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针刺“气至”及“靶向针灸”说简析

樊继波 主治医师 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康复医学科
2016-07-23 541人已读
樊继波 主治医师
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摘 要]针灸临床强调得气与调气,《灵枢》中即有“气至”“得气”等术语,历代医家多有发挥,出现了“气至病所”“靶向针灸”等各种说法。通过分析历代医家关于针刺“气至”的文献,认为“气至”包含“得气”及“气调”两层含义,“得气”是针刺入腧穴后的经气感应;“气调”则是经过治疗后达到的目的和结果。而与“气至病所”相比,则“靶向针灸”在临床更实际,应用更广泛,也更具有可操作性。
【关键词】气至;得气;气至病所;靶向针灸
余曾针刺合谷治一牙痛患者,即时得气,随即出针,当即见效,患者自述“疼痛似乎随着出针从虎口被抽出了。”这一描述令我常常回忆当时的情景,遂详细研读《内经》和历代医家关于针刺得气、守气、候气、调气等论述的文字,尤其反复琢磨《灵枢》“刺之要,气至而有效”这句话的深刻内涵。获点滴体会,与同道商讨。
1 关于“气至”的文献
针刺“气至”之说在中医学文献中最早见于《灵枢?九针十二原》:“刺之而气不至,无问其数;刺之而气至,乃去之,勿复针。”“刺之要,气至而有效。”“右主推之,左持而御之,气至而去之。”后世医家认为此处所谓“气至”乃是针刺入腧穴后的感应,称之为“得气”,并认为这是针刺获得疗效的前提甚至是决定疗效的关键因素。如现行高等中医药院校教材云:“得气,古称气至,近又称针感……临床上一般是得气迅速时,起效较快;得气迟缓时,起效较慢;若不得气时,则疗效较差”[1]。《标幽赋》亦云:“气速至而速效,气迟至而不治。”《内经》并没有过多阐述“气至”的确切含义,只在《小针解》中说:“气至而去之者,言补泻气调而去之也。”似乎说的是针刺入后通过补泻手法使气血和顺,气机调畅,经络通达,达到治疗目的之意。“得气”一词亦可见于《灵枢?小针解》:“空中之机清净以微者,针以得气,密意守气勿失也。”《灵枢?终始》又云:“男内女外,坚拒勿出,谨守勿内,是谓得气。”
对于“气至”的临床表现及特征,《灵枢?九针十二原》并无详细的专门交待,只近似夸张地形容了气至而有效的神奇,“刺之要,气至而有效。效之信,若风之吹云,明乎若见苍天。”《金针赋》则详细描述了“气至”的临床现象:“轻滑慢而未来,沉涩紧而已至……气之至也,如鱼吞钩饵之浮沉;气未至也,如燕处幽堂之深邃。”与前者相比,这无疑是气至时患者针刺部位和医者手下的感觉特征,而绝非疗效的神奇。但由于人的体质不同,对针刺反应又有不同的情形,《灵枢?行针》有详论:“百姓之血气各不同形,或神动而气先针行,或气与针相逢,或针已出气独行,或数刺乃知。”这显然讲的是不同体质的人在针刺气至时其反应的灵敏性和持续性各不相同。
对于气至后如何实施手法,《素问?宝命全形论》云:“经气已至,慎守勿失。”《素问?调经论》云:“著针勿斥,移气于不足。”《金针赋》则对气不至和气至后的针术均有记述:“气不至者,以手循摄,以爪切掐,以针摇动,进捻弹搓,直待气至”,气至后则“运气走至疼痛之所。”后世医家多有针刺时以各种手法调节针感使直达病所的主张,称为“气至病所”。如张氏认为“‘气至病所’可明显地提高针灸临床疗效,已为古今医家所公认。但在实际针刺治疗中,‘气至病所’的出现率较低。故设法增加‘气至病所’率,应是获得更高治疗效果的有效途径之一。”[2]
