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樊韵平
樊韵平 主任医师
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樊医生说拔鱼刺……《我在瑞典医院拔鱼刺》

暂无

《我在瑞典医院拔鱼刺》原文—转自淼哥故事会

此文作者虽然是医生,但是肯定不是耳鼻喉科医生。他不太明白: 在很多很多情况下、取鱼刺真的不是个刷锅洗碗式的简单活儿!

1、取鱼刺、广东的耳鼻喉科医生肯定是全世界最有经验的医生之一。哪个年轻医生没有取出来过几百根鱼刺……!?

这跟本地的饮食和烹饪方法有关系。

2、作者一开始想通过吞饭喝水把鱼刺顺下去,这是错误的! 因为反而约扎越深的概率远大于顺下去的概率!

3、容易卡鱼刺的人,往往是扁桃体比较大,喉咙发炎臃肿松弛的人。这种喉咙“地形复杂、黏黏糊糊、坑坑洼洼、”、而且对呕吐刺激十分敏感。如果小鱼刺扎在鬼知道的什么窝窝洞洞里面,想看到它可不是件简单的事儿,这是件让医生们有苦说不出的活儿。

4、大鱼刺扎在咽喉里面,一般会非常疼,吞咽喝水都很疼。卡在喉里面、还可能会呼吸困难。这种情况是真有危险的,应当立即看专科医生,不要自己“瞎鼓捣”!

等到没办法了再去看医生的时候,医生更难办,患者更受罪!

而没有呼吸困难,说明鱼刺没有扎到喉里面,其紧急度会降低,所以、瑞典医生问得没有错!

5、患者一般能够回忆起来所扎鱼刺的大小形状,这些信息对医生很有价值!

6、如果是小鱼刺扎到了,绝大多数不会很疼,不影响吃饭喝水,更不影响呼吸。这种情况其实危险性不高。如果医生一下子就取出来了,说明你运气好(扎的位置好而已),不说明医生水平高。如果医生怎么都看不到,患者最好不要跟医生“较劲儿”。回家等等看是最理智的策略(好好刷牙漱口……)。

这种情况“动作太大”不值得,患者最好给予医生充分的信任和决策空间。

如果一周内感觉越来越好、越来越轻,说明鱼刺自己掉下去了;如果感觉越来越重,也不要自己瞎折腾。找回原来的医生,请医生再看,请教医生帮你判断。信任和听从医生的建议是最理智的方式!

7、耳鼻喉科医生是非常“专业化”的医生,需要接受独特的专科训练,成熟老练的专科医师不论在哪个国家都是珍贵的社会资源。其从事的绝大多数工作是全科医生无法代劳的。所以瑞典的一、二级医疗体系不提供喉科医疗服务,其实一点儿也不奇怪!

8、如果小鱼刺扎在扁桃腺的天然隐窩里面,CT或各种先进的“机枪大炮”也完全有可能看不到。这时候专科医师的经验、患者的聪明理智、医患之间的充分互信和配合比什么先进的机器与法律条文都更重要!

此文所描述的“公事公办”,很有可能是最合理合法、却又最舍近求远的做法!?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文明病”……?

9、一般的扎鱼刺,是喉科医生的日常工作。五六年以上工作经验的年轻医生眼力好、手脚麻利,是最好的选择。

“老专家”们眼花心跳,所以没必要非要“抢”个专家号找老专家看……!

本文系樊韵平医生授权好大夫在线(www.haodf.com)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樊韵平
樊韵平 主任医师
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