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樊小兰 三甲
樊小兰 主任医师
长沙市妇幼保健院 妇女健康中心

【性厌恶】好好的夫妻生活,怎么说没就没了?—— 认识性厌恶

                           

先从两个案例说起:长沙市妇幼保健院妇女健康中心樊小兰

A女士:因为丈夫不愿意性生活好几年,前来找樊姐姐寻求帮助。他们俩是初中的同学,认识多年,感情很好,上大学开始谈恋爱,大学毕业之后就结婚了,夫妻之间一直相敬如宾,是同学们非常羡慕的一对。婚后几年,夫妻生活都很正常。然而一切在生完孩子之后发生了变化。孩子出生后将近10个月,丈夫才与之进行第一次性生活,感觉远不如之前那么美好。而以后将近五年中,丈夫都很少主动提出性要求,即使有那么几次,也是匆匆了事。A女士也很纳闷,是不是丈夫有了外遇,细究之下,也没有发现丈夫有出轨行为。A女士也曾试着与丈夫交流,丈夫说自从在产房看到她生孩子之后,就再也没有兴致与她做爱了。

B男士:他们夫妻是通过相亲认识的,由于两人单身多年,都在寻找身体和灵魂都契合的伴侣。相识之后,彼此都认定对方是自己想要找的那个人。很快就步入了婚姻,性生活也很和谐。然而,变化却发生在婚后3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妻子就不愿意跟自己在一起了。总是借口工作忙,很晚才回家,很累,不愿意发生关系。直至妻子在一次不算严重的摔伤之后,完全分房而睡了。B男士也曾探究原因,也以为妻子移情别恋了,但长期以来妻子的行踪就是两点一线:上班、回家,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接触。与妻子沟通的结果是:有一次妻子在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B男士曾经使用过的情趣用品,认为他很猥琐,就再也不愿意和他发生关系了。


这两个案例,都是因为夫妻中的一方饱受困扰前来就诊:为什么本来很好的夫妻生活说没就没了呢?我做错了什么?我该怎么做?

根据这两例来访者的描述,这两个案例中的夫妻都曾有过一段美好的性生活,而改变似乎发生在某个事情之后,一方突然失去了对性的兴趣,逐渐采取回避性生活的方式并日益加重,导致了夫妻关系的紧张。我考虑她(他)们的伴侣,可能存在“性厌恶”的可能,基于他们都曾经有过较为和谐的性生活,更符合“继发性性厌恶”的情况。

按照DSM-IV诊断标准,诊断性厌恶的标准为:

1、持续反复出现过度厌恶或者回避性伴侣的所有(几乎所有)生殖器的接触;

2、给患者带来明显烦恼和人际交往上的困难。DSM-V中则归类到“其他特定的性功能失调”,没有对“性厌恶”给出明确的诊断标准。


在跟来访者仔细询问她(他)们的夫妻关系以及性生活的变化过程后,我给她们提出了这样的诊断,她们感到十分认同。而且也按照我的建议试图跟对方进行深入沟通及探寻可能发生的问题,并尝试做一些行为上的探索,效果却不很理想。我分析效果不佳的原因在于:我不是直接跟患者工作,而是跟她们的性伴侣做工作。在患者那儿真正发生了什么,我们仍不得而知。(请原谅,为了更好的区分,我在这使用了“患者”这个名词,欢迎批评指正)。

这正是让我感到非常困惑的地方:性厌恶的患者,她(他)们往往对矫正的行为采取抵制的态度。尽管从她(他)们的表现上来看,似乎也有对伴侣的愧疚,不想离婚,有些也在单方面服药进行治疗。但是很少能够在性方面表达积极的改变意愿,也不太愿意与对方一起来进行婚姻咨询或者性咨询。这种情况让有正常性需求的一方一筹莫展,感觉无所适从,就好像有一堵墙把曾经相爱的双方阻隔开来,你撞得头破血流,但是却不知道墙在哪儿。


在这儿,我想对这两位来访者(或者有类似境遇的朋友们)建议:

1、不管对方发生了什么,你需要的做的是:真实的表达您的感受,说出您的需求,请求对方看到你的需要,也表达您愿意和他()一起来解决问题的决心和态度,逐步恢复你们和谐的夫妻生活。

2、需要提醒的是:也许你已经做出了很好的努力,但问题仍没有解决,您需要看到的是你已经尽力了,不要把你们糟糕的关系归结为自己的全部责任,而认为自己不够好,不值得被爱,内疚、羞愧、悲伤......否定自己,甚至陷入抑郁的泥沼中,不能自拔。

有“性厌恶”的伙伴们,如果有机会看到这篇文章,您需要明白:性生活是夫妻感情的重要纽带,也是一项重要的家庭职责。您的回避行为已经给您的妻子(丈夫)造成了伤害,总是压抑、忽视、回避,只会让问题更加严重。只有敞开心扉,直面您内心,用你的爱和信任让那堵无形的墙转变为连接你们的桥梁,幸福生活的大门才可以对您敞开。鉴于性的复杂性,布罗斐布的生态模型向我们展示:我们的性是许多文化因素互动影响的结果。您的每个想法和每种行为都与我们浸染于其中的文化相关联,并受其影响。而有关性的理论,更是极为复杂,几乎没有单独的一个理论足以解释人类的性行为。因此,单单靠您自己或者伴侣的努力,也许确实无法明晰发生在您身上的变化,那么就选择您信任的治疗师和您一起来研究和面对吧!

性是人类的基本组成部分,在性行为当中的每一个人都拥有尊严,值得尊重!而美好的性的关键在于伴侣双方对于性有着相同的定义,如果夫妻双方总是处于不平等的性需要层面,各自为政,那么如何让彼此都能保有尊严和保持对对方的尊重呢?大概、也许、肯定很难吧?


樊小兰
樊小兰 主任医师
长沙市妇幼保健院 妇女健康中心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