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宮喜双
宮喜双 主治医师
安阳市妇幼保健院 妇产科

妊娠期碘营养状况及其对母儿的影

妊娠期碘营养状况及其对母儿的影响
杜 鹃,吕艳红
关键词:碘; 营养; 甲状腺素; 妊娠
Keywords: iodine; nutrition; thyroxin; pregnancy
中图分类号: R714. 256 文献标志码: A
碘是人体生长发育所必需的微量元素,正常
人体内仅含 15 ~20 mg,但却是人体各个系统尤其安阳市妇幼保健院妇产科宮喜双
是神经系统发育所不可缺少的。碘是合成甲状腺
素的重要原料,人体内 70% ~ 80% 的碘都存在于
甲状腺中,是维持甲状腺功能、促进新陈代谢以及
保持神经系统、智力发育等各个系统正常发育的
重要保证。孕妇体内碘含量的相对恒定更是至关
重要,大量研究显示,妊娠期碘缺乏不仅可引起母
体甲状腺肿大、流产、早产及死产等,同时胚胎发
育期碘缺乏导致胎儿甲状腺激素合成不足,会引
起胎儿脑发育不良、智力障碍、运动障碍等,对胎
儿和新生儿的远期预后产生影响。而随着我国食
盐加碘计划的推行,目前我国部分地区出现高碘
问题,这些地区的孕妇面临着碘摄入量过多的危
险,不利于母儿的健康。因此,妊娠期碘营养状况
的评估是孕期保健的重要内容之一。本文就妊娠
期碘营养状况及其对母儿的影响阐述如下。
1 妊娠期碘营养状况流行病学调查
早在19 世纪20 年代,碘缺乏就广泛存在于美
国西北部等地以及加拿大的大部分地区,与此同
时,一些国家开始通过增加食用碘盐来控制地方
性甲状腺肿和呆小病。调查显示,1990 - 2007 年
间食用碘盐的全球人口从 20% 增加到 70%; 但根
据国际控制碘缺乏病理事会( International Council
for the Control of Iodine Deficiency Disorders,IC-
CIDD) 的统计,2011 年全球有 20 亿人口仍然不能
摄入足够的碘,其中包括 1/3 学龄儿童,同时在 32
个国家中碘缺乏仍然是一个公共健康问题
[1]。2007 - 2009 年 Blumenthal [2]
对悉尼西部地区的367 名孕妇调查结果提示,目前 58% 孕妇存在碘
缺乏。而2007 -2008 年美国全国健康和营养检查
调查协会(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
tion Surveys cohort,NHANES cohort) 调查显示,超
过一半的美国孕妇存在缺碘,并且每 6 名孕妇中
就有 1 名存在中到重度的缺碘[3]。
我国也是受碘缺乏严重威胁的国家之一,据
以往统计,缺碘范围共涉及 29 个省、市、自治区,
病区人口达 4. 5 亿。1995 年起,全国大部分省市
普遍食用加碘盐,但根据李爱军等4]对山东省寿
光市 3052 名妊娠孕妇尿碘水平的分析,提示该区
孕妇妊娠期总缺碘率仍达 22. 3%。同时,滕凯等[5]
通过比较江苏省镇江市 2005 -2006 年间 456
名孕妇与 285 名正常健康女性尿碘水平发现,妊
娠早期及中期孕妇尿碘水平明显低于非孕女性。
然而随着碘盐的广泛运用,部分地区也存在着碘
过量的倾向。据调查显示,1999 年我国 31 个省、
市、自治区中的 24 个已经达到碘足够量标准,14
个省市自治区超过 300 μg/L,达到碘过量的标
