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图标 网站导航
搜索
邰隽 三甲
邰隽 主任医师
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 耳鼻喉科

成人甲状腺肿的临床表现和评估

甲状腺肿是指甲状腺异常生长。其可因原因不同而呈弥漫性或结节性,此时甲状腺激素分泌可能正常、降低或升高。临床表现随甲状腺功能以及甲状腺肿大小及部位而异。本文将总结成人甲状腺肿的评估。成人甲状腺肿的治疗,以及儿童甲状腺肿的评估和治疗见其他专题。

解剖关系 — 在不缺碘的健康成人中,正常甲状腺大小约为4-4.8cm×1-1.8cm×0.8-1.6cm,声像图示平均体积为7-10mL,重量为10-20g。超声诊断显示男性甲状腺体积略大于女性,甲状腺体积随年龄和体重的增长而增大,并且随着碘摄入的增多而减小。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耳鼻喉科邰隽

正常甲状腺紧邻喉的尾侧,围绕气管的前外侧。甲状腺后侧以气管和食管为界,外侧以颈动脉鞘为界。其位于气管前方的颈前部,表面仅覆以较薄的带状肌、皮下组织和皮肤,因此腺叶增大时通常向外生长。由于是向外生长,体积极大的甲状腺肿可能也不会压迫气管或卡压腺叶外侧大血管。但一叶明显增大或双叶不对称增大时,气管、食管或血管就有可能移位或偶尔受压。双侧腺叶增大,尤其是甲状腺肿延伸至气管后方时,气管就可能受压或出现向心性环形缩窄,食管或颈静脉也有可能受压。

胸廓入口为大约5×10cm的卵圆形区域,前方以胸骨为界,后方以第一胸椎为界,外侧以第一肋骨为界。胸廓入口有气管、食管、血管和神经穿过。正常情况下,每个甲状腺腺叶的下极都在胸廓入口上方。但一些甲状腺肿的单侧或双侧腺叶生长进入胸腔,这会梗阻胸廓入口处的结构。此类甲状腺肿称为胸骨下(substernal)甲状腺肿,但胸骨后(retrosternal)甲状腺肿可能更为准确。多数胸骨后甲状腺肿都位于纵隔前外侧,但约10%主要位于后纵隔。根据甲状腺切除术中所见,胸骨后甲状腺肿的患病率为2%-19%。

病因 — 碘缺乏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甲状腺肿最常见的病因。在丹麦的轻度和中度缺碘地区,甲状腺肿(由超声诊断确定)的患病率分别为15%和22.6%。美国没有显著的碘缺乏,所以甲状腺肿常由多结节性甲状腺肿、慢性自身免疫性(桥本)甲状腺炎和Graves病引起。多结节性甲状腺肿最常见于中老年人。

其他不太常见的甲状腺肿病因包括肿瘤、甲状腺炎和浸润性疾病。多结节性甲状腺肿中发生甲状腺癌的风险为3%-5%,与孤立性甲状腺结节的风险相近。一项病例系列研究在718例接受甲状腺肿手术的巴基斯坦患者中发现,恶性肿瘤发生率为3%[7]。

病理生理学 — 对于缺碘或存在慢性自身免疫性(桥本)甲状腺炎的患者,甲状腺肿的主要原因是TSH分泌增加。而多数散发性非毒性多结节性甲状腺肿患者的血清TSH水平正常。在这些患者中,甲状腺增大的原因可能是多种生长因子(包括TSH)对甲状腺滤泡细胞的长期作用,此类细胞具有不同的合成及生长潜能。患者常有甲状腺肿家族史,提示遗传因素可能也有一定作用。结果是弥漫性并在后期呈多结节性的甲状腺增大。甲状腺滤泡细胞中的G蛋白或TSH受体发生激活突变,因此一些结节最终会具有自主功能。下列研究结果支持这种发生顺序:

●患者年龄越大,甲状腺体积越大

●甲状腺肿持续时间越长,体积越大

●甲状腺肿体积越大,血清TSH水平越低

在Graves病患者中,TSH受体抗体(TSH receptor antibodies, TRAb)可以刺激TSH受体,引起甲状腺生长和激素过度分泌。

临床表现 — 甲状腺肿的临床表现取决于甲状腺肿的生长速度和有无甲状腺功能障碍。一些患者可能存在甲减/亢进的症状和生化证据。但多数甲状腺肿患者没有症状,并且甲状腺生化功能正常。长期存在大型甲状腺肿的患者可能出现梗阻症状,因为气管受到的压迫逐渐加重或结节内出血导致甲状腺体积骤增(通常伴有疼痛)。

