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郭永红 三甲
郭永红 主任医师
衡阳市中医医院 针灸推拿科

我是如何成为名中医的

    

作者:张谷才

按:这篇文章是原南京中医学院金匮教研室主任张谷才先生亲自撰写的。张谷才,号济民,江苏如皋人,生于1921年。1955年考入江苏省中医进修学校(现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毕业后留校任教,先后从事针灸、诊断、药物等教学工作。1962年调至金匮教研室工作,后一直从事金匮的教学与研究工作,曾任教研室硕士研究生导师、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参与编写《金匮要略选读讲义》等书。并编著《金匮教学参考资料》、《仲景内科学》、《肿瘤药物学》等。张谷才先生长期从事金匮教学以及临床工作,对中医事业充满热情,现在已近90高龄,依然在家乡为人看病。这篇文章是先生学习研究中医的经验之谈,言辞朴实,思想深刻,值得一读。衡阳市中医医院针灸推拿科郭永红

 

一 熟读硬记

要学中医,内经、伤寒、金匮选读原文和药性赋、脉诀、汤头歌、伤寒、金匮、瘟病方歌、时方歌等书均需要熟读强记。要反复复习,才能记好不忘,读书时间,起早读新书,行走和睡前及睡时背书。在读书中,应用小本抄录,放在口袋中,随时随地,闲时均可阅读。读书不怕艰苦,克服困难,坚持不休,不能背诵不罢休。我在学习时有一同学在睡中背一本汤头歌,他背诵时,打呼停下来再背。因为老师要求教多少,背多少,今天教的明日要连背,这种教背的方法我们称它为滚雪球。

因为熟读硬背,记而不忘,到临床去,就能应用自如。如遇风温咳嗽发热就背银翘散;如小便出血就背小蓟饮子;如大便燥结就背麻仁丸等;这就是“熟能生巧”。自古名医没有一个不熟读硬记以上医书的,如学医不熟读硬记以上医书,就不能临床诊病,就不是中医。现在中医药大学的学生,由于教师教学不严,所以他们都不能熟记硬背以上医书。我们教金匮考试时,学生都要带到办公室去背书,如书背不熟,这门课就不及格。这就是“教不严,师之惰”。

 

二 看阅藏书

要当好一名好中医,或有名望的中医,就一定多买,多藏,多看阅中医书。不买书,不去看书,那就不是中医。书好比土地,是粮食,你没有土地,粮食,你这中医就要被消灭。只有多买,多看书才能算一个好中医。我有藏医书100多部,大部分书有中医医部全录,方剂,药物大词典,千金方,本草纲目,景岳全书,陈修园七十二种,薛立斋医案等几十种。丹溪心法,河间六书,以及内经,伤寒,金匮,温病条辨。可是最可惜一部《中国医学辞海》,文化大革命被人拿去,说到这里真是痛心。

由于我买书,真如饥似渴的见一本买一本。看书要有计划的每天定时看书,多做笔记,多写论文,过去常在杂志报道。尤其是有效的特殊方,经常到临床上去运用,观察它的疗效,对伤寒,百家注解,和金匮五十注解都一一反复阅读理解。现在我正在对肝病,肿瘤进行科研。由于白天工作很忙,每晚必须看书一两小时。古人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这个道理我领会最深。

大部分的书不能随便借给人,如借必须有借条,长久不还,还要去要回,防止忘掉。如借而不还,那就吃亏不少,损失更大。

最后我说学中医除阅读中医书外,应该读五经四书,唐诗宋词,古文观止。至于三国,水浒,红楼梦等小说也应阅读,因为儒与医互相有联系。如中医只读中医书,不读儒家说,你这个中医只算半个中医。

 

三 临床实践

自古有“熟读王叔和,不如临症多”之说,就是说学中医除了熟读硬记外要多临床实践。我在学医时就跟老师临床实践三年,到南京中医学院去工作,除经常带学生临床带教外,经常去省人民医院传染病科上班会诊,玄武区医院门诊会诊。文化大革命中调生殖医院病房,门诊。文化大革命后复课被学生拉到兴化人民医院病房会诊,门诊看病。后去仪征医院看门办学。去兴化医疗队防治乙脑,泰兴开门办学上课,门诊会诊,在老中医门诊看病。所以有同志说我是临床实践专家。

我在这些门诊病房实践中认识到,党需要我到哪里就到哪里,从不讨价还价。到那后都老老实实看病,虚心向人学习,与人和谐相处,得到所在单位的肯定。不但学会治疗一般常见病和危重病,遇到许多疑难杂症,我都动脑筋想办法地治愈。如重症肝炎出血热,流行乙脑流,慢性红斑性狼疮等病都是在一般门诊看不到的死亡率很高的病症。

