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顾建春 三甲
顾建春 副主任医师
上海新华医院 肿瘤科

晚期肝癌的治疗方案有哪些

1、索拉非尼 索拉非尼是目前唯一在全球范围内用于治疗晚期肝癌的药物,在针对欧美人群的SHARP研究中,索拉非尼组和安慰剂组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时间(overall survival, OS)分别为10.7和7.9个月。而在以亚太地区患者为主(中国患者占2/3)的ORIENTAL研究中,索拉非尼组和安慰剂组患者的中位OS分别为6.5和4.2个月,提示亚太地区晚期HCC患者预后不佳。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肿瘤科顾建春

2、FOLFOX4方案化疗 鉴于中国晚期肝癌患者的特殊性,国际多中心Ⅲ期临床试验(EACH研究)的中国亚组结果显示,与多柔比星比较,FOLFOX4方案能改善晚期肝癌患者的肿瘤局部控制和总生存期。在计划治疗时间内,FOLFOX4方案组和多柔比星组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时间分别为5.7和4.3个月(P=0.03),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progression-free survival, PFS)分别为2.4和1.7个月(P=0.000 2)。FOLFOX4方案组缓解率(response rate, RR)和疾病控制率(disease control rate, DCR)分别为8.6%和47.1%,高于多柔比星组(1.4%和26.6%),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06,P=0.000 4)。基于以上结果,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已于2013年批准奥沙利铂用于晚期HCC的治疗。

3、瑞戈非尼 用于索拉非尼治疗期间出现疾病进展的晚期肝癌患者,其中位总生存时间较安慰剂组延长(10.6和7.8个月),其肿瘤进展时间(time to progression, TTP;3.2和1.5个月)、客观缓解率(objective response rate, ORR;11%和4%)和DCR(65%和36%)也有改善,组间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

4、免疫检查点抑制剂

(1)Nivolumab:2012年启动的CheckMate 040研究显示,nivolumab用于索拉非尼治疗失败、拒绝或不耐受的晚期肝癌患者耐受性好,安全性可管理,极少因不良反应退出研究。在剂量递增阶段,51例患者接受nivolumab 0.1 ~ 10 mg/kg治疗不超过2年,ORR为15%,中位OS为15.1个月。在Ⅱ期扩展研究阶段,患者接受nivolumab(3 mg/kg)治疗,174例可评价患者中,有68例(39%)患者的肿瘤负荷降低。

(2)Tremelimumab:在Ⅱ期临床试验中,将CTLA-4单克隆抗体tremelimumab用于21例肝癌合并HCV感染患者,结果显示,其单药治疗的耐受性良好,虽有45%的患者出现3~4级丙氨酸转氨酶升高,但多出现在第1个疗程期间,后续疗程中未出现;ORR为17.6%,中位TTP为6.5个月,中位OS为8.2个月。也有临床试验显示,tremelimumab联合TACE、射频消融(radiofrequency ablation,RFA)和冷冻消融等治疗晚期HCC(32例)和胆管癌患者(9例)有一定的临床效果,患者中位TTP为5.7个月。

(3)Durvalumab:在Ⅰ期临床研究中,将PD-L1 IgG1单克隆抗体durvalumab用于多种实体瘤患者(408例),其中纳入19例肝癌患者,可评估肝癌患者的DCR为21%。在所有患者中,治疗相关不良事件发生率约为46%,其中≥3级不良事件发生率约为7%,提示PD-L1抑制剂在肝癌治疗中有一定的潜力。

顾建春
顾建春 副主任医师
上海新华医院 肿瘤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