综上所述,针灸文献对《灵枢?九针十二原》所言之“气至”从多个角度进行了阐发,至少包含七项内容:一是针刺产生感应即是气至;二是通过施术补泻,使气血调和,气机调畅方为气至;三是气至的临床现象与特征;四是气至是取得疗效的关键;五是气不至时促使气至的手法;六是气至后守气、调气的手法;七是“气至病所”之说。
2 “气至”含义分析
从上述文献资料看,七项内容大致可以概括为四个方面:“气至”的含义(一、二项)、“气至”的现象与特征(第三项)、候气催气与守气调气及气至病所(五、六、七项)、气至与临床疗效的关系(第四项)。除第二项或许有异议外,其他各项内容也是当今针灸临床所公认和共同遵循的。第二项的文献依据是《灵枢?小针解》:“气至而去之者,言补泻气调而去之也。”愚意以为一、二项均重点阐释“气至”的含义,其中前者不是《内经》的自注,而是后世医家的理解,也是当今的通解,自五版教材至时下通用的十二五行业规划教材,都采纳这个含义,也无人提出过质疑。而后者是《内经》自身对“气至”含义仅有的一句注解,千百年来似乎并未引起人们的注目。
回顾《内经》及历代针灸文献,窃以为《九针十二原》所云“气至而有效”之“气至”,涵盖了两层意思:即“得气”及“气调”。首先是针刺产生感应,然后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施术达到“气调”的目的。针刺产生感应,俗称“针感”,亦称“得气”。这是人体之气对于针刺所产生的一种反应,也称为“气感”。它是守气调气及气至病所的前提。这里的核心要素是“气”。针刺首先要得气,然后方可言调气。调气是针灸治病的核心技术和关键要素。《灵枢?刺节真邪》云:“用针之类,在于调气。”调气既可以是方法,亦可以是方法所产生的结果,即通过调气之法使气机调和,即“气调”。“气调”才是针刺的最终目的。因此“刺之要,气至而有效”,首先是说要产生针感,即得气,然后守气调气,最终达到气(机)调(和),即是获效。至于疾徐迎随、呼吸开阖甚至“气至病所”等一切说法无非是“调气”而使“气调”而已,气调则至,出针即可。
这里需要强调一下“气至病所”之说。“气至病所”指的是调节针感,使气感到达病变部位。可以说这曾一度是针灸医师所追求的技术境界。该术语首见于《针经指南》,如:“令病患吸气内针,捻针,使气下行至病所。”《针灸大成》亦云:“有病道远者,必先使气直到病所。” 但毋庸讳言,“气至病所”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而且可重复性也并不大,更何况有时候当即取效的病例也并没有“气至病所”,如本文之始笔者所治之案,虽当即见效,也并未气至口齿,而只是局部至前臂胀麻如电击,随即出针,痛虽针去,取效之速亦堪称甚捷矣。还可以设想,若针刺足三里治疗急性腹痛,可当即止痛,然未必气感当即就能传到腹部。所以“气至病所”是一种调气方法,而临床更多的可能是气至病变相关的脏腑或其经脉,此时亦可调节机体状态,达到阴平阳秘的效果,亦可以实现“气至而有效”之目的。如果用一个术语来表达气至病所、气至病变相关的脏腑或经脉,那该用什么样的术语呢?西医用药有靶向给药之说,针灸临床能不能借用这个术语呢?余师何天有教授在针灸临床大胆提出“靶向针灸”说,虽当时引起很多中、西医学者的纷纷质疑,但在临床实践中逐渐被大家认可。
3 “靶向针灸”说
何天有老师对针灸临床知识有很多新的见解与提法,他经常强调“靶向针灸”。何老师认为“靶向针灸”是针灸治疗大法,主要原则是结合病变部位,从脏腑、经络、气血等不同层面认识疾病,思考问题,并进行选穴配穴及技术操作。
