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高鹤丽 三甲
高鹤丽 主治医师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胰腺外科

神经内分泌肿瘤的治疗有哪些新药物新希望?

神经内分泌肿瘤(NEN)可以发生在身体的不同器官组织,胃肠胰神经内分泌肿瘤 (GEP⁃NEN)占全部NEN的 65% ~ 75%,目前是消化系统第二常见的恶性肿瘤。其中胰腺神经内分泌肿瘤(PanNEN)是我国最常见的 NEN 类型,占49.8%。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胰腺外科高鹤丽

手术是可切除PanNET的首先治疗方法,对于转移性或不可切除的PanNET而言,目前治疗手段包括系统药物治疗(如生长抑素类似物SSA,靶向药物舒尼替尼和依维莫司,化疗药物),局部治疗(如射频、介入栓塞、放疗等),核素PRRT治疗等。(相关知识见我之前发布的科普文章)。这些系统药物在神经内分泌肿瘤治疗中经历了近十年的临床使用,多年的实践证明这些药物效果和副作用明确,所以对于神经内分泌肿瘤的病人,在治疗初期阶段还是建议选择这些久经时间考验的药物。

 对于上述药物无效的病人,目前有多个靶向药物在神经 内分泌肿瘤中的临床试验,取得了有希望的结果。这些药物包括帕唑帕尼(Pazopanib),卡博替尼(Cabozantinib),乐伐替尼(Lenvatinib),索凡替尼(Surufatinib)。

1.帕唑帕尼(Pazopanib)

 帕唑帕尼(Pazopanib)在2015年的II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在44例晚期胃肠胰神经内分泌肿瘤 (GEP⁃NEN)患者中,帕唑帕尼的客观缓解率为9%(4/44),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为9.5个月,3级以上不良反应发生率为84%,主要不良反应包括转移酶升高,中性粒细胞减少症,疲劳,恶心,腹泻高血压。帕唑帕尼在胰腺神经内分泌肿瘤的效果比胃肠神经内分泌肿瘤的效果略好。另一项研究显示在32例进展期胰腺神经内分泌肿瘤和20例类癌综合症的患者中,帕唑帕尼联合SSA(长效奥曲肽)的mPFS分别为14.4个月和12.2个月。常见的不良反应为转移酶升高,中性粒细胞减少症,疲劳,恶心,腹泻高血压

2. 乐伐替尼(Lenvatinib)

乐伐替尼(Lenvatinib)是多靶点药物,可以靶向VEGFR 1–3, FGFR 1–4, PDGFRα, RET。在2018年欧洲肿瘤内科年会(ESMO)上报导了的乐伐替尼在分化好的晚期胃肠胰神经内分泌肿瘤患者的II期临床试验(TALENT)的结果,显示乐伐替尼在胰腺神经内分泌肿瘤的缓解率为40%,mPFS为14.2个月,胃肠神经内分泌肿瘤的有效率为18.5%,mPFS为17.6个月,3级以上不良反应发生率为90%,最常见的不良反应为高血压,疲劳,腹泻。在2019年美国肿瘤学年会(ASCO)中报导了乐伐替尼上述临床试验的更新数据,结果显示乐伐替尼的总缓解率为29%,是目前神经内分泌肿瘤靶向药物中有效率最高的。在胰腺神经内分泌肿瘤和胃肠神经内分泌肿瘤的mPFS分别为15.8个月和15.4个月。但不良反应严重,有91.8%的患者因不良反应大而需要减量或停药。

3.索凡替尼(Surufatinib)

索凡替尼(Surufatinib) 属于抗血管生成靶向药物,在2019年欧洲神经内分泌肿瘤学会(ENETS)上报导了索凡替尼在非胰腺神经内分泌肿瘤中的疗效,SANET-ep是一项多中心,双盲,对照的III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索凡替尼在分化好的晚期非胰腺神经内分泌肿瘤中的客观缓解率为10、3%(对比安慰剂的0%),疾病控制率为86.5%(安慰剂为65.6%),3级以上不良反应发生率为76.7%,常见不良反应包括高血压腹泻和甲状腺功能减低。

虽然新药在神经内分泌肿瘤中的探索有很多,但毕竟新药还处于试验阶段,并没有纳入治疗指南推荐,其长期疗效和副作用还有待时间考验,所以对于神经内分泌肿瘤病人而言,在标准治疗药物无效后,再建议尝试这些新的药物。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高鹤丽
高鹤丽 主治医师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胰腺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