准,但目前仍没有明确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我国各
地区妊娠期妇女碘摄入情况。桑仲娜等[6]对河北
省沧州市 210 例孕妇尿碘及甲状腺功能( 甲功) 的
检测提示,有 84. 3%的孕妇处于碘过量状态,尿碘
超过 500 μg/L; 同时发现孕妇摄入过量碘时,甲状
腺疾病患病率显著增高。由此可见,妊娠期碘营
养状况还是十分值得关注的。
2 妊娠期碘缺乏的原因
2. 1 母体对碘的需求量增加 ( 1) 妊娠期人绒毛
膜促性腺激素( HCG) 增加,HCG 与促甲状腺激素
( TSH) 的 α 亚基相同,与 TSH 受体有低度亲和力,
有内在的促甲状腺活性,可使甲状腺激素合成和
分泌增多,相应地对碘的需求也增高。( 2) 妊娠期
间雌激素合成增加,导致甲状 腺 结 合 球 蛋 白
( TBG) 在肝脏中的清除率降低,使 TBG 水平成倍
增加,也就是说甲状腺素( T4) 的结合位点增多,最
终导致游离三碘甲状腺原氨酸( FT3) 和游离甲状
腺素( FT4) 减少,进而对合成甲状腺激素的主要物
质碘需求增高[7]。( 3) 妊娠期间胎盘产生 3 型碘
化甲腺氨酸脱碘酶( D3) ,在妊娠中期以后该酶通
过使 T3、T4内环脱碘,有效阻止过多 T3、T4进入胎
儿体内,故而会消耗一定的 T3、T4,导致外周血中
甲状腺素减少,从而母体需要通过摄入更多的碘
来合成甲状腺激素以维持母体的甲状腺素水
平[8]。( 4) 妊娠早期母体碘通过胎盘供给胎儿,从
妊娠 20 周开始,胎儿需要从母体获得碘来满足自
身合成甲状腺激素的需要。( 5) 妊娠期间肾血流
增加,肾小球滤过率、肌酐清除率增加,从而使孕
妇碘排除率增加[8]。
2. 2 妊娠期妇女碘摄入量不足 目前世界各地
仍存在碘缺乏。妊娠期妇女摄入含碘物质缺乏,
加之孕妇易发生早孕反应,导致食欲差,不能摄入
足够的碘; 妊娠期水肿及妊娠期高血压限制碘盐
的摄入等等都导致妊娠期妇女碘缺乏。
3 妊娠期碘缺乏对母儿的影响
3. 1 对母体的影响
3. 1. 1 对甲状腺体积及功能的影响 甲状腺球
蛋白( Tg) 是由甲状腺细胞分泌的一种水溶性糖蛋
白,它与甲状腺素的合成、分泌和存储紧密相关。
妊娠期间母体对碘需求量增大,碘缺乏时,甲状腺
细胞内的转化增强,使过多的 Tg 进入血液,导致
血清中 Tg 水平增高,这一过程会导致甲状腺体积
增大,最终导致甲状腺肿。有研究指出,即使在碘
资源充足地区,妊娠期妇女甲状腺体积也明显大
于同龄非妊娠妇女,而在缺碘地区的妊娠期妇女
甲状腺体积明显增大,可增大 30%。不过妊娠期
缺碘所致的甲状腺肿可在产后有所好转,但若持
续缺碘则很难恢复正常。有调查显示,妊娠期甲
状腺功能减退症( 甲减) 的发病率为 2. 5%,而亚临
床甲减的发病率为 2% ~5%[9]。
3. 1. 2 对妊娠结局的影响 妊娠期缺碘导致的
甲减及亚临床甲减会使早产、流产及死胎发生率
增高,同时合并妊娠期高血压、胎盘早剥等严重妊
娠期并发症的发生率也相应增高[8,10]。通过对亚
临床甲减组与正常妊娠组胎盘早剥发生率的比较
发现,亚临床甲减组胎盘早剥的危险性是正常妊
娠妇女的3 倍( RR 3. 0,95%CI 1. 1 ~8. 2) ,在妊娠
34 周前分娩的危险性也明显升高( RR 1. 8,95% CI
1. 1 ~ 2. 9 ) 。有研究发现,妊娠期间 TSH ≥ 6. 0
mU / L 的妊娠妇女,胎儿死亡率明显高于 TSH <
6. 0 mU / L 者( 3. 8% vs. 0. 9% ) ,并且 TSH > 10. 0
