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郝孝君 三甲
郝孝君 主任医师
潍坊市人民医院 核医学科

细数甲状腺自身抗体的三大罪行

甲状腺是人体非常重要的内分泌器官,它具有促进新陈代谢、促进生长发育、提高中枢神经系统的兴奋性、加强和调控其它激素等作用。但是,一旦它出现问题——比如甲状腺的自身抗体出现异常,便会给患者带来不少麻烦。
甲状腺的自身抗体有四种,分别为促甲状腺受体抗体(TR-Ab)、抗甲状腺球蛋白抗体(TG-Ab)、抗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TPO-Ab)和 抗钠/碘同向转运体抗体(anti-NIS)。
下面,小编就将列举它们的三大“罪行”,以警世人——
罪行一:“勾结同党”,直接伤害甲状腺
TPO-Ab和TG-Ab破坏力很强,它们会对甲状腺造成极大的损伤——抑制甲状腺激素合成、破坏甲状腺细胞,最终导致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发生。
罪行描述:
(1)高滴度的TPO-Ab,提示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炎如桥本氏甲状腺炎、无痛性甲状腺炎的可能;
(2)约半数TPO-Ab阳性的孕妇,将难以逃脱产后甲状腺炎的魔爪;
(3)亚临床甲减的患者,即使甲状腺功能正常,若TPO-Ab阳性,将来临床甲减的发生率会增加;
(4)约60 %的Graves病患者及 80 %的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炎患者血清中有TG-Ab。
采取对策:
①临床甲减可使用左旋甲状腺素治疗,亚临床甲减伴有TPO-Ab阳性也需视情况使用左旋甲状腺素;
②如对于血硒水平较低者可给予硒制剂治疗;
③甲状腺功能正常而TPO-Ab阳性者需长期随访甲状腺功能。
罪行二:“鸠占鹊巢”,影响甲状腺素合成和分泌
甲状腺维持正常工作时,需要促甲状腺素(TSH)与促甲状腺素受体(TSHR)结合后,才能调节甲状腺素分泌,但TR-Ab经常会来中间捣鬼——
罪行描述:
TR-Ab的其中一种功能蛋白——甲状腺刺激抗体(TS-Ab)鸠占鹊巢,与TSHR结合,还能模拟TSH的生物学效应,促使甲状腺素合成和分泌增加,从而引起甲状腺肿及Graves病。
TRAb的另一种功能蛋白——甲状腺刺激阻滞性抗体(TSB-Ab)也同样会鸠占鹊巢与TSHR结合,阻断甲状腺素合成分泌,引起甲减,故在部分桥本氏甲状腺炎患者的血液中也可检测到TSBAb。
采取对策:
①甲亢患者若TRAb阳性则强烈提示Graves病;
②抗甲亢药物治疗具有调节免疫作用,可使TRAb逐渐恢复正常,治疗过程中可监测TRAb,若进一步升高,说明病情反复,需要增加抗甲亢药物治疗量或者是延长药物减量阶段。
罪名三:影响生育
甲状腺自身抗体对女性生育有间接的伤害,以TPO-Ab和TR-Ab最具代表性。
罪行描述:
(1)妊娠时,机体对甲状腺激素需求增加,但TPO-Ab 阳性时易并发甲减,导致母体的甲状腺激素更加不足;
(2)TPO-Ab还影响胎盘功能,让TPO-Ab 阳性的孕妇发生流产、死胎、早产和胎儿发育异常等的风险增加;
(3)母体血液循环中 TR-Ab滴度越高,新生儿越有可能发生甲亢。
采取对策:
①TPO-Ab阳性的孕妇,需监测甲状腺功能;出现临床甲减或亚临床甲减者,需尽早使用左甲状腺素将TSH控制在指南的建议范围(妊娠早期为0.1~2.5 mIU/L,中期0.2~3mIU/L,晚期0.3~3 mIU/L);
②母亲TR-Ab阳性的新生儿要在出生后监测甲状腺功能及TR-Ab水平。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郝孝君
郝孝君 主任医师
潍坊市人民医院 核医学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