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不能上传音乐,只好从哥德巴赫说起(请有兴趣的自查出处,若干年后自有成效)

麦志广 副主任医师 广医一院 中医科
2009-05-27 690人已读
麦志广 副主任医师
广医一院
本来要上来开音乐会,结果该网站上传总是失败,只好说说数学,说说哥德巴赫猜想。
 
对于中国人来说,该猜想是最熟悉不过了。但其实,该猜想在数学中并没有太大的位置,与黎曼猜想、朗兰兹纲领等根本无法相比,不过,在娱乐化的中国,能证明哥德巴赫的肯定是大明星,而搞掂朗兰兹纲领的,估计没几个人知道。这就是业余与专业的区别。专业上,从来都是严肃的,没有任何娱乐可言。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中医科麦志广
 
像朗兰兹纲领,别说一般人,就算是一般的数学家,基本连命题都看不懂,就别说去搞掂了。而哥德巴赫,由于命题表述连小学生都明白,所以就被很多业余忽悠者所忽悠着,但历史却证明着,在现在数学如此高难度的游戏中,业余者有希望的概率比明天地球撞太阳的概率都小。费马猜想命题够简单了,而那英国人的证明,一般人连一行都看不明白,即使要看懂一行,也要读N年的书。当然,如果真能看懂一行,那至少能看懂N行了,但要完全看懂,全世界估计超不过1000人。
 
关于哥德巴赫,最出名的是陈的结论,但本质上说,那证明和哥德巴赫没多大关系,用他们那方法去证明哥德巴赫,本ID觉得能成功的几率比明天地球撞太阳的也大不了多少。陈,其实已经把那种方法用到极限了,这几十年来,那种方法基本没有任何实在进展,本ID基本可以断言,那是死路一条。
 
用陈的方法还可以证明,E(X)是不大于X、不能表示为两素数之和的偶数个数,那么E(X)将远小于X^Y,其中Y的一个小于1的正数。关于Y的上限不断被往下修正,最近不知道有没有更新的结果。但这种方法,同样不能实质去证明定理本身,Y无论多少,都不可能去证明当X趋向正无穷时,E(X)的有限。如果哥德巴赫成立,那么一个偶数能表示成素数之和的对数D(n)的渐近公式是T(n)*n/(logn)^2,但这绝对不能保证没有n使得D(n)=0。
 
本ID昨天所说的对偶数分类的那对象,和具体的素数、分布、筛法等等都无关,是一个复杂的系统给出的不变数学结构,具体什么,当然不能说了,这是本ID方法的核心。本ID这套方法研究的那一对象,就如同群、环、域等等一样,是一个本ID新发现的抽象数学结构,可以应用于无穷的范围里,刚好偶数的素数分解是属于这个结构,因此,如果通过对该结构的研究能最终解决哥德巴赫,就如同那年轻的法国天才,用群、域等抽象结构解决了5次以上代数方程的根式解问题一样,对该抽象结构起着最大的宣传作用。而该结构本身,比那些具体的问题有意义得多。所以,本ID搞哥德巴赫并不是为了哥德巴赫本身,而是为了本ID发现的那新的抽象结构。
 
如果用该结构的研究而解决了哥德巴赫,那么,就如同现在无数人在研究群、环、域、模、拓扑、纤维丛等等一样,以后也会有无数人去研究本ID发现的这个新的抽象结构的,这才是本ID的本意所在。
 
说实在,本ID有点后悔昨天太兴奋了,当然,这也无可厚非,毕竟多年的努力有了阶段性成果。后来本ID用股票的观点观照一下,发现本ID还是机心太少,生性纯良。本ID完全可以这样,把那两个不定方程经过等价变形后,给一个悬赏,例如,1000万人民币一个方程,然后全世界无数的人来解这两个方程,估计比本ID一个人去研究,最终的结论会早早得出。这两个方程肯定都只有有限解,只是暂时不知道怎么去证明,一旦证明出来。根据这证明的结论,本ID马上就可以解决哥德巴赫。但现在,这事情已经说出来,都知道这两个方程后面对应着更大的家伙,那肯定不行,本ID的利益无法最大化了。
 
大概很多数学家看到本ID上面的话都要吐血,他们会反问:“搞科学怎么能这样算计?”但没办法,本ID身上可不单流着数学、科学的血液,本ID身上的经济、市场血液同样不少,而且从来不屑于掩藏这一点。或者得一大苹果,或者什么都不要,这就是本ID科学研究中的经济与市场原则。这就如同在股票市场中,只能本ID抽庄家的血,而绝对不能相反,这就是原则。这确实比较抠门、变态,但这就是原则。
有帮助
期待更新

麦志广 副主任医师

广医一院 中医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