mU / L 妊娠妇女胎儿死亡率高达 8. 1% 。另有学者
对西非碘资源缺乏地区的 4980 名妇女( 其中包括
462 名孕妇) 的研究发现,其尿碘浓度与生育率和
流产率相关,严重低碘可导致生育率下降、流产率增加。
3. 2 对胎儿的影响
3. 2. 1 对胎儿神经系统发育的影响 妊娠期间的
碘缺乏可能损伤胎儿神经系统发育。甲状腺素在促
进中枢神经系统的分化、迁移和成熟中有着非常重
要的作用,故围生期的低甲状腺素血症可能会对胎
儿的大脑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同时也可能造成胎儿
精神发育迟缓或神经系统的异常。目前公认的由严
重缺碘造成的临床上最严重的并发症是克汀病,它
严重影响新生儿的生长发育。对我国西部严重缺碘
地区的研究提示: 在妊娠早期及中期补碘的孕妇,其
胎儿( 120 名) 出现中至重度的神经系统异常的发生
率为2%,相比之下仅在妊娠晚期接受补碘治疗的
孕妇,其胎儿( 752 名) 神经系统异常的发生率高达
9% ,并且在妊娠晚期或分娩后补碘不能明显改善胎
儿神经系统状态,而只对胎儿头围及生长发育有轻
微的改善。由此可见,妊娠早期补碘可以改善胎儿
脑发育,而妊娠晚期或分娩后补碘仅能轻微改善大脑生长发育。
妊娠期妇女轻至中度缺碘对胎儿中枢神经系
统的影响没有重度缺碘确切。通过统计妊娠期间
未治疗的轻度甲减孕妇的后代( 7 ~ 9 岁) IQ 值发
现,这些后代的 IQ 值较健康孕妇的后代低7 分,提
示碘缺乏,即使是轻度的甲状腺功能异常,也会导
致胎儿的认知功能发育障碍。同时某些观察性研
究提示,妊娠期间母体轻度的甲状腺功能降低与
其后代的神经系统发育异常有关。
3. 2. 2 对出生体重及胎儿生长发育的影响 有
研究显示,在妊娠早期对 295 名缺碘孕妇适当补
碘可以明显增加胎儿头围,且小头畸形的发生率
由之前的 27% 降低到 11% ( P = 0. 006) 。在阿尔
及利亚地方性甲状腺肿高发地区,给予 1536 名妊
娠期缺碘孕妇碘油治疗后发现,治疗组胎儿体重
较未治疗组重 6. 25%。可见,妊娠期补碘可以增
加胎儿头围及胎儿体重,但针对妊娠期缺碘与胎
儿生长发育的关系的研究尚缺少更为确切的研究资料。
4 妊娠期碘过量对母儿的影响
4. 1 妊娠期碘过量对母体的影响 在对我国高
碘地区孕妇进行调查时发现,高碘地区孕妇甲状
腺患病率约为 19. 5%,为适碘地区 ( 1. 1%) 的
17. 7 倍,其中以甲减的患病率最高,为 16. 2% ; 并
且高碘地区孕妇甲状腺疾病谱内部构成不同于适
碘地区,高碘地区甲状腺疾病顺位分别为: 亚临床
甲减、甲减、亚甲状腺功能亢进症( 甲亢) ; 而碘适
量地区仅出现了甲减患者。说明高碘可以引起孕
妇多种甲状腺疾病,并且碘过量对甲状腺疾病患
病率的影响更为显著,是碘缺乏时患病率的 3. 2
倍。Sang 等[11]对 384 名天津的孕妇调查也发现,
处于碘足量[尿碘质量浓度( urinary iodine concen-
tration,UIC) > 250 μg / L]的妊娠期妇女患亚临床
甲减的风险较碘适量人群高( OR = 6. 202,P <
0. 05) 。考虑这可能与 Wolff-Chaikoff 效应有关。
Wolff-Chaikoff 效应是指: 当机体暴露于高碘状态
下时,高碘可通过抑制钠-碘转运体来减少碘向细
胞内转运,T3和 T4的水平被急速抑制的过程。虽
然大多数孕妇可以在高碘状态下保持甲状腺功能
