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龚磊
龚磊 主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肿瘤综合科

PD-1媒体实例报导

12月6日,卡特发表声明说,医生在给他做完最近一次脑部磁力共振扫瞄后,没有发现此前在他大脑中出现的黑色素瘤(melanoma)或新的癌细胞;癌细胞已经消失了。同时,卡特表示,还将继续使用Keytruda进行每隔三周一次的常规免疫治疗。好大夫工作室肿瘤综合科龚磊

 

    8月20日,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公开宣布自己已确诊罹患晚期黑色素瘤。卡特8月开刀切除肝脏肿瘤时,医生发现他的癌细胞已从肝脏转移到脑部,脑部发现4处有黑色素瘤的转移。此后,他接受放射线治疗和免疫疗法,使用了默沙东备受瞩目的PD-1药物Keytruda。

    12月6日,卡特发表声明说,医生在给他做完最近一次脑部磁力共振扫瞄后,没有发现此前在他大脑中出现的黑色素瘤(melanoma)或新的癌细胞;癌细胞已经消失了。同时,卡特表示,还将继续使用Keytruda进行每隔三周一次的常规免疫治疗。

    今年10月年满91岁的卡特,是美国目前在世第二年长的前总统,他于1977年至1981年任美国第39任总统,中美两国在其任内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卡特亦被誉为“中美关系领路人”。卸任后,他将精力投入促进世界和平、人权和公共健康,2002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免疫治疗中的主力军——PD-1/PD-L1药物

    PD-1/PD-L1免疫疗法是当前全世界备受瞩目、广为研究的新一类抗癌免疫疗法,旨在充分利用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抵御、抗击癌症,通过阻断PD-1/PD-L1信号通路使癌细胞死亡,具有治疗多种类型肿瘤的潜力,有望实质性改善患者总生存期。

    今年年中,FirstWord评出了10个疾病领域或药物种类,这些疾病领域或药物种类在未来十年中将是新药研发领域的主要产出和竞争之地,其中就包括了PD-1/PD-L1抑制剂。而在该领域最重磅的药物当属默沙东的Keytruda以及BMS的Opdivo。不久前公布的2015美国盖伦奖(Prix Galien USA Award)中,Opdivo和Keytruda共同荣获了“最佳生物制品”奖。

    2014年9月,美国 FDA 通过加速批准程序批准 Keytruda (pembrolizumab) 用于治疗不再对其它药物响应的晚期或无法切除的黑色素瘤患者。Keytruda 是自 2011 年以来获得批准的第六款黑色素瘤治疗药物。

    除了黑色素瘤适应症,目前,默沙东还在30多种不同类型的癌症中调查Keytruda的潜力,包括各类血液癌症、肺癌乳腺癌、膀胱癌、胃癌、头颈部癌症。10月2日,FDA批准了默沙东PD-1抑制剂Keytruda作为晚期PD-L1阳性(鳞癌和非鳞癌一起批)非小细胞肺癌的二线药物。

    据医药市场调研机构EvaluatePharma预测,Keytruda(pembrolizumab)2020年销售额将达到55亿美元。今年第3季度,Keytruda的销售额达1.6亿美元;同期,“老对手”Opdivo为BMS贡献了3.05亿美元的销售额。

    一直跟踪前总统癌症治疗的美国癌症协会副首席医疗官柯奇顿菲尔德(Leonard Lichtenfeld)指出,“黑色素瘤是一种严重的、潜在威胁生命的疾病,这次治疗能否称之为奇迹,还需要时间证明。”他认为,医生及时发现并通过手术和放疗控制了病灶,前总统体内没有发现更多病变,以及先进的现代医疗技术和药物等因素,使得卡特获得比其他病人更好的预后。

    Leonard Lichtenfeld在接受CNN采访时说,卡特应该是今年5月份患病的,但他直到8月份才接受了手术治疗。这也表明卡特所患的黑色素瘤可能进展得非常缓慢,而这正是他可能拥有更好预后的第二个原因。

    另外,治疗团队可以完全切除卡特肝脏上的转移灶,而且当时他的肝脏再无其他病灶,腹部也没有肉眼看得见的病灶。不过,治疗团队在对卡特进行诊断检查时发现他的大脑有4个极小的病灶(大小约2 ml)。我们现在能够检测出这么小的病灶,充分展现了医疗技术在短短数年间取得的巨大进步。所以,治疗团队才会信心满满地表示,他们能够手术切除卡特肝脏的转移灶,并对其大脑的转移灶进行放疗,同时也未检测出其他病灶。

    上述所有因素都是有利因素,说明前总统卡特可能会比其他转移性黑色素瘤患者拥有更好的预后。再加上使用新的免疫疗法,卡特的治疗结局会更好。尽管如此,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永远无法预测未来会有什么变化。我们希望,新疗法对每一位黑色素瘤患者的疗效都会持续数月甚至数年,但是我们不知道黑色素瘤的发展进程会有什么变化。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龚磊
龚磊 主治医师
好大夫工作室 肿瘤综合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