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然鋆 三甲
然鋆 副主任医师
阜外医院 成人外科中心

为什么医生会对病人有戒心

未经深思熟虑,有感而发: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成人外科中心然鋆


今天下班后查看公众号,发现了一位患者家属的留言,起因是他七个月前在外院做的换瓣手术,现在查出并发症瓣周漏,来我院看了其他医生的门诊,被告知可能需要再次手术,不知道为什么在网上找到我的公众号留言辱骂,发泄怨气。当我想回复他时,发现他已经取关了。

我能理解他的想法,但不赞同他的行为,是非曲直无需探讨。病人这样做有可能得到基本治疗,但肯定得不到最好的治疗。

我算是一名年轻医生,但职业生涯也接触过了至少几千个病人和家属,对于人性也有些体会,发这篇文章并不是想谈论这件小事本身,毕竟这样的情况已属平常,我只是想聊聊对自己执业生态环境的一些感想。

如今患者和医生通常会在门诊发生第一次面诊,作为一名外科医生通常病人找你是为了做手术,心脏手术对于任何一个家庭都是一件大事。整个诊疗过程中紧张,焦虑,恐惧,无知无助,经济压力,时间成本会伴随着病人的一家。每个家庭的承受能力自然有区别,所以就会有形形色色的表现,崩溃后的表现也大相径庭。

面诊从医生的角度来说,一方面是在看患者的病情,而另一方面是在评估患者及家属的心态及抗风险能力,简单说就是手术不顺利,这家人扛不扛得住,扛不住自然会有各种故事发生。外科医生往往会更看重后一点,这已经成为了职业习惯,毕竟想把你从鬼门关拽回来也会有失手的时候。拒绝你,不给你做手术,当然也就没有失败。

也就是说,不是你的病情需要做手术,医生就会愿意给你做。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医生建议做手术了,患者也会因为顾虑而拒绝。有些时候更像是一种博弈关系。我觉得术前的医患交流目的,是让患者和家属对于手术结果的预期和实际情况相匹配。你若要求万无一失,恕臣妾做不到啊。


说几个工作中的故事,各位体会:


第一个…

一个病情很重的风心病二尖瓣狭窄的病人,已经是处在这个病最重的恶液质阶段,40kg瘦老太太,心脏有正常人四个那么大,一个感冒就能好几个月好不了,晚上睡觉都躺不下,一躺下就憋气,要半坐着睡,走20米就累了上不来气。

在门诊和她讲清楚病情后,我问她:手术做不做你怎么考虑?

她从不正面回答做与不做,而是在不断的叙述她30年的看病过程,可以看出焦虑和犹豫,曾经很多大夫建议她手术,如果坚决的话也不至于拖到这份上。

我说:你这手术风险是很高的,没想好就回去考虑吧。

她说:我来这就是相信这医院和医生,肯定能治好。

我说:那要是手术有事怎么办?

她说:不会的,这已经是最好的医院和大夫了。

这么重的病情,加上万无一失的预期,以及并不坚决的手术意愿,医生可能在心里已经拒绝你了,请另请高明吧。


第二个…

一个主动脉瓣换瓣的病人,出院后几个月来门诊复查,进屋我就对他有印象,术前感觉挺实在的一个老先生,家属也算和气。

复查结果心脏方面都很好,就是切口有个线头拱出来了,这在术后很常见拔出来剪掉即可,几句话不对付就开始嚷嚷,跑到诊室门口骂街,XXX给我们做的手术留了后遗症,这是什么医德……

我瞬间有了一种菜市场的感觉,感觉像我卖的菜让人家吃坏了肚子,被找上门一样。菜吃坏了肚子骂几句街就好了,如果手术病人没活呢?不敢想,不敢想。

医生术前如果侦查出来这家人有这种潜质,那也只有敬而远之,避之不及。

您在门诊见到的医生也许是刚站了几个小时的手术台,或许是刚查房看了病房几十个病人,或许是刚抢救完患者,这并不是煽情,而是医院每天都在发生的事情。如果他们来晚了,如果他们说话生硬,态度冷淡,也许是他们累了。


第三个…

15号患者被叫进诊室,一行四人,患者60多岁的女士,翠绕珠围,主动脉瓣严重狭窄,手术指征很明确该做。

手放在桌子上,手里拿着手机,姿势自然又不自然,刚坐下的时候还打开屏幕瞟了一眼,眼神交流略显游离不定,还没开始说话我已怀疑她在录音,之后的对话基本印证了我的想法,但是并未说破。不想当侦察兵的医生不是好外科大夫。

交流中感觉她明显已经看过很多人了,查看系统两天内就有五个外科医生的门诊记录。

她提问态度殷勤,饱满,思路清晰,极其礼貌,我是慕名而来的,都说您医术高明,我的病是不是一定要做手术?做了是不是一定能好?目前微创的方法是不是最佳选择?如果换瓣我的症状是不是肯定能消失?你们医院是全国最好的,手术有没有风险?不做手术我能活多久?做了能活多久?

