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让记忆飘失在梦中

吴伟东 主任医师 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 胸外科
2009-06-10 595人已读
吴伟东 主任医师
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

   我知道了,时间的流逝并不能冲淡对往日的记忆;我知道了,我徒劳无益的逃避,尘封不了辗转入梦的你;一切有形无形的流沙,还是埋葬不了曾相依走过的日子。在这无风仍脉脉,无雨亦潇潇的暮霭时分,仍会有阵阵风铃声,敲击着我空白的心;仍会有默默伫立的丁香簇,牵引着我,跌进那曲无韵无律的离歌中。 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胸外科吴伟东
                 
  还是那枚小小的印着刻骨切肤誓言的相思叶,在每一处我无奈停泊的驿站,提醒着我人生的诡计与艰辛;还是那只永远飞不走的纸蝴蝶,带着梦幻的翅膀,在月华如水的晚上,停在我的书页,向我昭示着生命的无奈与凄惶。
                 
  随风而逝的纤细岁月,原来是一杯盛满蜜语的酒。在这酒中,我迷失了自己的路途。我用青春的色彩编织了花冠,日复一日在这酒中沉醉不愿复苏。而今,青春的花冠祭奠了我青春的坟,蜜酒的味道原来也是这般苦涩。我无泪抬起我曾低垂的头颅,年华岁月却被时间的魔手悄悄偷走。听着凄婉的萧声我不再哭泣,月光下我恰如无主的幽灵。轻纱万重,而我已如隔世的人。前生的梦中你与我执手,走过了我醉酒凄惶的岁月,今生的我从梦中醒来,你却已背弃了前生的诺言一去不再回头。我如一叶小舟在茫茫海上渐飘渐远,然而,我回头无岸。曾经魂梦相依的你,在这海上已了无踪迹。对此,我找不到医治心灵创伤的药,我只好将我残缺的心,交给女娲去补。
                 
  前生的岁月是一本装簧华丽的书,在这书中,我留下了虚度年华的证据。更有把你的誓言珍刻在书页,渴望着彩笺里满溢着你的祝福。而今,彩笺的颜色已经斑驳,曾被珍视的尺素已被岁月注释成尘。
                 
  我知道了,人生的誓言原来只不过是一场小小的游戏,誓言相许永不分离的传说,只如流沙,经不起风巫的吹袭。那被碾成细尘的红豆,再已长不成参天的大树。
                 
  是该醒了,忧愁总该属于过去。我愿挥起我锋利的宝剑,把这羁绊我的恼人情丝斩断。给我一颗慧质兰心吧,让我把这漠漠的红尘看透;再给我,逃脱这记忆束缚的勇气吧,我愿意用40岁以后的生命,筑起我岁月的墙,任千年白蚁也蛀不掉我重生于世的信心。我不能象火鸟在烈火中重生,但我愿用此后的冷凌,还我一份似水的柔情。
                 
  让曾经的美丽,随着流沙散了去吧!一夕岁月,也应为千年人生;让流失的日子,不再徘徊在我的窗前;让我的歌声,重在天宇响起。
                 
  今夕的我闲坐前淡数片片落叶,才惊觉,候鸟又去。那些个如梦的花季,那些个唱醉一帘秋色的日子,那些个在风中轻旋的柳笛,如今只剩下,一缕幽幽的魂迹,在夜夜梦中,来来又去去。
                 
  曾经以为,一朝有缘,便能千年相依;百日知心,便可岁岁相携。
                 
  而今,千年梦醒,驻足回首时,才蓦然发现灯火已阑珊,伊人已远去。只有商时风,唐时雨,交错成不再演绎的故事。
                 
  于是,在星汉灿烂的夜晚,我将碾成细尘的红豆抛向夜空,让相思不再!
                 
  于是,在落寞的晚风中,我又吹起了那叶柳笛。
                 
  让记忆在梦中轻眠吧,永别了,前世的梦;再见吧,我的希望。
                 
  但愿回忆不再荼毒我心灵的创伤,永远,永远……

有帮助
期待更新

吴伟东 主任医师

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 胸外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