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肖亦敏 三甲
肖亦敏 主任医师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心脏及大血管外科

心脏其实很坚强

心脏是人体的重要器官,故由肋骨和肌肉严密地保护着。心脏若受到伤害,立即会引起严重后果,所以没有人不爱护自己的心脏,古人在打仗时也知道佩戴“护心镜”。历史上,医生曾长期不敢在“心脏禁区”里动手术。

毫无疑问,心脏保护必须重视,各种伤害应当避免。这里只是想揭示人们,机体有着意想不到的生存潜力,心脏也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是个十分娇嫩的器官。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心脏及大血管外科肖亦敏

1985年2月1日午夜,美国圣地亚哥的一位19岁青年下班回家,心区被人猛捅了一刀,生命垂危。医生检查时发现,这青年的心脏上有好几厘米长的伤口,里面的血液已经流干。医生立即将伤口缝合6针。并采取了各种救治措施,他得救了。35天后出院回家,并很快重返工作岗位。

这是运用现代医学技术取得的奇迹。但同时也告诉我们:看来好像经不起外界碰撞的心脏,倒也能“顶得住”意外的袭击。

尽管心脏躲藏在我们的胸膛之内,但枪伤、剑刺仍可能使心脏直接受到伤害。据记载,19世纪末以后的50年里,外科医生为心脏做伤口缝合术的,就有1200次左右,调查发现,这些人大约有一半可以活下来。有人特意找来21位心脏受过外伤的人查看,他们的心电图和X线照片全部是正常的。

1965年,医生从X线检查中发现,69岁的塞拉瓦利的心脏里有一颗子弹。这颗子弹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被射进体内的,已在他心脏里待了整整50个年头,可塞拉瓦利并未感到有什么不舒服,医生当然也就“不管它”了。

此事并非个别。有颗子弹留在俄国人乌马罗夫心脏里达39年,他也没有异样感觉。2000年,土耳其的图腾欧鲁因突发胸痛而求医,经X线检查,发现心脏里有不明异物,遂给予心脏手术。医生发现,不明异物竟是一颗已经生出铜锈的子弹头。这位退休老人说,他在59年前曾因误中枪弹而昏迷,但醒后并不知道子弹仍留在心脏里,而且他半个多世纪以来居然生活如常。

医学资料告诉我们,医生还在心脏里发现过子弹碎片、木屑、碎骨和针头等物。这些心脏里带有异物的人,有很多也一样活得很好。

还有离奇的事哩。

2004年12月9日,美国华盛顿莫斯湖地区一名24岁的男子在使用射钉枪时,因射钉枪走火,将一根2.12英寸长的钉子射人自己的心脏。经医生抢救,最终将长钉取出,幸运男子终于逃过一死。

这种因射钉枪走火射人心脏的事在我国也有。1998年9月20日晚,一民工在施工时不慎被射钉枪击中,伤员的左心房插进一根1.5厘米长的钢钉,经天津的医生紧急开胸救治,也使伤员脱离了生命危险。

1999年,我国一家医院曾成功使一位尖刀刺破心脏又伤及月于脏的病人获救,也被视为“实属罕见”的病例。

毫无疑问,心脏保护必须重视,各种伤害应当避免。这里只是想揭示人们,机体有着意想不到的生存潜力,心脏也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是个十分娇嫩的器官。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肖亦敏
肖亦敏 主任医师
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心脏及大血管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