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郭红军 三甲
郭红军 副主任医师
郑大一附院 妇科

HPV的治疗一:大牌专家的共识

       HPV的汉语名字叫做人乳头状瘤病毒,人是其唯一的宿主,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自从将HPV认定与宫颈癌有关系了,才有了对HPV的恐慌。很多人都误将HPV感染等价于自己要得宫颈癌了,天天惶惶不可终日,思考着如何才能治好。如何才能治疗呢?下面我将目前一些治疗HPV的观点将介绍一下,不过,我先要表明我的一个观点是我认为HPV感染是无药可医!真的,我认为目前是无药可医。但 是HPV感染绝对不能等价于宫颈癌,天天因HPV感染而提心吊胆的人是杞人忧天!HPV感染只是提醒感染者要加强体检,而不是对感染者进行的死刑宣判。为了 证明我的观点正确,我先拉几个大佬的话来证明一下:第一位是龚晓明医生,他在科普文章中《HPV感染,没什么大不了的》说:“从国际的指南和研究的数据来看,目前HPV病毒感染,并没有有效的治疗措施,因此并不推荐对HPV病毒的携带状态进行治疗。我此前和多个国际同行交流,基本上认同这一个观点。近年来,国内有不少医院给医生提供针对HPV治疗的药物,个人认为并没有很好的研究证据的支持,通常要了解一个疗法是否有效,不是听厂家的宣传,重要是看有无在国际相关上期刊发表的文献支持,若只是厂家提供的数据,是有偏倚的,就目前的情况来说,不足以支持HPV治疗的做法。个人甚至认为如此HPV疗法是抓住了病人恐癌的心理,有过度治疗的嫌疑。不排除今后有可能出现HPV治疗方法的出现,但是现阶段,没有很好的证据支持。HPV疫苗是目前是有证据支持可以降低宫颈癌发病的一种预防措施,女性9~26岁可以考虑接种HPV疫苗,但是目前国内仍然未获得批准,只能去香港或国外注射。HPV疫苗就是接种了,不等于豁免宫颈癌,仍然是需要定期进行宫颈刮片的检查。”这一段话引用的有点长,但我们这一段话中,可以清晰的得出以下观点:1.目前对HPV治疗没有有效的治疗措施。2.现在国内所采取的药物治疗,还没有充分的证据可以证明临床有有效。所以我有这样的结论:HPV目前还是无药可医。但是无药可医,并不等价于无法可医,注射HPV疫苗是有一定效果的。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妇科郭红军

        第二位是郎景合院士了,但我不能确定下面的这句话是不是他本人最初讲述,后来被大家广泛引用的,还是他也引述别人的:关于HPV的治疗是治病不治毒。说治病不治毒可能很多人都一时反应不过来,但给大家打一个比方,就很容易明白了,比如感冒。我们现在人也基本上都明白,感冒大多是由病毒引起的,但是我们治疗感冒的时候,有多少人会想着要真对病毒来治疗呢,即使想对病毒治疗,大家也都知道目前并无特效药,我们所用的药大多数都是针对病毒引起的头痛、发热、流涕等症状。而我们所谓的治病不治毒基本上也就是这么一层意思,是针对病毒引起宫颈病变而不是针对HPV本身。不过现在有人有这么一种观点,由于HPV生长有嗜上皮性,所以切除了部分宫颈后,减少了病毒可以寄生的场所,就可以清除部分病毒,减少身体病毒的感染量。

      第三位我就不说人了,而是要搬出一段话,这段话的是全世界的共识:  对于没有肉眼或病理学证实的病灶,是根本不需要治疗的。换言之,只有当出现了肉眼可见病灶(如尖锐湿疣)或者病理证实有病变发生(如CIN),才需要治疗。对应于HPV感染类型,就是潜伏感染、亚临床感染都不需要治疗。不过,这段话一概括的还是上面所说的治病不治毒。

      所以,对于目前临床上体检发现HPV感染,需不需要治疗的问题,大家心里就都该有个数了:如果TCT等其他检查没有问题,仅仅是单纯的HPV感染,是不需要任何治疗,定期复查即可! 但是是不是我们医学上是不是就可以如此止步不前了呢?医学无止境,肯定探索也无止境。我们肯定要探索治疗方案。下篇写HPV目前的一些治疗方案。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郭红军
郭红军 副主任医师
郑大一附院 妇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