正常,但若孕妇甲状腺激素合成有轻微的缺陷就
有可能无法摆脱 Wolff-Chaikoff 效应而导致碘诱导
的甲状腺功能减退。有研究认为,碘过量本身即
可引起 TSH 水平的升高而导致甲功异常,其机制
可能是碘对垂体和下丘脑的直接作用[12]。另有研
究发现,妊娠期摄入过量碘的妇女产后甲状腺炎
发生率较碘适量孕妇高( RR 2. 92,95% CI 1. 31 ~6. 50) 。
4. 2 碘过量对胎儿的影响 胎儿也可能受 Wolff-
Chaikoff 效应影响,由于胎儿的甲状腺功能需在妊
娠36 周左右才能发育完全,故妊娠早期及中期母体
高碘可能导致胎儿甲减。在研究不同碘水平孕妇的
新生儿生长发育相关指标( 如体重、双顶径、股骨长
等) 时未见明显差异,但新生儿的 FT3、FT4水平与体
重成正相关,TSH 水平与股骨长成正相关,提示甲状
腺素对新生儿生长发育的影响
[13]。此外,甲状腺素
还能增强胰岛素促糖原合成、增加葡萄糖利用及脂
肪和肌肉组织摄取葡萄糖的作用,从而促进胎儿的
生长发育[13]。可见适量的碘摄入和甲状腺素水平
在维持新生儿正常生长发育中至关重要。此外,
Zhang 等[14]通过将妊娠小鼠分为低碘摄入组、正常
组以及高碘摄入组3 组来研究碘状态对其后代的影
响,发现高碘摄入小鼠的后代其神经系统发育及认
知功能会短暂的受损。
5 妊娠期碘缺乏的诊断方法
5. 1 饮食中碘摄入量间接推测体内碘营养状态
由于人体内碘主要来源于日常饮食,故理论上
日常生活中碘的摄入量可以用来衡量人体内碘状
态,居住在碘缺乏地区是评估碘缺乏的重要参考
因素。但是近些年随着碘盐的普遍应用,目前碘
的摄入主要依赖碘盐,而饮食中盐的用量一般容
易被忽略。目前营养学家多通过饮食回顾、饮食
记录以及食物频率问卷( food frequency question-
naires,FFQs) 来评价人体内碘含量[15]。常将 FFQs
与饮食记录或尿碘浓度一起结合来评价人体碘含
量,以减少单纯检测尿碘浓度带来的误差。
5. 2 临床表现 存在严重碘缺乏的孕妇其后代
易合并的最严重的疾病是克汀病,而克汀病患者
常合并精神心理发育等一系列生理异常,所以胎
儿患有克汀病其母毋庸置疑一定存在严重的碘缺
乏。同时,甲状腺肿也是提示存在碘缺乏的一个
典型的临床表现,而甲状腺肿可以通过触诊或超
声等手段发现。但是在轻或中度碘缺乏的患者
中,甲状腺体积的变化过小,很难通过触诊发现,
而且目前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超声诊断标准来衡量
妊娠妇女的碘缺乏状况[15]。但是仅有严重的缺碘
患者能通过临床表现来发现。
5. 3 生化指标
5. 3. 1 UIC 目前国际上通常采用 UIC 来衡量妊
娠期妇女碘状况。2007 世界卫生组织制定了妊娠
期及哺乳期妇女尿碘质量浓度与碘营养状态的诊
断标准( 表 1)[1]。
表 1 尿碘浓度对妊娠期、哺乳期妇女碘营养状态的评估
尿碘质量浓度( μg/L) 碘营养状态    妊娠期妇女<150 缺乏
150 ~ < 250 适量
250 ~ < 500 足量
≥500 过量
哺乳期妇女 <100 缺乏
≥100 适量
因为 UIC 会因碘排泄的昼夜节律变化而变
化,同时也很容易受饮食、饮水、季节等因素影响,
故尿碘浓度对碘营养状态的判断也曾被质疑[16]。
相比之下 24 h 尿碘排泄率( UIE) 更能准确反映出
个体一天之内的碘排泄量[17]; 但也同样受到日常
饮食、季节及肾脏清除率等因素的影响。于是有