旁边的男家属不断的附和:你放心,肯定没事的。我问这男家属:您是患者什么人?男家属:我是她老公。我问患者:您要是做手术,家里谁签字?男家属:没事的,让她妹妹签。我:…

其实我们不是怕你手术不顺利,拿着录音来找我们对质,而是觉得您的心态还没有到能做手术的状态。不承认有风险不等于没有风险。

16号患者进来了,女儿带着妈妈,妈妈是瓣膜病,手术该做。交流中女儿一直站在我侧后方,手机放在胸前,相机闪光灯隔一会闪一次,每闪一次女儿就比较不安,我有意的看看女儿又看看手机,女儿面露难色,真还让我一天遇见两拨人。

她们看完要走的时候,我对她们说:你们下回可以换一个方式。

女儿明白我的意思,吱呜小声说道:家里人关心都想听听。

我又说了一遍:下回你可以换一种方式。两人默默地走了。

其实你们可以直接告诉医生我要录音给家里人听,我会理解。


第四个…

早上上班,常规6点40走进电梯去监护室看病人。

电梯里遇见了前几天手术的病人家属送早饭。

我问:她怎么样?

男家属:挺好的没事,谢谢然大夫。

我问:能吃能活动么?

男家属:昨天溜达了两圈,今天复查么?

我说:会有人安排。

这几句话能让我知道患者处在正常的恢复过程中。

家属下去后,剩我和开电梯的阿姨。

阿姨说:这是你的病人?

我说:是。

阿姨说:这个人之前因为非要在非探视时间去病房,我拦着就和我吵吵,还骂人。

我:…

阿姨说:跟我这嚷嚷了半天,最后还说要是在东北就弄死我……

我:…

看来在医院开电梯也是个高危职业,不论事情究竟如何,他们双方都有自己的理解。

患者及家属和医生交流时,大多数还是心怀敬意的,究其原因救死扶伤的社会光环是一方面,有求于你是另一方面。但是有时我们也会看到,护士被唤成服务员,护工和后勤人员被指责辱骂。当这些同事向你投诉你的病人如何如何发作的时候,我们也会尴尬,也会气愤,也会无言以对。


希望这几个故事里的不是您,您这样做有可能得到基本治疗,但肯定得不到最好的治疗。


每天上班和我有交流的病人或者家属至少100人次,有病房的也有门诊的,有走廊里遇见的也有网上咨询的,平均下来每个人能有两分钟吧,平和的交流才能省下精力手术,任何的情绪波动都是精力的消耗,遇到上述的这些问题,不是我们没有想法,而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您面对我一个人,我要面对上百人,纠缠无益,明天还是有相同的工作。

每一个外科医生都是老侦察兵,在审视和掂量着每一个患者的病情和病情以外的东西,盘算着能不能接下这个案子,能不能给患者这家人一个满意的结果。

几分钟,几句话,几个神态就能让外科医生了解你的想法,毕竟都是经历了百千万场战斗的老战士,他们知道患者想要什么,也知道患者的苦。

信任就像一张纸,揉成团即使再摊平也会留有皱纹。对于心脏手术这种大事,双方对于信任的要求近乎完美。我拒绝你是我不想辜负你,也是我想保护自己,外科医生会像珍惜自己的眼睛一样珍惜自己的名声。毕竟在外科医生一辈子上万台手术里,没有那台是非做不可的。

每一个外科医生都断不愿辜负他病人的信任,但流水线还会生产残次品,何况医学面对的是人。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医生的也是。健康所系,性命相托,你信任我,我会竭尽全力,你不信任我,我也祝你早日康复。

伤害医患信任的人有可能得到基本治疗,但肯定得不到最好的治疗。


这篇文章,我多半还是在描述自己的观察,也想尽量保持中立的态度,我也明白做这么大手术家属的心情可能我并不能完全理解。所以只要您能感受到医生角度的一些想法,也就可以了。


给想找医生做手术的患者几点建议:

①做手术的利弊医生会给您建议,做不做,是您该自己拿主意的事情

②有手术指征,医生就会建议手术,也就是说做了利大于弊,并不是只有好处

③手术效果好是一回事,手术风险是另一回事,无法避免,没有手术是无风险的,能接受最坏的结果再做

④做手术要考虑经济压力,时间成本,花了正常几倍的钱结果还不好概率虽小,但不是零

⑤信任医生,真诚是最重要的,您的心思,医生能阅读


最后还是祝愿所有病人都能早日康复!遇到好医生是病人的福气,遇到好病人也是医生的福气。


微信图片_20190802191144.jpg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然鋆
然鋆 副主任医师
阜外医院 成人外科中心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