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范宇鹏 三甲
范宇鹏 主治医师
广东省中医院 治未病中心

探索心灵的历程,我的新年总结

   

    难得休息,广州的天气冷得要命,躲在家里看电视,转来转去都是“总结”、“盘点”2010或前十年什么的,好像自己也该总结下了。总结什么呢,做心理治疗6年了,是该盘点一下了。广东省中医院治未病中心范宇鹏

 

    2005年我与李艳主任相识,她引领我走上了学习心理的道路,对精神分析、认知行为、人本主义等不同学派有了初步的认识,开始了心理治疗的实践。期间认识了欧碧阳、曾亮等同道,现在有一个近20人的学习讨论、相互督导的圈子,一直给我以支持。2007年在碧阳的推荐下接触意象对话,并且觉得意象对话从根本上与中医的思维理念是一致的,特别适合自己,于是赴深圳参加了朱建军老师主讲的意象对话培训班,阅读了能找到的所有意象对话相关书籍,隔年参加了蔡晨瑞老师主讲的释梦培训班,并结识了深圳心海湾的朋友。2010年开始接触海灵格,感叹它的神妙,还正在学习中,并未实践。

 

    这就是我所有的心理学习经历,简单、短、非科班,但它带给我的变化却是巨大的,说改变了我的人生也不为过。在此深深的感谢指导、帮助过我的老师、同道、同学,是他们引领和陪伴我走这条不断自我完善之路。我把它分成三个阶段。

 

    分析和兴奋阶段:刚开始学习心理时,非常感兴趣,喜欢拿刚学到的理论去分析遇到的每一件事,身边的每一个人,也时刻分析着自己。这段时光是快乐的,感到每天都在进步,认为自己看人看事都透彻了很多,既有了帮助别人的技术,也有了洞悉别人的“魔法”,确有一种满足感。这段时间持续的并不长,现在看来似乎有点可笑。

 

    聆听和感受阶段:有一次做治疗时,李艳主任因为要拿东西进了我的治疗室,完成后她对我说:“小范,我怎么觉得你在迎合他(来访者)呢。”这句话对我触动很大,开始看自己,看自己的治疗关系。原来我以为在治疗中我是在帮助别人,一个纯粹的心理能量付出者,其实我也从来访者那里不断获取着价值感、被尊重感、被认同感、满足感和权威感,我是那么的关注和在乎这些感受,以至于在治疗关系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来的时候迫不及待的去迎合病人。于是,不再执著于这些,治疗中的“我”的成分减少了,这时才真正能够体会到来访者,看待他/他的问题也更专注、更清晰了。

 

    至此,慢慢开始明白比“分析”更重要的是“聆听和感受”。后来有幸接触到了意象对话,并得到了朱建军和蔡瑞晨老师的指导,看到了自己的情结,并开始用意象对话的方法进行自我成长和心理治疗。这段时间中花费大量的时间聆听和感受自己,也感受来访者,感受身边的每一个人。随着自我体验和成长,直觉和感受力也不断增强,已经有病人在门诊或在网上反馈,说我看他/她一眼或听几句话就把他/她主要的性格和生活习惯一一说出。但这个阶段并不好过。看清了自己,并没有原本自己认为的那么美好,也有着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情结和不足,像是拿面镜子看到了自己背上的疤痕一般。感受力好了,出普通门诊时不断的感受到过往病人的痛苦和焦灼,比如感受到这个人的抑郁扑面而来,像浓雾一般,而那个人的就像打了很多结的绳子缠在一起。很想帮他们,但没有正式的心理治疗时间,盲目点破有害无益,有时劝病人看看心理科也大多不被接受,于是就只能这样感受着……。看到了自己的问题而不知道怎么解决,感受到了病人的情绪却帮不上忙,这段时间虽然提高很快,但却痛苦和不知所措。

 

    接纳和回归阶段:随着个人成长的持续,在老师和同事、朋友们的帮助下,慢慢能够坦然面对和接纳自己,包括自己认为好的和不好的,接纳自己的一切。接纳了自己,就接纳了别人,也接纳了来访者。面对来访者的,已经不是一个治疗师,而是一个并不完美的普通人,一个愿意倾听、关注、陪伴来访者走一程的人;治疗起来也不再关注什么方法流派,仿佛治疗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不再关注治疗的结果是成功还是失败了,只是尽可能与来访者一起努力,看清、面对、接纳、改变,但始终尊重来访者的选择。不知不觉,心理治疗的领域扩宽了,治疗深度也加深了,但心理的学习和自我成长的时间却减少了。除了给自己规定的时间,不再随随便便分析什么人,门诊感受到病人的问题也不急着劝他改变了。尊重,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当他们需要帮助时,尽力去帮助……这个阶段心里平静了好多,“美其食、任其服、乐其俗、高下不相慕”,过着简单质朴的生活。

 

    写到这里,想起很久以前听过的一个故事,记得可能不是很确切了,说是有个人去找老和尚问禅,问什么是修行的最高境界,老和尚说:“该吃饭的时候吃饭,该睡觉的时候睡觉。”……

 

    这种豁达的境界,我还差得远呢。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范宇鹏
范宇鹏 主治医师
广东省中医院 治未病中心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