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顾斌 三甲
顾斌 主任医师
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 整复外科

上海医生首次实施“中国式换脸术” 让27岁女孩有脸见人

2017-05-05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整复外科顾斌

谁能想到,一次普通的细菌感染,却让年轻的姑娘整张脸凹凸不平、中央塌陷,连基本的与人交往都困难重重。

上海第九人民医院首次运用“全脸面预构重建”技术,为面部严重缺损姑娘实施“中国式换脸”手术

blob.png

》》》灾难起因

一次再普通不过的细菌感染,却因为叠加了其它不幸,结果是令人难以想像的悲痛。

鄂西北一隅,汉江川流而过。小金姑娘从记事的那天起,她就知道自己跟别人不太一样。妈妈没了,爸爸重组了家庭。女孩儿一直跟着外婆过,就因为高烧,后来脸上、手上的皮肤烂了,最后是鼻子、嘴唇、左手的多节手指,竟连着脱落的“结痂”,统统掉下来了!

整张脸凹凸不平,中央塌陷。鼻部是一个被疤痕皮肤包裏的大窟窿;嘴唇只剩下方一小段,裸露出又缺又翘的前部牙齿;面颊两侧的疤痕,还将一双眼睛牵拉呈外翻状……

vYYBAFj4lO6AdO4XAAIZlteQq7g771.png

关于“病情”,小金姑娘是在最近多次来回于沪深之间,才比较确切地知道,那是因为感染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控制,引起了“坏疽性软组织缺损”。

“这种情况,通常会在非常贫困、缺医少药的地方。比如,有的非洲贫困地区还会发生。”

有专家作了如此的补充解释,闻者不免恍恍然。

27岁的金姑娘,如今已大学毕业。经历了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之后,终于现在深圳的找到了一份能够自谋生存的活计。

爱摄影、爱设计的她天性坦然,此番决心做整复手术,实在是想更好地融入周围的环境。至少,与人交往时,不要那么地感觉“突兀”吧。

》》》来沪求医

为了获得治疗费用上的支持,金姑娘将自己的故事写到了网上。也因为众多网友的热心指点,她慕名来到了拥有“全国修复重建中心”美誉的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整复外科。

vYYBAFj4lPiAEoPzAAQAlKIMOOY475.png

话说“运气真好”,姑娘第一次门诊挂的是林晓曦主任的号。擅长整形美容、血管瘤治疗的林主任直接推荐说,应该去找“专门修脸”的李青峰主任。恰巧同一天李青峰也有门诊,两位大咖在诊室里一番讨论,一直兜兜转转没有下落的事儿,立马有了眉目。

在接下去的大半年时间里,市九医院整复外科为如何修复重建几经激烈讨论,紧锣密鼓。事实上,医患双方的“诉求”指向略有差异。

vIYBAFj4lQOAFk75AATsHu9AeCM161.png

小金姑娘最期许的,自然是“改善外观”,而专家团队更在意的,则是能够构想出一种“好的结构”,最大程度地恢复各个器官的功能。

vYYBAFj4lQ6AQkTYAAQMQI1tENA522.png

“知道吗?女孩脸部中央全部缺失了!通俗地讲,我们得先找到足够的‘修复材料’。”

医院副院长李青峰坦言,这是一起罕见的病例,一个须多步构建的棘手医案。

》》》困难重重

脸面部中央,多器官集中。无论是形态抑或结构,都为修复和重建带来困难重重。曾几何时,“换脸术”一度是业内业外的热门话题。

尤其是十多年前全球首例部分异体脸面移植报道以来,通过“换脸”来为重度面部畸形或缺损者实现治愈目的,成为了众多普通人心中的一个理想。

vIYBAFj4lRqALCfrAAI4Q26UQZE215.png

其实,不单纯是手术可行性的问题,合适供体来源、移植物排斥、心理冲击、伦理压力等等,均在不断形成新的挑战。

身为整复外科修复重建团队的一员大将,昝涛副主任将目前国内外的治疗进展作了详尽描述。

随着显微外科、皮肤扩张、预构皮瓣、干细胞治疗、再生医学和数字医学的不断涌现和逐步完善,各种利用自体组织的全脸面重建术,又一次站到了头面部严重毁损治疗的最前列。

李青峰教授团队的“自体组织脸面重建术”,就是纷呈的各大国际流派中,一个完整而实用的中国流派。

》》》准备材料

李青峰团队提出的“五步走”手术方案,充分评估了患者骨骼及软组织缺损程度,并反复模拟设计了多种修复的可能性。在实现“鼻子是鼻子,嘴巴是嘴巴”之外,眼睛不流泪、呼吸不干燥、语言不含糊、进食不囫囵,可谓之4个小目标。

按照已定的修复重建方案,“五步走”之首期手术“大腿筋膜瓣吻合颈部血管预构扩张皮瓣+上颌骨畸形修正”,上午9时30分在医院1号楼8楼手术室正式启动。

vIYBAFj4lSmAOyUCAAHQx902bVo061.png

小金姑娘的多学科联合治疗团队,包括了整复外科的李青峰主任、顾斌主任、昝涛副主任、谢峰副主任,以及口腔颌面外科王旭东主任、正畸科房兵主任等。

专家口中的为重建鼻子、嘴唇“准备材料”,实际上并不简单轻松。

第一步,手术医生先要在患者的大腿外侧切取一段长约15厘米的带血管筋膜;然而“移”至颈部,与此处直径只有0.8至1毫米的血管作显微镜下吻合,预构皮瓣;再在打开的患者前胸分离出一个皮下间隙,放入可以不断充水加压的扩张器。

vYYBAFj4lTWAdoLlAAQ5GyxssAM221.png

李青峰教授一五一十地比划着:

想像一下吧,几个月后,患者的胸前区会‘长’出一大片血供丰富、颜色与脸部接近、超薄而便于塑形的皮瓣组织。到时候,我们可以在这里,用她自身的软骨组织,利用3D打印技术构建鼻及上唇等器官。最后的几步,就是将构建好了的、包括鼻和唇的‘脸面’,向上‘翻转’,移植到原来大面积缺损的脸部中央,并通过手术重新归整上颌骨和牙齿。

voYBAFj4lUCAHnunAAMJO52IUwI006.png

“手术成功的话,我会在别人的眼光里更自由一点吧!”早上进手术室前,小金姑娘的回答倒是很淡定。

这场大阵仗手术云集了全院多个优势学科十余名专家,刚刚获得2016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的《头面部严重烧伤关键修复技术的创新与应用》,应该可以为其“背书”——李青峰团队创建的一系列修复重建新方法,实现了42例全脸面毁损患者由“无法治疗”到“能有效治疗”的重大突破,国际同行称之为“中国式换脸”。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顾斌
顾斌 主任医师
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 整复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