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樊韵平
樊韵平 主任医师
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樊医生观点之“制衣厂鼻炎”》

暂无

图一:黄圈是左侧下鼻甲,蓝色箭头可见下鼻甲表面细微的小“坑”。下鼻甲和鼻中隔之间距离比较宽(黄色小箭头)

暂无

图二:左侧下鼻甲(一个黄箭头)和鼻中隔(两个黄剪头),表面的坑凹比较大而多。即便没有任何药物作用,也可见粘膜表面微血管扩张明显可见。说明血窦组织退化。

暂无

图三:同样是鼻粘膜表面的凹坑。

暂无

图四:扩张的血管肉眼可见,已经干燥的粘膜。

我曾经跟我的学生们“吹牛”说:“我能从一个人鼻粘膜的外观知道他是做什么职业的”! 结果是大约有超过一半的正确率。

当然、这里面有“蒙”的成分。不过专业知识和经验告诉我:职业接触对人的鼻子健康有特征性影响。

珠江三角洲有大批的制衣厂,曾经有很多制衣厂的工人来找我看鼻子。这些工人的鼻子都是粘膜苍白,清水样鼻涕和打喷嚏多。鼻粘膜表面显得很“泥泞”,鼻甲收缩的“很紧”。 也有的人、在制衣厂工作十几年时间后,鼻涕、喷嚏虽然少了,但是鼻子变得干痛。

今天、有一位50多岁的女子来找我看鼻子。她没有鼻塞、也没有很多的鼻涕,就是觉得鼻子非常干。偶然有鼻出血、鼻子容易结干痂。睡觉时候、尤其是在冬天或者空调环境下睡觉的时候鼻子痛,有时候还觉得头痛。

仔细检查她的鼻子,我总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上面的图片就是她鼻子情况。由于我的鼻内镜不是非常好,照片里有些细节问题还不能像我用肉眼看的那么清楚 。但是大家仍旧可以看出来:她的鼻粘膜非常干燥, 表面有很多细碎可见的小血管,有细密的鼻涕痂。尤其有意思的是-她的鼻甲粘膜和中隔表面有很多小小的凹坑,有些坑还挺深。

直觉和经验告诉我:她的鼻子很有可能长期接触过什么刺激性的颗粒物。
我问她: “你是不是在制衣厂工作过?”。
她说:“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我觉得你的鼻子像是老接触布毛毛”。
她说:“樊主任,我做了二十年的酒店客房,天天铺床单”。
看起来我猜了个大概!哈哈……
我想:由于长期大量吸入布纤维粉尘,鼻黏膜的纤毛输送系统疲劳脱落,腺体开始是分泌亢进,逐渐也陷入退化变性。这些表面精细结构的破坏不仅造成了功能的损伤;也造成了粘膜表皮细胞之间联接松弛、缝隙 加大,进而刺激表皮下层的感觉神经末梢产生了炎症反射。包括腺体分泌先亢进后退化,进而微血管结构异常。并且继发了诸如过敏、感染等等的后续病症。
这种“制衣厂鼻炎”都有一个特定表现:就是鼻甲粘膜不是膨隆、而是收缩。我相信:如果长时间得不到治疗和保护的话、最后结果都是鼻粘膜的干燥萎缩和功能下降。
功能下降的鼻粘膜就会表现出血、干燥、结痂、以及鼻痛和咽喉部刺激等等表现。
标准的过敏性鼻炎或者血管舒缩性鼻炎药物对这类鼻炎有效。但是如果不脱离布纤维过度刺激的环境,其症状非常容易复发、并且进展不能够阻断!
按照鼻科学界一贯地以形归类的传统,也许可以把这种鼻炎归类于所谓的干燥性鼻炎、萎缩前鼻炎、血管舒缩性鼻炎、物理刺激性鼻炎等等。但是我更愿意把它称之为“制衣厂鼻炎”!
我写过一句诗:人生的每一个皱纹、都会变成一首史诗!
中国正快速的从一个古老的小农国家实现工业化崛起和现代化腾飞。
也许、“制衣厂鼻炎”正可以做为五零后、六零后、七零后的中国人在这个腾飞的历史时期里做出过贡献的象征性符号!

樊医生
2018-3-25草就。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樊韵平
樊韵平 主任医师
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