无症状 — 多数甲状腺肿在数十年里的生长都非常缓慢。因此大部分患者都没有症状。发现甲状腺肿的契机可能是体格检查,也可能是为其他原因实施的横断面成像。

甲状腺功能障碍 — 甲状腺肿起因于桥本甲状腺炎或重度缺碘时,患者可能存在甲减症状,例如乏力、便秘和寒冷耐受不良。甲状腺肿起因于多结节性甲状腺肿(具有自主功能)或Graves病时,患者可能存在甲亢症状,例如心悸、劳力性呼吸困难和不明原因的体重减轻。

梗阻症状 — 长期存在颈部/胸骨后甲状腺肿的患者可能会出现梗阻症状,原因是进行性气管受压或结节内出血导致体积骤增(常伴疼痛)。大部分颈部梗阻性甲状腺肿患者多年来都存在明显的甲状腺肿。大部分(在两项病例系列研究中为77%-90%)胸骨后甲状腺肿患者也存在明显的甲状腺肿,但也一部分是在为其他原因实施成像检查时偶然发现。在无明显甲状腺肿时,胸骨后甲状腺肿也可能是因梗阻性症状而得到发现。甲状腺肿往往生长缓慢,因此胸骨后甲状腺肿的发现年龄通常是40-59岁,其更常见于女性。

颈部或胸骨后梗阻性甲状腺肿患者最常发生劳力性呼吸困难,发生率为30%-60%。该症状常在气管直径小于8mm时发生。一些胸骨后甲状腺肿患者的呼吸困难主要为体位性症状或在夜间发生,一般是在做出迫使甲状腺进入胸廓入口的动作时出现,例如伸手和弯腰。气管重度受压时(管腔直径<5mm),患者会在静息时出现喘鸣或哮鸣。必须鉴别这种上气道哮鸣与哮喘。上呼吸道疾病可能会恶化上气道梗阻。

10%-30%的患者存在咳嗽,该症状可能具有体位性。疼痛并不常见,但窒息感常见。

甲状腺肿可导致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甲状腺切除术可改善症状。一项研究纳入了45例存在打鼾症状的患者,他们因不同缘由而接受甲状腺切除术,其中42%是由于甲状腺肿或压迫性症状,结果术后有29%的患者出现打鼾发生率下降、呼吸暂停改善、日间嗜睡率降低。

梗阻性甲状腺肿可引发多种其他症状:

●吞咽困难,但不太常见,因为食管处于后部

●喉返神经受压可能会导致一过性或永久性声带麻痹,从而造成声音嘶哑

●膈神经麻痹

●颈交感链受压所致Horner综合征

●少数患者发生颈静脉受压或血栓形成、脑血管盗血综合征,甚至是上腔静脉综合征

评估方法 — 甲状腺肿通常是在体格检查中得到诊断。医生可能会触及单个或多个散在结节。出于其他原因实施影像学检查时也有可能偶然发现甲状腺肿,例如颈动脉超声、胸部CT或颈椎MRI。检出甲状腺肿后的诊断性评估应评价:

●甲状腺功能

●甲状腺肿大小和有无结节

以及识别:

●有无压迫性或梗阻性症状

●甲状腺肿的结节有无可疑声像特征

●有无气管缩窄

●基础病因

这些因素将决定甲状腺肿的处理。必须通过病史、临床检查、超声以及对较大/可疑结节进行细针抽吸活检(fine-needle aspiration, FNA)来排除恶性肿瘤。在美国,如果患者不存在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疾病(桥本甲状腺炎或Graves病)和甲状腺恶性肿瘤,那么最有可能的诊断就是良性多结节性甲状腺肿。

病史和体格检查 — 患者存在甲状腺肿时,应获取碘摄入史(包括患者祖国)、用药史、良性或恶性甲状腺疾病家族史,以及头颈部照射或核电站事故(切尔诺贝利/福岛)放射碘暴露史。此外,还应询问患者有无梗阻性症状(呼吸困难、咳嗽和哮鸣)或甲亢/甲减症状。