学者提出肌酐清除率似乎比随机 UIC 更加可靠。
Ristic-Medic 等[18]通过对 11 篇研究人体碘营养的
文章进行 Meta 分析显示,UIC 对于轻到中度缺碘
的妊娠期妇女来说仍然是一个反映人体碘状态的
有效指标,但对于碘过量的人群 UIC 并不是一个
十分理想的指标。
5. 3. 2 TSH 碘营养状态影响 TSH 水平。Ristic-
Medic 等[18]通过对 16 篇运用 TSH 衡量碘状态的
Meta 分析显示,TSH 可以很好地反映出孕妇及哺
乳期妇女体内碘状态。妊娠期检测 TSH 不失为判
断碘营养状态的重要手段之一。但要注意,只在
严重缺碘的孕妇体内 TSH 才会升高,而轻、中度的
缺碘者 TSH 浓度往往处于正常范围。我国 2012
年中华围产学会和中华内分泌学分会颁布的《妊
娠和产后甲状腺疾病诊治指南》中 TSH 参考范围
为: 妊娠早期 0. 1 ~2. 5 mU/L,妊娠中期 0. 2 ~3. 0
mU / L ,妊娠晚期 0. 3 ~ 3. 0 mU / L[19]。
有研究发现,新生儿 TSH 也能反映出妊娠妇
女体内碘状态。据统计,新生儿 TSH 水平 > 5
mU / L常提示母体处于缺碘状态[1]。在澳大利亚,
新生儿 TSH > 5 mU/L 的比例由 2001 年的 4. 1%
上升到 2006 年的 9. 7%,与此同时作者发现该地
区孕妇缺碘的发病率也相应增加,从侧面反映了
新生儿 TSH 对母体碘状态的提示性意义。
5. 3. 3 FT4和 FT3
从妊娠 6 ~ 10 周开始,血清
TBG 合成增多,与之结合的甲状腺激素增多,血清
中总甲状腺素( TT4) 、总三碘甲状腺原氨酸( TT3)
水平相应升高,而有生物学活性的 FT3、FT4水平却
平均减低 10% ~15%[17]。因此,TT3和 TT4并不能
准确反映甲状腺功能状态。而 FT3、FT4
是主要参与调节甲状腺激素的生理效应与代谢速度的激
素,尽管血浆中含量极微,仍可以准确反映出孕妇
的甲状腺激素水平。因此,当孕妇由于碘缺乏或
碘过量而导致甲状腺功能异常时,FT3、FT4可作为
反映甲状腺功能的敏感指标与 TSH 一起间接反映
妊娠期妇女的碘营养状态。
5. 3. 4 抗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 ( TPOAb )
TPOAb 是由甲状腺内淋巴细胞产生的异质性免疫
球蛋白,是甲状腺自身免疫的标志,它的异常可能
预示着孕妇发生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疾病的风险。
有研究发现,甲状腺功能紊乱的孕妇 TPOAb 的阳
性率明显高于甲功正常的孕妇。而在对高碘地区
及适碘地区孕妇的研究中,TPOAb 的阳性率在甲
状腺功能正常和异常孕妇中未见明显的统计学差异[13]
。尽管如此,作为提示甲状腺功能损伤高危
指标,在由于碘摄入异常导致甲状腺功能紊乱的
孕妇中 TPOAb 仍有一定的间接提示性意义。
6 妊娠期用碘指导
6. 1 妊娠期补碘策略 首先,需要加大力度开展
孕妇健康教育工作,让孕妇了解妊娠期碘状态对
自身及胎儿的影响,正视妊娠期间监测体内碘状
态的必要性。尿碘检查简单、方便、经济,是目前
判断个体或群体碘营养状态的最佳指标。因此,
加强孕早、中、晚期尿碘监测非常必要,也可以通
过动态监测尿碘指标来动态反映孕妇碘营养状
态,可作为孕期常规监测指标,尤其适合在基层、
