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张正华 三甲
张正华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 皮肤科

破解“汗孔角化症”之谜

破解汗孔角化症之谜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皮肤科张正华

汗孔角化症 (porokeratosis, PK)是一组少见的以鸡眼样层板cornoid lamella, CL为病理特征的角化异常性皮肤病,典型皮疹是火山口样斑疹、斑丘疹或斑块,临床表现多种多样,据文献报道有20余种表型,构成病谱。皮疹可以是单个或多个,甚至不计其数,播散于全身。尽管目前尚无PK发病率的确切数据,但是在国内外文献均有较多的PK病例报道。在人体表面为何出现火山的迹象,如同谜团,困惑着皮肤和病理科医生......

破解谜1:PK与小腺的管口过度角化无关。

故名思义,PK由小腺的过度角化所致。该谜思源于1893年意大利皮肤科医生Mibelli首次报道的病例,自2岁发病的一名男性患者,其上肢和手部出现边缘呈堤状隆起的斑块,其父亲和兄弟姊妹也有类似皮疹。当时Mibelli误以为该病与汗管口角化过度有关,故将其命名为PK,即经典斑块型PK。随后,人们发现在没有小汗腺的口腔粘膜和外阴等部位存在PK皮疹,尽管PK并非是由小腺的角化过度所致,但是该命名仍沿用至今

破解谜2:PK患者携带着甲羟戊酸(mevalonate, MV)通路上的基因变异,体细胞二次突变可导致等位基因表达不平衡,促进皮疹的形成。

近年来遗传学家发现,PK4个致病基因MVK-PMVK -MVD-FDPS依次串联MV通路上在罹患PK的人群中,这4个基因型的检出率高低有所不同。无论在家族性还是散发PK中,MVD基因型均居多,其中MVD c.746T>C (p.Phe249Ser) MVD c.875A>G (p.Asn292Ser),属于高频突变美国和日本学者分别对线状和/或播散性浅表性光线性PK患者的外周血和皮肤进行突变检测,报道在PK皮疹中体细胞存在二次突变。二次突变可导致野生型等位基因失活,等位基因表达不平衡是导致PK皮疹的主要原因。

破解谜3:PK基因型与临床表之间存在一些联系

我们观察到MVK型皮疹可大可小,可厚可薄,可多可少,甚至不计其数,同时出现浅表播散PK臀部巨大疣状斑块是其特有表现;PMVK型皮疹主要是“火山口”样斑块,皮疹数目比较有限,局限在男性生殖器和汗孔角化瘤是其特有表现MVD型皮疹的起病年龄或早或晚,数目可多可少,甚至不计其数;FDPS型皮疹通常浅表且细小,可呈点状播散分布于躯干和四肢,不计其数。4基因型患者在面部均可出现浅表环状斑疹,其中以MVK型患者尤其严重,可累及整个面部,呈现“花脸”;女性仅在眼周部位散在浅表PK,多见于MVD型。与MVKPMVK基因型相比,MVDFDPS基因型患者在臀部和生殖器部位的皮疹少且轻微。

简而言之,PK4个致病基因MVK-PMVK -MVD-FDPS依次串联MV通路上,其对应的临床表型从MVK型的变化多端到趋向于FDPS型的均匀一致。

破解针对MV通路的靶向治疗,是治疗PK的新策略。

我们知道他汀类药物MV通路上HMG-CoA还原酶抑制剂,刚好作用于4PK致病基因的上游。美国学者率先给3例携带MVD和2例携带PMVK突变的PK患者%洛伐他汀/%胆固醇软膏或乳液,每日二次,连用4周后获得皮疹明显改善。不同于以往的对症治疗,目前首次针对PK发病机制的导向性治疗已获得成功,PK患者带来曙光。


张正华
张正华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 皮肤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