应仔细检查甲状腺及周围颈部结构。我们更倾向于从患者前方触诊甲状腺,以便查见环状软骨和胸锁乳突肌等标志。甲状腺峡部正好位于环状软骨下方。拇指或其他手指斜置于胸锁乳突肌与气管之间,按压气管表面的甲状腺组织。触诊前可观察患者吞一小口水,这有助于评估有无增大和不对称。在触诊期间嘱患者吞水有助于检查者感受甲状腺的向上活动。还应触诊颈部以评估甲状腺大小,检查有无坚硬或明显的结节,以及有无颈淋巴结肿大。存在甲状腺血管杂音(血流增加的征象,触诊时可能表现为震颤感)可能提示甲亢,一般是由Graves病所致。医生可能会触及单个或多个散在结节。然而,甲状腺肿的体格检查很不准确。体格检查所见弥漫性甲状腺肿大在超声检查中常为结节性病变,并且体格检查发现甲状腺肿大且有单个可触及结节时,超声检查一般会发现实际上存在多个结节。

甲状腺肿不对称时可能会见到或触及气管偏移。少数情况下存在颈静脉扩张。如果梗阻性症状是仅由颈部甲状腺肿引,那甲状腺必然明显增大,许多胸骨后甲状腺肿患者也如此。无法确定甲状腺下极时,甲状腺可能存在显著的胸骨下延伸。如果患者取坐位时无法确定甲状腺下极,则嘱患者躺下并在肩膀下放置枕头使颈部超伸可能有助于检查。

可用Pemberton手法迫使甲状腺进入胸廓入口,以加剧梗阻性症状。使用该手法时,检查者使患者双手上举超过头顶约60秒。阳性结果包括:患者颈静脉扩张加重;患者出现多血质面容、发绀或无法吞咽;患者发生呼吸困难/喘鸣,或呼吸困难/喘鸣恶化。少数情况下,该手法或急性颈部屈曲/伸展会使颈部甲状腺肿嵌塞在胸廓入口处;这种现象被称为“甲状腺瓶塞”("thyroid cork")。

明显的支气管痉挛可能提示上气道梗阻或双侧声带麻痹。仔细听诊胸部和气道中最有可能和最不可能出现上气道梗阻的位置(见上文),结果可能会提示需要哪些其他评估。

初始检查 — 不论甲状腺肿是触诊发现还是放射学检查时偶然发现,所有此类患者的初始评估都是测定血清TSH水平。通常还要进行甲状腺超声检查。许多甲状腺专家还会检测甲状腺过氧化物酶(thyroid peroxidase, TPO)抗体。

若患者TSH水平异常、体格检查(不对称、局部质地坚硬和触痛)或甲状腺超声发现可疑特征和/或存在梗阻性症状,则还需要实施其他检查。

甲状腺功能检查 — 所有甲状腺肿患者都应检查血清TSH水平。甲状腺肿患者的甲状腺功能可能正常、亢进(亚临床型或显性)或减退(亚临床型或显性)

●如果TSH水平低于正常,则还应检测血清游离T4和总T3水平。甲状腺肿患者存在显性或亚临床型甲亢时,最有可能的诊断是功能自主性多结节性甲状腺肿或Graves病。

●若血清TSH水平高于正常值,则应测定游离T4水平。显性或亚临床型甲减患者的诊断最有可能是桥本甲状腺炎,但在缺碘导致甲状腺肿流行的地区例外。

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 — 许多甲状腺专家都会为所有甲状腺肿患者检测血清TPO抗体。我们通常会为TSH正常的甲状腺肿患者检测TPO抗体,以评估桥本甲状腺炎。

居住在美国且TSH水平升高(甲减)的甲状腺肿患者最有可能是存在桥本甲状腺炎,他们的TPO抗体一般都会升高。因此,我们不会为甲减的甲状腺肿患者常规检测TPO抗体,但一些甲状腺专家会为此类患者检测血清TPO抗体,以确诊桥本甲状腺炎。

存在甲减和甲状腺肿但无TPO抗体的罕见原因包括:“血清阴性”桥本甲状腺炎、甲状腺激素合成或碘利用中有部分生物合成缺陷,或者甲状腺浸润性疾病。

甲状腺超声 — 我们会为大部分患者进行甲状腺超声检查,尤其是报告甲状腺肿快速生长的患者;体格检查显示甲状腺不对称、局部质地坚硬或触痛的患者;以及TSH水平正常且TPO抗体阴性的甲状腺肿患者。