张荣媛[3]报道了“靶向针灸”治疗慢性咽炎的方法与结果,主穴为“咽三穴”,即廉泉、利咽穴1(平廉泉穴,左侧口角下方连线与廉泉穴水平线交接处,咽部舌状软骨左侧缘)、利咽穴2(平廉泉穴,右侧口角下方连线与廉泉穴水平线交接处,咽部舌状软骨右侧缘),天突、C2~C4夹脊、列缺。配穴:阴虚肺燥型加尺泽、太溪、照海;肺脾气虚型加足三里、肺俞、脾俞、肾俞;痰热蕴结型加太冲、内庭、丰隆。仰卧位取“咽三穴”,快速透皮,针尖朝向舌骨部方向刺入25~40mm,双向45°捻转,行针2min,促使针感扩散至口咽部;天突,快速透皮,与颈部皮肤约呈15°角,沿胸骨柄后缘、气管前缘缓慢向下刺入8~15mm,行捻转手法(手法要轻);列缺,采用提捏进针,沿桡骨茎突向上斜刺10~20mm,行平补平泻法,使针感向肘部放射;俯卧位针C2~C4夹脊,以倾斜75°刺向同节段棘突,进针15~20mm,行双向45°小幅度捻转手法促使气至,颈部针刺结束后,行“接经走气”手法,即同一经脉穴位针刺得气后,循着经脉循行方向,依次行平补平泻手法,促使经气循经感传,使经脉内外相通,上下相接的方法,促使颈部两侧形成气血通畅的红线。随证加减穴位进行常规操作。每位患者均进行仰卧位和俯卧位针刺,两种体位均留针30min,15min行针1次,每天治疗1次,10次为一疗程,3疗程后治愈15例,占44.1%;显效14例,占41.2%;有效3例,占8.8%;无效2例,占5.9%。总有效率达94.1%。
赵耀东等[4]报道了温通针法靶向透刺治疗慢性前列腺炎临床观察,主穴取中极、关元、气海、大横、气冲,均采用75mm毫针靶向透刺朝向前列腺,使每一针的针感直达前列腺局部。认为可在最大范围和程度上调整前列腺局部的气血,取得最佳治疗效应。共观察30例患者,并与常规针刺法和前列康药物对照。结果3种方法对慢性前列腺炎均有疗效,温通针法靶向透刺的总有效率为93.3%(28/30),明显优于常规针刺法的73.3%(22/30,P<0.05)和前列康药物的63.3%(19/30,P<0.01)。温通针法靶向透刺的治愈率为80.0%(24/30),明显优于常规针刺法的46.6%(14/30)和药物组的30.0%(9/30,均P<0.001)。
可见,“靶向针灸”既包括选穴,也包括针刺,适用于病变部位或器官明确,病机复杂的病症。它突出强调病变部位,利用脏腑、经脉与病变部位的密切关系,通过选配病变部位、病变经脉、病变脏腑相关联的腧穴,进行针对病变部位或与之相关联的脏腑、经脉的靶向性治疗,使针感到达病变部位或病变相关的脏腑经脉。这一疗法在临床应用中取得良好效果。愚以为这里所谓的“靶”,就是气感所要到达的目标。这个目标,既可以是“病所”,即病变部位,亦可以是与病变相关的经脉及脏腑。与“气至病所”相比较,“靶向针灸”在临床更实际,应用更广泛,也更具有可操作性。
总而言之,“用针之类,在于调气”;“刺之要,气至而有效”。对于“气至”的理解,不论“得气”与“气调”,还是“气至病所”与“靶向针灸”说,都还需不断地进行深入研究探讨。
参考文献:
[1]王华,杜元灏.《针灸学》(全国中医药行业高等教育十二五规划教材).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55.
[2]张仁.略论“气至病所”手法.中医杂志[J],1982(10):51.
[3]张荣媛.“靶向针刺”治疗慢性咽炎34例.中国针灸[J],2012,32(10):895-896.
[4]赵耀东,韩豆瑛.温通针法靶向透刺治疗慢性前列腺炎临床观察.中国针灸[J],2013,33(10):897-899.

有帮助
期待更新

樊继波 主治医师

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康复医学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