计生系统、妇幼保健系统普及,以达到科学合理补
充碘。同时由于孕妇碘的异常摄入最易影响孕妇
甲状腺功能,孕期进行甲状腺功能筛查也十分必
要。其次,若通过筛查发现碘缺乏,就需要立即选
择合适的食物补充体内碘含量,并于 1 周后复查
尿碘。目前孕妇补碘的推荐用量是 150 ~250 μg/
d,世界各地大多通过碘盐作为补碘方式,但碘盐
在受热、受光后极易丢失,若碘盐的存放、烹饪方
式不恰当将会导致食盐中碘含量降低而达不到预
期补碘效果。因此,妊娠期补碘需要饮食的多样
化,而饮食多样化就要求孕妇适当改变饮食习惯,
尽量食用碘含量丰富的食物。而对于重度缺碘或
由于某些原因不能进行食补的孕妇,也可以通过
使用含碘药物或保健品进行补碘,如碘化油胶丸、
碘酸钾片等。
孕妇补碘的时机也是十分关键的。两项研究
显示,妊娠期间碘缺乏患者在妊娠早期补碘对其
胎儿的益处明显大于妊娠晚期补碘,妊娠期补碘
不及 时 会 增 加 胎 儿 神 经 系 统 发 育 迟 缓 的 风
险[20-21]。可见妊娠期妇女尽早补碘十分重要,甚
至可以在没有妊娠前预防性的补充适量碘,以保
证妊娠期间体内碘含量。
6. 2 妊娠期碘过量防范策略 随着人们对碘缺乏的重视,

补碘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现象,但碘过量
仍然有害,杜绝妊娠期间的盲目补碘,特别是针对
沿海等碘相对足量地区,孕期尿碘监测及甲状腺
功能筛查,防止碘过量是十分必要的。赵娜等[13]
在对河北省沧州市海兴县地区 210 名孕妇的调查
中显示: 该地区属高碘地区,其中大部分孕妇处于
碘过量状态,且孕妇甲状腺疾病的患病率明显增
高,提示该地区仅仅靠停止供应碘盐来防止高碘
是不够的,还需要采取其他的预防措施来降碘,如
通过寻找适碘水源来降低用水中碘含量。因此,
有专家建议,我国碘盐的运用应根据不同地区的
自然状态区别对待为佳,使妊娠期间孕妇尿碘含
量控制在适量水平。妊娠期间碘含量监测需要孕
妇及社会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以减少碘营养异常
对母儿的危害。
综上所述,妊娠期碘营养状态关系到母儿结
局。目前用于判断人体内碘状态的指标仍不够完
善,建议通过多个方面的检测相结合可以增加诊
断碘营养状态的准确性。随着世界各地对碘缺乏
的高度重视,许多地区已处于碘足量,甚至碘过量
状态,碘过量对妊娠期母儿影响的研究仍需继续
完善。妊娠期妇女缺碘及碘过量对其后代生长发
育的远期影响仍需进一步研究。相信通过不断的
努力,可以更好地把握妊娠期间母体的碘状态,以
避免不良结局的发生。
参 考 文 献
[1] Andersson M,Karumbunathan V,Zimmermann MB. Global io-
dine status in 2011 and trends over the past decade[J]. J Nutri,
2012,142( 4) : 744-750.
[2] Blumenthal N,Byth K,Eastman CJ. Iodine Intake and Thyroid
Function in PregnantWomen in a Private Clinical Practice in
Northwestern Sydney before Mandatory Fortification of Bread with
Iodised Salt[J]. J Thyroid Res,2012,798963: 1-6.