若患者TSH水平较低(亚临床型或显性甲亢)、体检显示非结节性甲状腺肿且甲亢是由Graves病导致,那么我们不会常规实施甲状腺超声检查。

其他检查 — 其他检查取决于初始检查结果。

特征令人担忧的甲状腺肿 — 若患者报告甲状腺肿快速生长,或者体格检查发现甲状腺不对称、局部质地坚硬或触痛,则应该实施甲状腺超声检查,无论TSH结果如何。这些表现提示可能同时存在癌症或淋巴瘤。罕见的未分化型甲状腺癌或原发性甲状腺淋巴瘤通常表现为快速增大的颈部肿块,其可能会引起梗阻性症状,例如呼吸困难、哮鸣和咳嗽。

感染性(化脓性)或亚急性甲状腺炎患者也可出现甲状腺快速生长。但此时通常伴有疼痛和发热。感染性甲状腺炎患者通常是存在单侧甲状腺异常,而多数亚急性甲状腺炎患者存在双侧甲状腺增大和疼痛。

甲状腺肿的超声纹理和多普勒血流动力学可能有助于诊断和判断甲状腺功能,甚至有助于确定预后和内科治疗。

TSH正常的甲状腺肿

●TPO抗体阴性–对于TSH正常且无TPO抗体的甲状腺肿(非毒性甲状腺肿)患者,最有可能的诊断包括:多结节性甲状腺肿(若有结节)、生物合成(有机化)缺陷所致弥漫性甲状腺肿(无结节)、“血清阴性”桥本甲状腺炎,或者缺碘性甲状腺肿(若患者来自缺碘地区)

无论体检结果如何都应行甲状腺超声,以便评估结节情况和声像特征。

分化型甲状腺癌生长缓慢,临床上可能无法与单结节或多结节性良性甲状腺肿相鉴别。超声检查可在结节性或弥漫性甲状腺肿内识别出不可触及的散在甲状腺结节。有意义不明或有可疑超声特征的结节应考虑活检,因为甲状腺肿中各个结节的癌变率与超声所见结节数量无关。

●TPO抗体阳性–TPO抗体阳性的甲状腺肿患者存在桥本甲状腺炎。病程早期的TSH水平正常。许多甲状腺专家会为此类患者检测血清TPO抗体,以确诊桥本甲状腺炎,尤其是没有明显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疾病家族史或典型检查结果的患者(腺体略微坚硬、橡胶状、对称,可能有可触及的锥体叶)。

诊断出桥本甲状腺炎并不能排除同时存在多结节型甲状腺肿或恶性肿瘤。在桥本甲状腺炎患者中,超声检查应仅在甲状腺肿较大、甲状腺不对称或可能有结节时使用。桥本甲状腺炎患者的弥漫情况不同变以及存在与持续性炎症相关的假结节,因此应谨慎解读甲状腺超声结果。

TSH较高的甲状腺肿 — 多数居住在北美的甲状腺肿和甲减(亚临床型或显性)的患者都是存在桥本甲状腺炎。许多甲状腺专家会为此类患者检测血清TPO抗体,以确诊桥本甲状腺炎,尤其是没有明显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疾病家族史或典型检查结果的患者(腺体略微坚硬、橡胶状、对称,可能有可触及的锥体叶)。

在桥本甲状腺炎患者中,超声检查应仅在甲状腺肿较大、甲状腺不对称或可能有结节时使用。桥本甲状腺炎患者的弥漫情况不同以及存在与持续性炎症相关的假结节,因此应谨慎解读甲状腺超声结果。

TPO抗体阴性时的诊断可能包括:血清阴性桥本甲状腺炎、甲状腺浸润性疾病,或者甲状腺激素合成或碘利用中的生物合成缺陷。这些疾病的临床表现可能类似,即无痛性进行性甲状腺增大,可呈弥漫性或结节性。此时我们采用甲状腺超声来评估甲状腺的形态。

浸润只有在足以破坏甲状腺时才会导致甲减(亚临床型或显性),这种现象并不常见。轻度或先天性显性甲减见于生物合成重度缺陷患者。缺陷程度较轻者的甲状腺功能可能正常。

TSH较低的甲状腺肿 — 多数甲状腺肿伴甲亢的患者都存在功能自主性多结节性甲状腺肿(常为亚临床型甲亢),或者存在Graves病(显性或亚临床型甲亢)。如果甲状腺检查提示甲亢(TSH较低、游离T4和/或T3较高)或亚临床型甲亢(TSH较低、游离T4和T3正常),并且体格检查未明确发现病因(例如弥漫性甲状腺肿伴眼病提示Graves病相),则应通过下列方法区分甲亢的病因:24小时放射性碘摄取和扫描、TRAb检测或超声检测甲状腺血流。局部区域摄取增加应与超声显示的结节相对应。确定甲亢病因的方法详见其他专题。

