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杜士君 三甲
杜士君 主治医师
北京301医院第七医学中心 心理医学科

放手的爱-对为人父母者的建议

作者:鲁斯·桑福德

翻译:吴今

  这个星期,当我和一位朋友交谈时,回忆起今年夏天听到的一个故事。

   “一个好心人,看到一个蝴蝶挣扎着从茧里脱出,他想帮它,于是轻轻地将茧丝拉开一个口。蝴蝶自由了,从茧里出来,它扑楞着翅膀,却不能飞。那个好心人不知道,只有通过生的挣扎,翅膀才能坚硬到能飞的程度。这只蝴蝶只能残喘于地上;它从不知自由的滋味,从没真正活过。”北京301医院第七医学中心心理医学科杜士君

  我把这叫做学习放手的爱。这种知识,我花了很久才获得,并经历了痛苦的磨练和极大的耐心。我学到,我必须让我所爱的人自由,因为如果我抓住不放,想要控制,结果我将失去本想守住的。

  如果我因为认为所爱人应该如此这般,就试图去改变他们,那我就剥夺了他们一项宝贵的权利,为自己的生活、选择和存在方式负责的权利。每当我将我的心愿、希望、权力强加于另一个人,我剥夺了他(她)充分成长与成熟的机会;我的占有欲限制和阻碍了别人,无论我的用心是多么善良。

  我可能以最仁慈的保护行为限制与伤害——过分的保护比语言更明确地对那人说:“你不能照顾自己;因为你是我的,所以我必须照顾你。我对你负责。”

  在反复学习和实践之后,我现在可以对我所爱的人说:“我爱你,在乎你,尊重你,我相信你有力量,或正在发展这种力量,使你自己成为你所能成为的,如果我不挡你的路的话。因为我太爱你,所以我能让你在欢乐与悲伤中都与我并肩前行。”

  我会分担你的眼泪,但不会叫你不哭。我会照顾你的需要,关心你,安慰你,但不会在你自己能走时抱住你不放。我随时准备在你痛苦和孤独时陪伴你,但不会把痛苦与孤独从你生活中除去。我会尽力倾听你说的意思以及你说的字句,但不会每一次都同意你。

  有时我会生气,那时我会明确地告诉你,于是我不必为我们之间的分歧而怨恨或感到与你疏远。我不可能总和你在一起或对你倾听,因为我有时需要倾听和照顾我自己,在这样的时候,我会尽可能地对你坦白。

  我学着这样说,对我所爱的和关心的人,无论是以言语,还是以我与自己或与他人相处的方式。我把这叫做放手的爱。

  我无法完全不碰丝茧,但我在越做越好!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杜士君
杜士君 主治医师
北京301医院第七医学中心 心理医学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