在临床中能跟到许多中医名家,如省中医院的张泽生,马泽人,市中医院的傅中汉,谢昌仁,泰县人民医院的张辛农等都是从各市县调去的名医专家。他们医学水平高超,医德医风正派,均是我学习的榜样。更令我满意的是能跟老一辈西医在一起学习西医的诊断和治疗,他们西医临床水平很高,使我学到很多东西,真令我万分高兴。

 

四 认药采方

我在中医学院与西医学院并为江苏新医学院时参加大搞中草药采方。跟医疗队到江宁,丹阳去采药采方,半年多我认识中草药几百种,采单方几百张,用中草药为民治病不计其数。如治疗五例毒蛇咬伤,一例病情严重,咬在脚面,三小时肿到大腿,短裤不好脱下,只好用剪刀将裤子剪坏,用布条扎紧,疮面外敷半边莲,生半夏和蛋清外敷,一天后肿退,转危为安。用荔枝草,天南星研末蜜调治大被四例均痊愈。用芫花煮鸡蛋,一日两枚治乳腺炎均痊愈。用芫花,虎杖煨大枣治骨髓炎三例,均痊愈,真是“单方草药气死名医。”

在认药上山中我身着短裤汗衫,头戴草帽,足穿草鞋,手拿木棍,顶烈日冒盛暑,不怕蛇咬,马蜂刺。我多走在前面,勇往直前,不怕苦,不怕累,克服困难采药标本回校。我采了许多中草药,自己动手筑地除草,在校园搞百草园,上中药课时让同学都园中边认药边讲解,直观教课,同学们非常满意。

因此说一个中医必须上山采药,要用它就应该认识它,单方有的效果很好,所以我现在临床多用单方治病,病家花钱少,效果奇特,所以很受病人欢迎。不要说我是大学教授不可用单方草药治病,只要有方能治好病看,这是我们应该做到的事。

 

五 科研制药

中医要搞科研,不搞科研受人歧视,没前途,没出路。中医搞科研,不要搞一般病,必须搞中西医治不好的病,搞成功就能使西医认输,就能使人民信服。因此我回家后就决定搞肝病和肿瘤病。我在南京省人民医院传染病区上班会诊,我认为中医治疗肝病比西医强。我曾到玄武湖肿瘤医院门诊和病房去上班,西医治疗肿瘤有开刀,化疗,放疗,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复发率几乎是100%。中医治疗肿瘤疗效好,复发率低,所以我决定搞肝病和肿瘤科研我心中有数。现在的中医政策对中医无利而有害,如不准中医自制中成药搞科研是错误的,我现在搞科研,就是自制中药治疗肝病肿瘤。我自制中成药能治好肝病肿瘤。只要病人满意,我也就不怕。
  我初搞科研时,家人,同志和领导都反对,如皋卫生局和常青卫生所说要取缔我的行医资格,要我停止制药卖药,我还是冒着风险顶着去干。现在搞得红红火火,许多报纸,杂志大量的报道和宣传,现在除周围市区病人外,上海,北京,浙江,江西,河北等市的病人都来门诊,真是名扬四方。现在我制中成药治肝病有:肝癌丸,软肝丹,黄疸消,降酶灵,乙肝灵等。治肿瘤的中成药有:肝癌好,抗癌Ⅲ号,见瘤消,灭核定,去囊丹等,初步统计两种病自制中成药四十多种,现有制剂室,药仓库两间,药工十多个,但药仍是供不应求,经常加夜班。我现在天不怕地不怕只愁病人多,药不够应付。我几次打报告申请,要如皋卫生局批我肿瘤门诊部或肿瘤医院都如石沉大海,他们不准,但也不禁止,不取缔。

 

六 著书立说

我参加全国金匮教材编写,先后编过《金匮教材》,《金匮选读》,《金匮教学参考资料》。与安徽中医学院编写《新金匮教材》,教研组合编《金匮语译》,《金匮学习参考资料》,《金匮教学参考资料》。自编《金匮教学参考》,《金匮题解》,《金匮方解》,《仲景内科学》,《仲景方剂学》,与肖少卿合编《针灸入门》,自编《肿瘤药物学》,退休后编《张谷才临症集》,《济民医书》,《济民医案》,《归翁医书》,《论中医变革》,《肿瘤防治》。将要在上海出版的有《肝病学》,《肿瘤学》,《传染病学》,《虫类药物学》,正在编写的《大内科》时间需要一年。

自古名医均有名著,要将自己的经典理论,名家学说,心得体会,看法评论编写成书;要将我临床经验,论文总结报道等变成书,但在编写中要有创新特点,使人看后能治病,不能纸上谈兵,空说无效。更重要的是不能抄袭别人东西,东拼西凑,著书也要道德品行,我著书不是为名求利,我出书多自费。为的是发扬中医,供后人学习和应用。

 

 

                                                               二0一0年十月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郭永红
郭永红 主任医师
衡阳市中医医院 针灸推拿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