甲状腺肿伴梗阻性症状或疑似胸骨后甲状腺肿 — 梗阻性甲状腺肿或胸骨后甲状腺肿的其他评估包括影像学检查(非增强CT或MRI),其用于评估甲状腺肿的程度及其对周围结构的影响,还应包括用于梗阻性症状患者或横断面成像显示气管狭窄(<1cm)患者的流量-容积环检查。除非需要立即手术,否则应以超声来评估甲状腺肿和结节的特性。

怀疑存在恶性肿瘤时需实施FNA,例如存在明显的散在结节;甲状腺肿快速生长、疼痛或触痛的病史;甲状腺肿某个区域异常坚硬;或者存在可疑的声像特征。

多数梗阻性颈部或胸骨后甲状腺肿都为良性。但一篇系统评价通过一项回顾性队列研究和若干病例系列研究发现,在行甲状腺切除术的胸骨后甲状腺肿患者中,甲状腺癌的发病率为3%-23%。胸骨后甲状腺肿患者的甲状腺癌发病率并未高于颈部甲状腺肿患者。恶性肿瘤的危险因素可能包括甲状腺疾病家族史、头颈部照射史、复发性甲状腺肿,以及存在颈淋巴结肿大。

影像学检查 — 胸骨后甲状腺肿常在胸片上显示为导致气管狭窄/偏移的肿块,或者上纵隔增宽。有先前的X线摄影结果时可以估算出甲状腺肿的生长速度,颈部X线摄影可能显示气道狭窄。然而,甲状腺肿的程度及其对周围结构的影响应通过CT或MRI来评估。

CT很适合评估大型颈部甲状腺肿和胸骨后甲状腺肿的程度。但有3个重要注意事项:

●成像范围应该包括甲状腺肿的垂直全长。虽然可能需要同时进行颈部和胸部CT检查,但应说明成像范围需要包括甲状腺肿的下极。胸骨后甲状腺肿很少会延伸至超过主动脉弓以下1-2cm的部位。

●CT检查时通常让患者颈部处于中立位或略微屈曲,颈部略微屈曲可能会加大甲状腺肿在胸骨下的延伸。患者颈部伸展时,CT显示在胸骨切迹下方延伸1-1.5cm的小甲状腺肿可能就会完全回到颈部,因此不太可能是引发梗阻性症状的原因。

●不应常规给予碘化放射造影剂,因为碘可能会诱发亚临床型甲亢患者出现显性甲亢,还可能会恶化显性甲亢。事实上,甲状腺中含有碘,因此甲状腺成像根本不需要造影剂。需要给予放射造影剂来识别血管结构时,亚临床型或显性甲亢患者应使用抗甲状腺药物预处理,以防止甲状腺对碘的有机化。

甲状腺超声虽然能比CT更准确地界定颈前部甲状腺解剖结构,但并不适合给颈后部结构或胸骨下区域成像。超声检查有助于评估甲状腺肿和结节的特性。

使用放射碘的甲状腺放射性核素显像可以为颈部大甲状腺肿确定自主功能区域,而且可能有助于检测胸骨后甲状腺肿,但结果可能偶有误导性。该检查能够识别甲状腺肿可能存在的胸骨下延伸,还能识别胸骨下肿块是否为甲状腺组织,特别是功能亢进的组织。但它无法发现部分胸骨后甲状腺肿,因为它们对放射碘的摄取较差,并且胸骨和锁骨减弱了放射强度。

虽然计划实施甲状腺切除术的患者没有必要进行放射性核素显像,但若考虑使用放射碘治疗或对甲亢患者实施非全切除手术,则应通过放射性核素显像来识别功能性区域。进行放射性核素显像时,应在可触及的颈部甲状腺组织和胸骨上切迹处放置解剖标记,以便识别胸骨下组织;还应放置尺寸标记。

流量-容积环 — 若患者存在梗阻性症状,或存在胸骨后甲状腺肿且气管窄至10mm以下(即使没有梗阻性症状),则应行流量-容积环检查来评估气道梗阻,特别是患者或医生不愿手术且检查结果会影响手术决策的时候。患者无症状时也有可能得出异常结果。甲状腺肿所致机械性固定性上气道梗阻可以造成流量-容积环钝化,该特征不同于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少数喘鸣可能是起因于双侧喉返神经麻痹。

