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周建伟 三甲
周建伟 副主任医师
北京同仁医院 骨科

颈椎人工椎间盘置换术与颈前路融合术后再手术的比较

颈椎人工椎间盘置换术与颈前路融合术后再手术的比较:来自FDA批准的IDE试验

摘要:研究设计:本研究基于多个前瞻性随机研究中收集的数据进行回顾性分析。

目的:该研究的目的是比较颈椎人工椎间盘置换和颈前路融合手术的再手术率。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骨科周建伟

背景:对于任何新技术,其安全性评估尤为重要,包括将来可能需要再次手术的评估。与ACF相比,TDR的一个潜在的优势是其可能减少甚至消除邻近节段的退变,防止邻近椎体退行性病变。除此以外,是不是还有尚未发现的新的问题,同样非常重要。

方法:研究数据来源于6个FDA批准的IDE试验(豁免审查设计试验)之一。结果基于136例患者(84例行TDR,52例行ACF),平均随访55.1月(24-98月)。收集的数据包括一般情况,手术细节,随访时间,再手术的发生率,再手术的原因,再手术距离初次手术的时间。在本研究中,再手术定义为任何涉及颈椎的外科手术。比较TDR和ACF两组的再手术率和初次手术后至再手术的时间。


结果:TDR组的再手术率明显低于ACF组(8.3%vs. 21.2%; P < 0.05)。TDR组的邻近节段退变明显较ACF组少,P值如下(4.8% vs.13.5%; 0.05 <P < 0.07),显示再手术的一个趋势是源于邻近节段退变。ACF组,4例患者因骨不连再次手术。比较两组患者自初次手术至再手术的时间,发现TDR组再手术的时间明显较ACF组晚。Kaplan-Meier生存分析也得到了相似的结论——TDR组在再手术之前的“生存期”明显较长(P < 0.05)。

结论:该研究发现,与ACF组相比,TDR组的再手术率明显较低,且再手术之前的“生存期”较长。TDR组因邻近节段退变再手术较ACF少,且推迟邻近节段退变的发生。

Reoperations in cervical total disc replacement compared with anteriorcervical fusion: results compiled from multiple prospective food and drugadministration investigational device exemption trials conducted at a singlesite.

Spine (PhilaPa 1976). 2013 Jun 15;38(14):1177-82.


==============================


【专家解读】


经前路颈椎间盘切除融合内固定术(anteriorcervicaldiscectomy and fusion, ACF)由Smith等提出后,经过数十年的发展,目前已是颈前路手术治疗颈椎病的经典术式。但近年来多项研究表明,ACF存在颈椎活动受限、邻近节段退变等远期并发症。由此,近十年来颈椎间盘置换术(total disc replacement,TDR)的发展取得了长足进步。人工颈椎椎间盘置换术的设计理念是在前路椎间盘切除后,通过在椎间隙植入一个可以活动的装置代替原来的椎间盘,实现保留运动节段、减少相邻节段出现继发性退变的目的。TDR 的手术指征和ACF 基本一致,不同点在于减压后是采取非融合技术。从理论上讲,TDR 优劣并存,优点是具有保留接近正常的颈椎活动度和稳定性, 能够减少邻近节段退变,但也会出现有假体磨损松动、异位骨化等问题。因此掌握其手术适应症至关重要。


TDR较ACF在减少术后邻近节段退变(ASD)方面不管是从理论方面还是实际的临床研究方面都有明显的优势。但会不会有其他方面尚未认知的问题存在呢,该文作者从两种手术患者术后再手术率方面入手,对再手术患者的病因、再手术时间,再手术率等方面进行了对照研究,发现TDR组较ACF组再手术率有较大优势,且明显推迟了相邻节段退变的发生。


综合相关文献及个人体会,1.人工颈椎间盘置换适应证:(1)脊髓型颈椎病、神经根型颈椎病,主要以软性压迫为主者;(2)颈椎间盘突出者需行前路减压手术者;(3)不存在明显椎间隙狭窄及颈椎节段性不稳者;(4)年龄小于55 岁以下,且后方小关节无明显退变活动良好者。2.人工颈椎间盘置换禁忌证:(1)严重骨质疏松者;(2)严重颈椎不稳定者;(3)创伤、感染、肿瘤患者;(4)强直性脊柱炎、类风湿关节炎者;(5)弥漫性特发性骨质增生、后纵韧带骨化症(OPLL)者。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周建伟
周建伟 副主任医师
北京同仁医院 骨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