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樊友本 三甲
樊友本 主任医师
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 普外科

莫再让“造口人”苦不堪言--谈造口旁疝的腔镜手术治疗

今年68岁的夏阿姨2年前患了低位直肠癌,医生告知唯有手术才能保全性命,当得知手术需要将肛门切除,今后得靠腹壁造口来排便,顿时傻了,但是强烈的求生欲望还是接受了手术。2年间夏阿姨刚刚适应了“造口人”的生活,可是最近又多了一个大烦恼,肚子上的“人工肛门”越来越大了,已经突出了半个足球大小,本来有个“人工肛门”就已经够不方便了,现在这个东西更是使日常生活都受到极其严重的影响,晚上躺着它也还算老实,早上起来一活动它就慢慢鼓出来了,有时还会肚子痛,更烦恼的是连大便都不顺畅了,只能用手指一点一点地抠出来,本来就灰暗的生活,现在更是苦不堪言。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普外科樊友本

夏阿姨无奈之下来我院就诊,普外科樊友本主任仔细检查后诊断为造口旁疝。造口旁疝是一种特殊类型的疝,发生于各种行造口手术的病人,是造口术后最常见的远期并发症之一,发生率约为3%。常表现为造口区域的腹壁膨隆、突起,有时会出现腹胀、腹痛,大便排出不畅。更严重的是出现疝嵌顿,即肠管钻进缺损口,不能回纳,如果不及时处理出现肠管的缺血和坏死,便会有生命危险。因为夏阿姨的疝缺损较大达10×9cm,所以樊主任决定对其施行手术治疗。患者一听需再次手术治疗心中又犹豫了,身子还没完全从前面一次的大手术中恢复过来,现在又要手术,但是听说疝这个毛病不会自愈,只会越来越严重,左右为难,寝食难安。

最后樊主任决定使用目前最先进的腹腔镜下造口旁疝修补术。腹腔镜下补片修补术的原理是不直接在造口旁作切口,而是远离造口,在造口对侧腹壁作3个不到1cm的小切口,进入腹腔,通过摄像头和器械远距离操作,这样就避免了造口的污染;同时使用高分子材料即“补片”来修补疝缺损,就像给自行车轮胎破口打补丁一样,使本来薄弱的腹壁瞬间变为铜墙铁壁,大大地减少了手术的复发率;此外腹腔镜手术的创伤也相对较小,一般术后1天患者即可下地活动。夏阿姨听到这个方法后心中的石头就落下了,立马决定手术,手术历时近两个小时,非常成功。术后,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护理下,没有出现任何并发症,人工肛门排便很顺畅,其原有症状也全部消失。术后4天夏阿姨高高兴兴地出院了,出院时樊主任关照她半年内不能负重,适当减少活动,如有咳嗽等要需要及时治疗。(上海交大六院外科 康杰)

樊友本
樊友本 主任医师
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 普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