细针抽吸活检 — 如果有甲状腺肿快速生长、疼痛或触痛的病史;甲状腺肿某个区域异常坚硬;或者超声检出有意义不明或有可疑声像特征的结节,那就需要对甲状腺肿进行FNA。甲状腺肿快速生长的病史提示甲状腺癌,特别是未分化癌或甲状腺淋巴瘤。

鉴别诊断 — 颈部肿块患者的鉴别诊断广泛,而且随就诊时年龄而异。非甲状腺肿的颈部肿块可能为先天性疾病(即血管畸形)、炎症性疾病(淋巴结肿大)或肿瘤性疾病(原发性或转移性病变)。

胸骨后甲状腺肿患者可以表现为纵隔肿块。一些研究探讨了纵隔肿块的原因。结果和估计发生率如下:

●胸骨后甲状腺肿–5%-24%

●神经源性肿瘤(例如后纵隔的节细胞神经瘤)–20%

●胸腺瘤–18%

●支气管囊肿和心包囊肿–15%

●淋巴瘤–5%-10%

●畸胎瘤(前纵隔)–8%

总结

●甲状腺肿临床表现取决于有无甲状腺功能障碍和甲状腺肿的生长速度。一些患者可能存在甲减或亢进的症状。但多数甲状腺肿患者没有症状。长期存在甲状腺肿的患者可能出现梗阻症状,原因为气管逐渐受压或结节内出血导致的甲状腺体积骤增(通常伴有疼痛)。

●甲状腺肿通常是在体格检查中得到诊断。医生可能会触及单个或多个散在结节。出于其他原因实施影像学操作时可能也会偶然发现甲状腺肿,例如颈动脉超声、胸部CT或颈椎MRI。检出甲状腺肿后的诊断性评估应包括评价其大小及有无结节、确定有无压迫性或梗阻性症状、评估甲状腺功能,以及确定基础病因。

●患者存在甲状腺肿时,应获取碘摄入史(包括患者祖国)、用药史、良性或恶性甲状腺疾病家族史,以及头颈部照射或核电站事故(切尔诺贝利/福岛)放射碘暴露史。此外,还应询问患者有无梗阻性症状(呼吸困难、咳嗽和哮鸣)或甲亢/甲减症状。应仔细检查甲状腺及周围颈部结构。

●无论是触诊发现还是放射学检查偶然发现甲状腺肿,患者的初步评估都是测定血清TSH水平。患者存在由桥本甲状腺炎或Graves病造成的小型甲状腺肿且体检未发现结节时,医生通常会实施甲状腺超声检查,但该检查可能没有必要。许多甲状腺专家还会检测甲状腺过氧化物酶(thyroid peroxidase, TPO)抗体。

●若患者报告甲状腺肿快速生长,或者体格检查发现甲状腺不对称、局部质地坚硬或触痛,则应实施甲状腺超声检查,无论TSH结果如何。患者存在与桥本甲状腺炎无关的非毒性甲状腺肿时,也应进行超声检查以评估声像特征和有无结节。在桥本甲状腺炎或Graves病导致甲状腺肿的患者中,超声检查应仅在甲状腺肿较大、甲状腺不对称或可能有结节时使用。

●如果甲状腺检查显示显性甲亢(TSH水平较低、游离T4和/或T3水平较高)或亚临床型甲亢(TSH水平较低、游离T3和T4水平正常),则应通过下列方法区分甲亢的病因:24小时放射性碘摄取和扫描、TSH受体抗体(TRAb)检测或超声检测甲状腺血流。

●梗阻性甲状腺肿或胸骨后甲状腺肿的其他评估包括影像学检查(非增强CT或MRI),用于评估甲状腺肿的程度及其对周围结构的影响,还包括针对梗阻性症状患者或横断面成像显示气管狭窄(<1cm)患者的流量-容积环检查。除非需要立即手术,否则应行超声评估甲状腺肿和结节特性。

●如果有甲状腺肿快速生长、疼痛或触痛的病史;甲状腺肿有异常坚硬区域;或者超声检出有意义不明或可疑声像特征的结节,那就需要对甲状腺肿进行细针抽吸活检(FNA)。(转自uptodate)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邰隽
邰隽 主任医师
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 耳鼻喉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