的睡眠观念之中也存在着误区。例如:

 

1、对睡眠时间有不切实际的期望,认为每晚睡眠时间不应少于8小时或应该上床后立刻入睡等,否则便是失眠。其实,偶尔出现的睡眠时数减少等睡眠障碍是人体对外界刺激的正常应答,一般都可以自然缓解。

2、担心失眠会导致身体脏器的严重病变,把白天的负性情绪如焦虑、易激惹等以及所有的躯体不适均归咎于失眠的影响,把睡眠当作一项极其艰巨的任务,睡眠成了重中之重,从而对失眠产生恐惧感。其实,人体的日出昼伏是由睡眠—觉醒机制调控,短暂的睡眠障碍并不会干扰正常生理,而过分的自我暗示往往会不由自主的使自己的情绪更加糟糕,从而更加重了夜间失眠。

3、长时间保持着一些非功能性睡眠行为,如晚上很早上床试图“培养”睡意,甚至进行一系列的“仪式” 酝酿睡意;早上醒来后也要长时间试图再睡;日间较多时间躺于床上,试图补足睡眠以及中午较长时间的午睡等,其实,长时间的日间睡眠反而会干扰人体睡眠—觉醒机制,使夜间睡意的出现更困难,面对夜间长时间觉醒和夜间环境,许多患者继发焦虑、抑郁等症状,结果是许多患者白天昏昏沉沉、思睡,可到晚上进卧室,特别是躺到床上后,立刻紧张不安、思绪万千而致数小时无法入睡,情绪随之会变得更加焦虑、恐惧、抑郁、心烦意乱,甚至生不如死的自我体验。夜间焦虑与失眠形成恶性循环,失眠导致焦虑,而焦虑又加重失眠。

4、长期对药物治疗抱有敌意。对确诊为原发性失眠症或继发失眠症状的患者,如不能通过自我调节改善,症状持续并引起其他方面改变时,医学治疗是必需的。很多患者都认为改善睡眠的药物会产生严重的依赖性等不良反应而拒绝服用,从而使失眠症状不断加重。其实,失眠的治疗方法是多样性的,包括药物治疗、中医治疗、物理治疗、针灸治疗等和其他非药物治疗方法,侧重点也不完全一样,例如,助眠西药通常对快速入睡会有帮助、中药则对改善夜间早醒和多梦效果较好,而物理治疗对改善长期失眠引起的头昏倦怠和焦虑较为显著等。而且,合理剂量和疗程的助眠药物在医生指导下服用,是完全可以信赖的,不良反应的出现率也不会超过其他普通药物。

 

几条改善睡眠的建议:

1、只在夜间睡眠。没有特殊情况,不要在日间睡眠,即使感觉疲乏倦怠也不要卧床。

2、只在有睡意时再上床。不要做卧床阅读、看电视等与睡眠无关的任何事情。

3、上床后半小时内无法入睡或夜间早醒后半小时内无法再入睡时,选择穿衣下床和离开卧室,以独坐或轻微阅读等待睡意。

4、药物和其他治疗可以帮助你而不是相反。记得是在睡前服药而不是半夜,更要记得只有现在服药,将来才有可能停药。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王挺
王挺 主任医师
南京市中医院 神志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