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王越 三甲
王越 副主任医师
北京同仁医院 眼科

患儿手术时的内心世界

我的外眼手术的小患者们通常比较多,很多孩子都很可爱,很坚强,他们一个个多数都是胖乎乎的,非常讨人喜欢,也很懂事。有的孩子年龄很小8岁,9岁,10岁,这么小的年龄就可以坚持下30到40分钟的局麻手术,真是不简单。常常我在想,这些孩子手术时幼小的心灵是怎么想的,会不会因为手术,给他们留下心灵的创伤和阴影呢?他们会不会今后非常害怕我,或者对我“怀恨在心”呢?由此,我让几个可爱的孩子们写一写他们手术的心得、体验和感受,让我好感受一下他们的手术时的内心世界,真的和大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孩子们好可爱。一起欣赏下其中两个孩子的作文吧,很有趣。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眼科王越

 

1、皮皮的手术经历:

    前几天,我来到北京同仁医院,检查过后,我被诊断为睑内翻,需要做一个小手术。虽然是一个小手术,但是我还是很害怕。   

到了做手术的那一天,我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来到医院,等待着手术。刚刚找到一个座位坐下,我就开始担心了,我的眼睛万一做坏了怎么办?瞎了就得不偿失了,我越想越害怕了。虽然我的想法都被妈妈给一一否定了,我还是非常担心,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开始做手术了,首先,医生在我的左眼的旁边打了一针麻药。打麻药并不像妈妈说的那样。妈妈说:“打麻药就像打针一样疼。”我可不这么认为,打麻药比打针要疼多了。扎的那一下不怎么疼,推的时候很疼。我知道做手术是有一定的风险,所以我就不敢乱动,积极地配合。我原来以为做手术会很疼,现在我觉得一点也不疼。在做手术时,医生还陪我聊天,给我讲故事,出谜语呢!   

经过紧张的四十分钟后,我的手术完成了,眼睛蒙上了纱布,像一个瞎子一样。这次手术,我可要好好地谢谢给我做手术的王越叔叔,要不是他鼓励我,给我讲故事,出谜语,分散我的注意力,我说不定还会哭呢!我觉得,做手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的心!(皮皮)

 

2、手术中

   ……我看了看做手术的躺椅,心里突然现出电视中的截肢,移除等手术。一会儿,传来了荡着回音的脚步声——王医生拿着锋利的刀,来了:“躺上去,做手术时最好把手放下面儿,开始吧!”我慢慢的过去,躺下,合拢了抖动的眼睑 ,“开始打麻醉啦。”随之,砭骨的一针,刺入了眼皮 ,我止住了呼吸,眼部神经传来的信息到了全身:“痛!”手术刀开始行动了,我感受着皮肤下细胞们无奈的被强行分离的痛苦,我突然感到我好弱小,我竟觉得下眼皮上有水分存在,医生的助手说:“有的孩子眼睑上的毛细血管很多”,“嗯~”医生回应着。我心里天晴了,原来是血 。可是过了一会天又阴了,开始缝针了,针线在眼皮上进去、出来、进去、出来,我的心也慢一下,快一下,想唱一首歌分散一下注意力,也走调,时间好像静止不动了,终于疼痛停止了。过了一星期,要拆线了,这次可轻松多了,一剪、一夹、一拉没几下就万事大吉了,倒睫手术圆满成功。王医生带我领略了一次惊心动魄之旅。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王越
王越 副主任医师
北京同仁医院 眼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