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赵长青 三甲
赵长青 主任医师
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 耳鼻喉科

常规手术与非常规手段——兼谈鼻内镜手术中的术式转换与应用

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 赵长青

几天前为一位双侧全组鼻窦炎鼻息肉合并哮喘的的老年病人手术,当所有鼻窦开发并清理完鼻息肉后,手术本应“到此为止”,但依据日常临床经验和术中所见,判断双侧上颌窦仍然有残留鼻息肉的可能,于是在常规鼻内镜手术的基础上,采用非常规手段,加做双侧下鼻甲前端游离缘弧形切口,凿除下鼻甲骨并游离和保护膜性鼻泪管后进入上颌窦,这时映入眼帘的是另外一番景象:息肉充满上颌窦的前下和外侧壁,且比较有韧性,遂决定做轮廓化手术,就是把息肉连同其根部的黏膜一同切除,以免将来复发。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耳鼻喉科赵长青

此例手术,如果不采用非常规手段,势必将残留鼻窦息肉,将来复发也就在所难免。所以,作为外科医生,必须“储备”一些作为预案使用的术式,以便需要时拿出来“亮”一下。

这样的案例,其实临床常常遇到。即便拿成角度的内镜观察,也未必能对非常隐蔽的术腔做到真正的一览无遗,这时需要采取一点“非常规”的手段,即适时变换术式,最大限度清除病灶,保证效果。

非常规术式,是指日常手术中不作为常规使用的术式。比如,本文提及的下鼻甲游离缘切口游离膜性鼻泪管进入上颌窦的途径,一般用于清除上颌窦肿瘤,比如上颌窦乳头状瘤,不能常规性地用于鼻息肉手术。但是,如果在常规手术难以清除病灶的情况下,把这个非常规的术式“搬”过来,既符合手术原则,也可以保证彻底清除病灶。这就是所谓术式变通的基础。

需要强调指出,就这个案例而言,游离膜性鼻泪管是关键,如果不熟悉解剖,建议不要贸然进行,以免画蛇添足,带来新的问题。

 

赵长青
赵长青 主任医师
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 耳鼻喉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