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贺建业 三甲
贺建业 主任医师
北京安贞医院 普外科

甲状腺手术中不能控制的风险

    甲状腺手术中有些风险是可以控制的,如出血量,切口长度等,但有些风险是医生无法控制的。

    首先是声音变化的风险。声音是由声带振动产生的,支配声带的神经主要是喉返神经;甲状腺手术中有时需要解剖喉返神经以达到确保不损伤神经的目的,保障术后发声。喉返神经经过解剖分离后,自然状态被破坏,手术后的周围因素如局部炎症,手术创面的粘连等将影响到神经功能,特别是高音的发声,有些病友术后不能高声讲话或讲话时间过长时感觉疲惫就与此相关。术后的创面恢复与个人体质相关,不是医生能控制的。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普外科贺建业

    其次是甲状腺的功能低下(甲低)。甲状腺病变范围越大,手术后发生甲低的可能性越大,同时也和病人个体差异相关。医生在切除病变组织时不可避免的要切除周围部分“正常”组织,甲状腺的功能较术前不可避免的要降低,能否满足机体需要,要看剩余甲状腺组织的恢复情况。如果剩余甲状腺组织的功能不能满足机体需要,则需要外源性补充甲状腺素,目前常用的是优甲乐。

    再次是甲状腺恶性肿瘤。在您手术时病变的性质就已经确定的,医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医生这时唯一能做的是按照病变范围,参考国内外规范,根据术前与病人及家属达成的共识进行手术治疗。

    最后是甲状旁腺功能低下,需要行双侧甲状腺全切除的病友必须面对的风险。甲状旁腺术中的识别和保护问题是目前国内外尚未解决的一个难题。我们虽然能够较为准确的找到甲状旁腺,但由于供应甲状旁腺血液的血管非常细小,尽管保留了甲状旁腺本身,但其功能是否能够恢复正常,是手术医生无法控制的,也就是说,当我们看到甲状旁腺时,损伤已经发生了。如果发生了甲状旁腺功能低下,需要终生补充钙剂和促进钙吸收的药物。

    综上所述,甲状腺手术中的风险较大,我们虽然对这些不可控制的风险无能为力,但对这些风险由足够的认识,在手术过程中会自然地规避风险,最大限度的降低风险的发生,请各位病友谅解并信任我们。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贺建业
贺建业 主任医师
北京安贞医院 普外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