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王星 三甲
王星 副主任医师
天津983医院 心血管内科

美国人都把支架淘汰了!中国人还在用?

他问医生,能不能不要使用这过期的技术给我们治病

查房:患者,男性,58岁,因为药物无法控制的心绞痛,建议患者做个造影看看,有必要的话,可能需要支架。

患者张先生反问医生:“听说支架在美国都淘汰了,你们怎么还在给我们用?”

王医生:“听谁说的?如果淘汰了,现在最好的能解决问题的方法是什么?”

老张并没有正面回答,或许老张确实听谁说过在美国支架淘汰了,这项技术已经过期了;可是老张并没有弄清现在美国人用的是什么方法来治疗药物无法控制的心绞痛。

不怪老张,因为老张也是听来的;

可恨的人是发出这个言论的人,有个别人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先告诉大家一个统计数据:

我国心脏支架手术在 1988 年时只有52 例,2000 年突破 10 万例,冠脉介入手术(PCI手术)病例数超过60万例;2016 年已实施 67 万例。

我国是14亿人口!

美国每年实施的支架例数高达100万-120万例;

而美国的人口为3亿!

您说谁做的多?您说这是淘汰了吗?您说这是过期了吗?

当然这不能用多少来衡量,只能用适应症来衡量,或许我们还需要一把道德的尺子。

第一、我们先说适应症:

1、急性心肌梗死救命的时候,支架是非常有效的手段,支架手术使得急性心肌梗死死亡率从原来的30%降低到10%以下。

也就是如果是急性心肌梗死,如果能第一时间到能支架的医院,那是幸运的。

2015 年中国急性心肌梗死病历统计 13 万例,其中直接手术例数4.7万例,根据指南急性心肌梗死患者应立即进行手术,而在我国,急性心肌梗死患者接受直接 PCI的比例只有 36%。

有多一半人没有接受最好的治疗。

2、药物无法控制的心绞痛,药物都用到极限了,还是疼,您说怎么办?

你只要告诉大家怎么办就行,我拜谢您!

就问问和老张一样的人,现在怎么办?

当然在支架的时候,或许出现过临界病变,比如75%狭窄,有人说放,有人说不放,但一方面这种病变属于少数,另一方面这样的病变也可以行血管内超声进一步评价。

第二、道德的尺子

因为种种原因,每次谈到支架都会热议,甚至很多人大骂。

1、支架的价格,再牛的医生也没有资格定价。

2、一个面包的成本价或许只有几毛,卖到手里几十块,因为还有很多费用:包括生产、运输、店面、税收等。

这个比喻不恰当,因为支架在前期研发过程中投入大量资金,这个钱不是成本吗,莫非支架成本只算一个金属成本?

一盘菜的成本也几块钱为啥也卖几百块?

油好像也在涨价,汽车房子价钱都很高。

房子的成本就是水泥钢铁吗?

当然,价格确实高,这里面原因很多,动动脑子就行,不多说了。

3、对于过度医疗的人,不要暗自窃喜,苍天有眼,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但毕竟是少数,因为造影结果是有记录的,拿着光盘可以找任何人看!

所以,不要谣传美国人不放支架,病没在自己身上,站着说话不腰疼!

病在自己身上,不管怎样您都得想办法治病。

老张如果不放支架,每天都心绞痛,您说怎么办?还有心肌梗死得危险,您说怎么办?

(心血管王医生正式授权原创保护,如有窃取者一定追究法律责任。)

王星
王星 副主任医师
天津983医院 心血管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