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搜索
郭宏铭 三甲
郭宏铭 主任医师
北京口腔医院 口腔正畸科

个体患者和整体患者的利益平衡

“孩子特意请假 但很失望 只看了两分钟 就说以后找他的研究生 因为是教学医院 其他级别的大夫也是这样 我挂的是专家号 大老远舍近求远 要知道我们附近私人诊所多了 反正都是自费 还不是因为你是主任专家 真是太失望了 果断放弃 你可以让学生站着看 但不能让他上手呀”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口腔医院口腔正畸科郭宏铭

      回复:

这是目前教学医院医患矛盾中比较普遍的问题,也反映了医学发展中不可调和的矛盾。大多数人去看某一专业的疾病,都会选择这一专业排名靠前的医院,这样的医院人满为患,通常也是医科大学的教学医院;很少有人选择小医院,那里有不知名的“专家”,但绝对不会有年轻学生。在我看过的初诊患者中,有不少是需要二次正畸的患者,他们的第一次正畸大多不是在教学医院完成的,这类患者多数已经永远丧失了获得最佳治疗效果的机会。治病又不象买东西,不满意可以重新再来。当然在大医院也可能治不好病,但比率会小很多,有也多为疑难病例。

当大医院在某些专业非常卓越,在全国排名靠前时,才有资格成为临床医师培养基地,也才有资格招收医学研究生,而培养医生的医疗技术必须通过医疗实践,如果这些年轻医生“只看不上手”,他们就不可能成为未来的专家,个体患者对整体患者作出少量让步在教学医院里是必然的,但不是没有任何收益。专家+学生的正畸病例质量通常要好于专家独自完成的病例质量,原因一方面是教学相长,另一方面的原因是观察、思考、讨论的人越多,犯错误的机会就越少。

    正畸病例最重要的是选择正确的治疗方案,方向错了以后回不了头的。大多数正畸病例专家只需要两分钟就可以确定大致的方向,剩下的只是验证和实施,这两分钟换成私人诊所,会变成令人舒服体贴的二十分钟,这叫“提供以患者为中心的服务”,并不是这样不对,在大医院一名患者的后面常常会等着10-20名患者,这时效率和公平就更重要了。如果有一天那些知名的教学医院消失了,大家只能去附近的私人诊所看病,那就没有任何不满意了,因为已经没有了选择,这种情况不是社会的进步,那是社会的悲剧。

郭宏铭
郭宏铭 主任医师
北京口腔医院 口腔正畸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