[3] Caldwell KL,Makhmudov A,Ely E,et al. Iodine status of the
U. S. population,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2005-2006 and 2007-2008[J]. Thyroid ,2011,21: 419-
427.
[4] 李爱军,杨海霞. 妊娠妇女碘营养状况调查[J]. 中国现代医
生,2010,48( 7) : 96-97.
[5] 滕凯,丁妩娟,张东伟,等. 妊娠期碘含量分析[J]. 中国妇幼
保健,2008,23( 16) : 2220-2221.
[6] 桑仲娜,张淑芬,魏薇,等. 过量碘摄入对孕妇甲状腺功能及
妊娠结局的影响[J]. 营养学报,2011,33( 5) : 472-475.
[7] De Geyter C,Steimann S,Müller B,et al. Pattern of thyroid
function during early pregnancy in women diagnosed with sub-
clinical hypothyroidism and treated with l-thyroxine is similar to
that in euthyroid controls[J]. Thyroid,2009,19( 1) : 53-59.
[8] Loh JA,Wartofsky L,Jonklaas J,et al. The magnitude of in-
creased levothyroxine requirements in hypothyroid pregnant
women depends upon the etiology of the hypothyroidism[J].
Thyroid ,2009,19( 3) : 269-275.
[9] Kothari A,Girling J. Hypothyroidism in pregnancy: pre-pregnan-
cy thyroid status influences gestational thyroxine requirements
[J]. BJOG ,2008,115( 13) : 1704-1708.
[10] Alvarez-Pedrerol M,Guxens M,Mendez M,et al. Iodine levels
and thyroid hormones in healthy pregnant women and birth
weight of their offspring[J]. Eur J Endocrinol ,2009,160( 3) :
423-429.
[11] Sang Z,Wei W,Zhao N,et al. Thyroid dysfunction during late
gestation is associated with excessive iodine intake in pregnant
women[J]. J Clin Endocrinol Metab,2012,97 ( 8 ) : 1363-
1369.
[12] 史晓光,滕晓春,滕卫平,等. 妊娠早期碘营养状况与甲状腺
功能关系的流行病学调查[J]. 国际检验医学杂志,2009,29
( 6) : 520-522.
[13] 赵娜,桑仲娜,张桂芹,等. 孕妇高碘摄入时新生儿甲状腺功
能、甲状腺自身免疫功能及生长发育的流行病学调查[C].
中国营养学会妇幼营养第七次全国学术会议,2010: 301-
305.
[14] Zhang L,Teng W,LiuY,et al. Effect of maternal excessive io-
dine intake on neurodevelopment and cognitive function in rat
offspring[J]. BMC Neurosci,2012,13: 121.
[15] Skeaff SA. Assessing iodine intakes in pregnancy and strategies
for improvement[J]. J Trace Elem Med Biol,2012,26 ( 2-3) :
141-144.
[16] Moreno-Reyes R,Carpentier YA,Macours P,et al. Seasons but
not ethnicity influence urinary iodine concentrations in Belgian
adults[J]. Eur J Nutr,2011,50: 285-290.
[17] Vejbjerg P,Knudsen N,Perrild H,et al. Estimation of iodine
intake from various urinary iodine measurements in population
studies[J]. Thyroid,2009,19: 1281-1286.
[18] Ristic-Medic D,Piskackova Z,Hooper L,et al. Methods of as-
sessment of iodine status in humans: a systematic review[J].
Am J Clin Nutr,2009,89( 6) : 2052S-2069S.
[19] 滕卫平,段涛,宁光,等. 妊娠和产后甲状腺疾病诊治指南
[J]. 中华内分泌代谢杂志,2012,28( 5) : 354-371.
[20] Berbel P,Mestre JL,Santamaria A,et al. Delayed neurobehav-
ioral development in children born to pregnant women with mild
hypothyroxinemia during the first month of gestation: the impor-
tance of early iodine supplementation[J]. Thyroid,2009,19:
511-519.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宮喜双
宮喜双 主治医师
安阳市妇幼保健院 妇产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